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記事(下)】川西少年

by 林沖

我在青海時,住的一間小旅館單人房間簡單陳舊,很不通風,我乾脆敞著大門在屋內休息。房間的位置在走廊的第一間,後面幾間房客去前廳都不得不經過我門前,其中有個藏族喇嘛,每次經過我門外走廊時總停步探頭,我並沒有理他。但有次我們終於在走廊遇到,他問我是哪裡人,我說台灣。他瞬間驚喜的眼睛睜大,滿臉笑容的握住我的手,用力的和我擁抱。我有些訝異,卻也並非摸不著頭腦。

山口飄揚的風馬旗。上寫著經文,藏人相信風會將祈求的願望帶往神靈處。林沖提供
山口飄揚的風馬旗。上寫著經文,藏人相信風會將祈求的願望帶往神靈處。林沖提供

即便我很少蒐集相關資訊,也未曾全面的去了解與整理,但我隱約知道台灣與西藏獨特的牽連。政治上的具體事實比如相對中國而言,台灣與西藏的政治關聯有某部分的相似性。宗教上比如台灣占大多數的佛教徒,多虔誠不分派別追隨遠在印度尼泊爾或西藏的藏傳佛教的上師,支持藏傳佛教的寺廟。台灣人在資訊與言論自由的社會陶冶下,「據我所知」普遍推崇不只是「宗教領袖」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14世達賴喇嘛,並同情西藏獨立運動。從政治上到情感上,這些都讓台灣與西藏之間存在獨特的情誼。

也許他也因此感到與台灣人的親近,或是認為我們更能了解他們處境,初次見面就這樣熱情敞開的對待我。他不太會說漢語,但他說的我幾乎都能聽懂。他說他不是在地青海人,他原先是西藏哲蚌寺的喇嘛,因為2008年的西藏獨立運動被牽連,外放到青海的寺廟來。他說他們(喇嘛)一批一批被分散各地寺廟。

哲蚌寺是位在西藏首府拉薩的藏傳佛教寺廟,而拉薩是藏族的聖地,離開聖地拉薩,或許就猶如被發配邊疆一樣吧。他並沒有說得太多,只是離開前他又用力的抱了抱我,祝福我一路平安。

後來我從青海到了川西,川西是四川西部藏族聚居的區域,一片是連綿的雪域高山,和美麗石造的藏式民居。一天我在天黑後才趕到大鎮上,我朝著遠處一盞亮著的橘黃燈摸黑走去,原來是一間旅店,正好老闆在門口和朋友聊天,見我一人便招呼我進去。我被安排住在旅館客廳鋪設好的床位,當我清洗好正準備要睡時,一個少年的聲音打斷了我。原來有另一個人今晚也住在客廳裡。

一見風馬旗,就來到的藏人的領地。林沖提供
一見風馬旗,就來到的藏人的領地。林沖提供

他是個長得很英俊的藏族少年,眉宇間英氣飛揚,還很年輕,20不到。少年在四川讀書,放暑假了正在往西藏老家的路上。他說沒想到那麼晚還有人來,他又睡不著想跟我聊天,說他的生活瑣事,和我的旅行經歷。不過當他知道我是台灣人後顯得特別開心,他問了我許多關於台灣的事,但他好奇的不是台灣的風土民情、景點美食,他好奇的是我們的政治與自由。他說起他那個寫了富含藏族民族情懷的詩歌,抱怨中國政府對藏政策文章的高中同學,是如何突然消失,又是如何在父母到處求助下被放回,身上卻帶著數不清的傷。他向我透露著藏獨的理想與對自由的渴望。他說:「你知道我們很難去拉薩嗎?」他也說起數年前拉薩暴動時,那段「藏人如何被中國武裝部隊屠殺」、「秘密的流傳著」的影片。

「其實我們都看過了,那時候真的好想哭。」他說著突然聲音有些哽咽。在黑暗中我看不清他的表情,少年忽然有些囁嚅,他說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要跟我說這些,這些事一般不該輕易對別人說的。

我們在談話中各自入眠。在我睡著前,少年的話語,連同他的悲傷與堅定,久久迴盪在我腦海。隔天早晨,我想在離開前和他打聲招呼,他卻早已遠遠的避開我,彷彿昨夜的暢談只是我的夢境。而我深知,在此地,昨夜種種都必須成為夢境。

有多少個川西少年的夢還在做著,關於自由,關於故鄉,關於西藏獨立?

(林沖,目前為高山健行嚮導)

瀏覽更多林沖的故事與開版辭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