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藏區紀錄(上) 】初見苯教

by 林沖

剛到新德里的時候,在朋友介紹下和一個尼泊爾籍的藏人Passang認識。

Passang來自尼泊爾西北方與西藏接壤的 Dolpa 地區,由於位在交通難以到達的喜馬拉雅山南側,堪稱保存了最完整與古老的藏族語言與宗教,而那不是藏傳佛教,而是苯教。由於 Dolpa 太過遙遠,村子附近沒有學校,加上他們信仰的仁波切在印度的寺院,大多數 Dolpa 的孩子都遠從尼泊爾被送到這間寺院讀書。Passang  也是其中之一,他人生近一半的時光都在寺院的免費學校求學。

日暮中的曼日寺。林沖攝
日暮中的曼日寺。林沖攝

Passang  說這是一間苯教寺院(Bon Monatery)。苯教是西藏本地原始宗教,崇敬天地神明與自然萬物。在印度佛教傳來西藏後,苯教式微,不過以民間信仰的形式流傳在西藏各地。過去看過的資料都以藏傳佛教四大派的發展為脈絡,闡述西藏的文化與歷史,苯教儼然已成為「化石」,似乎只存在過去,只些微的殘存在各教派中。當我聽見「苯教寺院」時,以為就像過去我印象中的任一派藏傳佛教一樣,除了逆時針轉佛塔,且或許信奉的人並不多。

我在藏曆新年前4天來到這間稱作曼日寺的苯教寺院,寺院坐落在山谷中,紅黃藍的基本色調就如任何一間藏傳佛教寺院一樣。五色風馬旗飄揚在附近山頭,昭示著這兒是藏族的領地。在此久居學教法的俄羅斯人說我很幸運,因正好寺院舉辦為期3日的除瘴儀式,期間幾乎日夜不間斷的誦經,可以清除過去一整年的業障。這3天我在大殿外看書,認識了不少來轉寺院的藏族人,他們大多數流亡而來,為了追隨流亡印度的苯教法王。也有幾個好奇的僧人找我聊天,他們穿著一貫的深紅披風,內衫卻是苯教獨有的藍紅服飾,僧人們和我聊了許多苯教的文化歷史,一反我過去對西藏的認識。

歷史資料中,西藏佛教源自藏王自印度請蓮花生大師赴藏傳法,傳說蓮花生大師與苯教法師鬥法並大勝,從此藏傳佛教逐漸成形。之後衍伸不同派別,即今日我們所熟悉的格魯(達賴喇嘛屬此派)、寧瑪、喀舉、薩加四大派。、

曼日寺後山佛塔,許多儀式在此舉辦。林沖攝
曼日寺後山佛塔,許多儀式在此舉辦。林沖攝

而苯教徒在當時被迫害,逐漸被驅趕至西藏的邊緣地區,以我在寺院遇見的流亡藏人來看,這些邊緣地區包含安多、四川阿壩(九寨溝、黃龍等)、那曲、另外也有尼泊爾西北部的Dolpa、Humla、木斯塘等喜馬拉雅山脈南坡的地區。

僧人說,西藏的政治和各教派的更迭有很大關係,甚至充滿了血腥。當佛教傳來,大批苯教僧侶被殺,之後的教派更迭,也是一派迫害一派,最後達賴五世政教合一時,曾一日殺7000個僧人。「朗達瑪滅佛」曾是著名歷史事件,文獻中提到朗達瑪頭上長角是魔鬼化身,而刺殺他的僧侶則是佛的化身,但其實只是當時寺院開支吃掉太多稅收,朗達瑪作為統治者只是做出的相應的反應而已,而且他只關閉寺院,並未毀壞經典。至於為什麼文獻資料都沒提到這些,或甚是以妖魔化苯教的角度來弘揚佛教正統,說穿了只是「誰掌權,誰便掌握了解釋歷史權力」不過僧人認為,即便如此,西藏還是比其他地方和平的,因佛法基本引人向善,而人民虔誠信奉,較少殺生與爭奪。

而宗教的習俗也和政治有關,比如說我們熟悉藏族順時針轉佛塔或經筒,苯教卻是逆時針,僧人則說他個人認為,這其實是為了要抹去苯教的影響,才有這樣的習慣改革。不然以經筒裡經文捲起的方向而言,逆轉經筒,經文才能被正確地唸出來。甚至在自然中現象中,地球也是逆時針自轉。

若對每個教派追本溯源,便不能否認許多象徵及儀式都來自古象雄王國,來自苯教。對苯教僧侶而言,四大教派是「印傳佛教」,苯教才是真正的藏族本地發展的「藏傳佛教」。雖然仔細檢視苯教內容,完全不能否定佛教的影響,但也有僧侶甚至只稱呼「苯教」,而排除所有與「佛教」有關的稱呼,認為苯教和其他地區流傳的佛教根本完全不一樣,根本沒有所謂的藏傳「佛教」。

我曾經許諾一個藏族女子,只要我途經,便會為她轉山轉水轉佛塔,因此即便我不信仰藏傳佛教,卻也一直保有著順轉佛塔的習慣。可苯教給我的顛覆,影響我對於藏族文化與歷史的認知,個人彷彿歷經了一個信仰崩潰的過程。此後我到底是要順轉還逆轉?

一喇嘛跟我解釋佛塔結構的象徵,最底部的五層代表五元素:火、水、地、空氣、天空。而其他教派只有四元素,不包含天空,所以只有四層。我笑說那以後我見到四層就順轉,五層就逆轉。喇嘛大笑似乎覺得我油嘴滑舌投機取巧。我心裡卻想:佛塔還好辦,等我有機會轉山岡仁波齊(Kailash,西藏神山)怎麼辦?

(林沖,目前為高山健行嚮導)

瀏覽更多林沖的故事與開版辭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