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立而自覺:居家服務勞動合作社

by 李婉婷

結合家庭與弱勢婦女需求,台灣區居家服務勞動合作社(簡稱居服勞動合作社)透過由下而上的勞動力量, 協助婦女以「經濟獨立」作為脫離弱勢、邁向自主與自立的第一步。除了找到方法、還要找對方法,理事主席范振翔表示, 社員以女性為主,年齡從30歲到65歲都有,如新住民婦女、婚暴受害者、單親媽媽等等,這群女性多是為照顧孩子、以家庭為先,當脫離家庭時,沒有存款、一技之長,居服勞動合作社便以婦女熟悉的家務技巧加強培力,成為一項專業,並媒合另一群居服需求者。

居服勞動合作社工作夥伴共7 人,另3 位夥伴外出不在,由左至右,前排為范振儒、理事主席范振翔、社員羅春玉、楊人慶;後排為劉美華、李桂媚。工作上如遇困難彼此相互打氣、幫忙,感情有如家人。李婉婷攝影
居服勞動合作社工作夥伴共7 人,另3 位夥伴外出不在,由左至右,前排為范振儒、理事主席范振翔、社員羅春玉、楊人慶;後排為劉美華、李桂媚。工作上如遇困難彼此相互打氣、幫忙,感情有如家人。李婉婷攝影

協助婦女找到力量

沿著板橋捷運新埔站出口,一路穿越鬧區與店家,居服勞動合作社就在舊大樓停車場出入口旁。現有182位社員的居服勞動合作社於2003年成立,共同發起人是7位媽媽,由現任總經理洪秋燕召集而成。早在1998年,她們開始關心公共議題,參與各種社會服務,過程中發現「家裡的媽媽」似乎少了一點資源,於是全力照顧與輔導相對弱勢的媽媽們,設計各類培訓課程與服務項目,掌握經濟自主權外,更重拾自我價值。

居服勞動合作社的服務包括居家清潔維護、居家照顧服務、膳食設計料理、坐月子與褓姆托育等五大類型,考量勞動的辛苦,目前與社員間的勞務費配比為12%:88%,合作社僅收取基本開銷費用,因無多餘宣傳經費,這些社員媽媽便成為行動口碑,故培訓較一般業界久且嚴謹。范振翔說:「成為社員前,必須先接受123個小時的培訓,培訓結束還得過關斬將,通過學科與術科考試後,於遴選委員會由總經理與幾位理監事考核,及格了才能正式成為社員,開始接案。」學員必須樣樣學,探索自我極限與專長,結業後,根據社員的自我評估量表來媒合適合案家。

現年50歲的羅春玉, 家鄉在大陸廣西, 2002年為愛來臺灣, 離婚後獨自撫養當時才小學二年級的女兒。上一份工作在基隆廟口小吃攤幫忙, 假日也得上班無法照顧孩子, 加上前夫常喝醉來搗亂, 不得不放棄工作。2011年加入合作社至今,「做居服員後, 變得對自己比較有信心,心裡也踏實多了」。她努力通過培訓,辛勤接案,靠認真的工作態度買到一棟房子與機車,生活寬裕許多。

談及培訓最辛苦的事,羅春玉回想那時每天基隆、板橋兩頭跑, 還得學一堆技能, 如燙衣服、打掃、煮飯,相當吃力。「我就覺得天哪,怎麼這麼多,好難喔!我最怕燙衣服,擔心把衣服燙壞了要賠怎麼辦,在家裡利用零碎時間,每天大概半小時拿舊衣服慢慢燙、練習,心裡也會一直跟自己說:『關關難過關關過,我一定可以。』」談話間,感受到她從不妥協的堅韌。

2013 年秋季在職教育訓練時,安排咖啡沖泡與知識課程,提升社員的競爭力。台灣區居家服務勞動合作社提供
2013 年秋季在職教育訓練時,安排咖啡沖泡與知識課程,提升社員的競爭力。台灣區居家服務勞動合作社提供

回饋的能力

當女性長期處在經濟弱勢狀態,也一併磨掉對生活的自信、對自己的肯定,而新住民婦女更易面臨語言隔閡的孤立環境,居服勞動合作社的互助精神正提供了心的出口。羅春玉認為,合作社最重要的價值在於關係連結與歸屬感。「我在這裡不僅得到工作經驗, 也和其他社員分享生活,這裡就像是我另一個家,大家就是我的家人,遇到困難就一起打氣、幫忙。有一次我跟學姊一起去打掃,她本身會懼高,平常相處就已經知道了,像要踩椅子、擦窗戶,我就會自己包下來,讓她做其他地方。」

每個社員清楚知道彼此並非僱傭關係,而是自己的老闆,「當你投入多少努力,就能成為多棒的老闆,獨當一面後才有餘力回饋,這更是合作社讓善念得以持續成長茁壯的最大目的。」范振翔道。

除要求學科考試外,也安排學員進行相關實習,如膳食烹調,增加實作經驗。台灣區居家服務勞動合作社提供
除要求學科考試外,也安排學員進行相關實習,如膳食烹調,增加實作經驗。台灣區居家服務勞動合作社提供

以重質不重量的概念培訓社員,寧可社員成長數少, 也要讓案家能安心託付。目前居服勞動合作社最迫切面對的是社員高齡化與供不應求,范振翔說明,「很多案家從一開始合作到現在,家裡的長者對居服員有一定的熟悉與安全感,直到最近發現社員結構的改變,因為年紀關係沒有辦法再接滿班工作,而有些長者只需要偶爾陪去散步、看醫生,如果只是分一塊時間來照顧,年長社員收入不會減少,工作量又不會太重,對兩方都剛好。」下一階段,計畫將老人照護納入服務項目之一。

居服員是合作社最關心的主體,同理和陪伴很重要,不僅支持居服員,必須連她的家庭也一起支持。范振翔有個願景,「希望未來在線上工作的社員,家中小孩如果沒人照顧,送去托育中心又很貴,可以帶來合作社,由無法工作卻仍有照顧能力的年長社員來看照,再將照顧時數兌換成這些受惠的社員到年長社員家服務的時數。」

婦女韌性強,只是缺乏環境與機會,居服勞動合作社以人為依歸,幫助許多人有尊嚴地重返勞動市場,當一個人的生命被改變了,她會再去幫助下一個人!

居服勞動合作社連續十年參與愛維養護中心的愛心義賣園遊會,社員也推著院生逛園遊會、協助餵食,盡小小力量回饋社會。居家服務勞動合作社提供
居服勞動合作社連續十年參與愛維養護中心的愛心義賣園遊會,社員也推著院生逛園遊會、協助餵食,盡小小力量回饋社會。居家服務勞動合作社提供

同場加映:【不忘回娘家】

居服勞動合作社裡,一大袋一大袋物品散落各地,原來是正為週末的活動整理募集而來的二手物資,而忙得不可開交。范振翔說,「合作社一直提倡一個家的概念,所以定期舉辦一些活動,不論是平均每2個月一次的公益活動或內部每年春秋兩季的在職教育訓練,都希望社員能回娘家,多一點彼此互動的機會,上個月是幫創世社會福利基金會舉辦三十周年公益園遊會,接著要去愛維養護中心的愛心義賣園遊會擺攤,和院生互動。」居服勞動合作社長期耕耘社會服務,當社員媽媽有經濟能力後,便帶領她們一起回饋社會。

(作者為主婦聯盟合作社《綠主張》月刊採訪編輯,本文原刊登於《綠主張》月刊,2016年07月第154期)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