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宿學校

by 米粒顆

「今天早上九點半,我兒子會過來,送我去養老院。我老婆走了,兒子要賣掉房子我也沒辦法。房子當年是我買的,登記了兒子名字。沒想到⋯⋯唉!」

米粒顆認為人生像是一所寄宿學校,有人提前畢業,有人延畢。photo credit:unsplash@Jean-Marie Grange CC BY 2.0
米粒顆認為人生像是一所寄宿學校,有人提前畢業,有人延畢。photo credit:unsplash@Jean-Marie Grange CC BY 2.0

一早,七點不到即聽見一樓的老先生向路過的老鄰居説著,語氣中帶著幾分落寞,老先生身材精瘦略黑,年約80來歲,很少見到他太太,平日看似一人獨居。早年在沙烏地阿拉伯工程隊服務,自稱精通英,日丶阿拉伯語(這些都是他與鄰居站在馬路聊天時,我的耳朵收集到的資訉)。老先生的寂寞由他頻頻打開住家大門,看著路過的人,偶爾主動向人打招呼,聊個不停可以看出來。

記得我們剛搬來沒多久,左右鄰居都不認識,我們白天上班,晚上回家,錯過與鄰居互動的機會。有一天週末正在整理陽台時,聽到一樓老先生正與鄰居聊天,內容是介紹由一樓到五樓,各住了些什麼人? 卻在不經意之間聽到一句:「二樓啊從來不理人的!」心想,二樓?是我們家嗎?我們二樓對面那戶人家,目前空著主人偶爾才回來巡視一下。於是確定,被老先生扣上了不理人的帽子的主角是我們,一時既驚訝又不服氣。

隔天,老公友人由屏東寄來一箱愛文芒果,我馬上分別包了兩包,一包送給左側一樓鄰居太太,並按了老先生門鈴,也給了他一包芒果。門一打開,老先生有些驚訝我遞過愛文芒果,率先自我介紹:「伯伯,我是住在二樓的鄰居,我們姓李,這是南部朋友寄來的芒果,請你嚐嚐。」當時只差沒説出自己就是那個從來不理人的二樓鄰居。老先生見我來訪很驚喜,禮貌且熱情地介紹自己:「你好!我姓明,你知道嗎?就是明天的明。」老先生邊說謝謝,邊望著站在門口的隔壁鄰居太太,問了一句:「妳是不是也拿到芒果了呀?」我當時嚇了一跳,還好我也送了鄰居太太一包,否則怎麼下得了台?這是我們第一次的接觸,也是唯一的一次,只希望二樓再也不會納入他的話題。

不到一個月前,永慶房屋的售屋廣告高高掛在老先生家門口,我馬上明白這是老先生兒子的安排。前些日子老人兒子返家探父,在寂靜的早晨聽見兒子大聲喝斥父親:「我要把房子賣掉,送你去住養老院!」接著又吼出:「你年輕時拋妻棄子,在外面養女人⋯⋯」又是一個不為人知的家庭故事,我完全聽不到老先生的反駁或回應,心想這應該是事實吧!

老先生離開了,屋外再也聽不到他與人的對話聲,希望他能夠接受事實,喜歡新的居住環境與團體生活方式。隨著邁入高齡化社會,年長者要學習接受一些新的生活安排,如果能夠住規劃良好的養老院或養生村也是兒女貼心的表現。

近期我有機會參與了婦女會前往養老院的公益表演活動,進一步瞭解老人中心,並接觸了一些活潑有勁的長輩們,他們很滿意兒女這樣的安排。我有時也會想到自己老了以後的生活。如果有一天我必須住進養老院,我會以當年送兒子去「寄宿學校」的心情,改由兒子陪我帶著行囊前往「老人寄宿學校」報到,一圓我從未住過寄宿學校的夢。

人到世間,就像進了一所寄宿學校。有人早點修完人生課程,先畢業了,有人因為人生責任未了,也只好延畢了。在此祝福老先生在人生最後一所寄宿學校,快樂生活。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