幸福的滋味

by 陳柏慧

日暮時分,柔橙色調的夕陽好似一位溫柔婉約的古典美人,羞澀地躲在地平線後,只肯露出半邊她那絕美的容顏,我凝神注視著她,眼波流轉間,卻發現她的雙頰悄悄攀上一抹緋色,羞紅了半邊的天際與雲彩。這片如渲染水墨畫般柔美綺麗的夕色緊緊地攫獲了我的視線,使我頓時忘卻了手邊應做的功課,只一心地沉浸其中。霎時,一陣若有似無的熟悉香氣竄過鼻尖,成功拉走我的注意力。皺起鼻子用力嗅了嗅,嗯,濃厚的蒸騰味中融合了些許的甘甜……,絕對不會錯的!連拖鞋都顧不上穿,我急忙衝到餐桌前,如鷹般銳利的目光在桌上來回掃視,不到十秒便鎖定了目標物。

戀戀家鄉味。謝旻樺繪。2015新移民子女創作比賽「多元台灣我的家」繪畫類國中組特優獎作品。賽珍珠基金會提供
戀戀家鄉味。謝旻樺繪。2015新移民子女創作比賽「多元台灣我的家」繪畫類國中組特優獎作品。賽珍珠基金會提供

「粉蒸排骨!」伴隨著歡呼聲,我拿起桌上的筷子,滿心喜悅地向盤中伸去……「爸爸還沒回家呢!你別偷吃!」嘈雜的炒菜聲混著母親的提醒聲從廚房裡傳來,我只好將手中不安份的筷子攢緊了幾分,把臉湊到那瑩白瓷盤的正上方,深深地吸一口氣,啊!感受著那濃郁誘人的香氣從鼻尖流入胃裡,我不禁舒服地感嘆著,明明只是幾塊排骨、一些醬油、一些米酒和幾片胡蘿蔔而已,怎麼就能蒸出如此令人垂涎欲滴的香氣呢?吸了吸呼之欲出的口水,我虎視眈眈地瞅著瓷盤,大塊又新鮮的帶肉排骨浸著醬汁,兩者一同接受了大同電鍋蒸氣的洗禮後,排骨竟由下而上呈現著完美的淺褐漸層色,是如此的飽滿晶亮,底下的醬汁也因肉汁的流出而柔和了色澤,裡頭還浮著幾星小油花,上頭點綴著的是橙紅可愛的胡蘿蔔切片。「喀拉-」清脆的門鎖聲響起,我殷勤地湊上前去幫父親提包包放外套,為的就是能早一刻品嚐到桌上那道“誘人犯罪"的佳餚。

好不容易等到家人都坐定了,晚餐時間在聊天談笑聲中拉開序幕。我顫抖地從瓷盤中挾起一塊心心念念的排骨肉,張口咬下,被蒸氣鎖住的鮮甜肉汁瞬間在嘴內迸開,流連在舌瓣上一會兒後,便往下一吋一吋的將食道收服,直至胃中,我的五臟六腑好似都因著這美味而歡欣鼓舞了起來。再咬一口,讓牙齒感受著它那Q彈鮮嫩的口感,是如此的溫柔、善解人意,這道母親的家鄉菜是老少皆宜的。咦?但是為什麼肉蒸起來不會老老的呢?妹妹說出了我內心的疑問,兩人一同歪著頭看向母親,母親慈祥的笑看著我們兩個好奇寶寶,用筷子指了指盤中精緻可愛的胡蘿蔔切片,娓娓道出其中奧祕與那久遠的記憶:「覆蓋著胡蘿蔔片下去蒸不只是為了好看而已,它最大的功用是不讓蒸氣直接侵蝕到肉,而是透過胡蘿蔔間接蒸熟它。以前媽媽小時候生長在浙江農村那個物質匱乏的時代與地方,是沒有胡蘿蔔和那麼有肉的排骨的,你們外婆都用賣剩的豬骨和地瓜片來煮,但我和你們的舅舅依舊吃的津津有味的,因為那對我們來說是媽媽的味道呀……」

一口一口地吃下母親用心烹煮的家鄉菜「粉蒸排骨」,我的內心盈滿了無以言喻的幸福感,這種幸福感是由母親的慈祥、家人的歡聚以及母親對兒時的懷舊記憶……等等所交織而成的,就如同那由砂礫磨練成的珍珠一般,閃耀著耀眼溫潤的光芒,無比珍貴。原來,粉蒸排骨的滋味,就是幸福的滋味。

(作者為賽珍珠基金會舉辦2015新移民子女創作比賽「多元台灣我的家」作文類國中組特優獎得主)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