壯遊,衝撞出的第二人生~引介《熟女壯遊,96天勇闖18國》

by 張瓊齡

一個60歲的女性,在今年(2017)盛夏前夕出版了《熟女壯遊,96天勇闖18國》這本書,它背後的書寫基礎實際上是累積了3,650天。

2007年到社區大學修我課的時候,語芳那時還不叫做語芳。

這10年來,她不只是換了名字,也為她五十歲之後的人生重新定調。

在古巴二週沒有WIFI的日子,很孤寂,很想念家人,偶而跟學西班牙語的同學去哈瓦那舊城區逛逛,聽聽熱情的古巴音樂,才能解憂。胡語芳提供

把環遊世界的目標訂在旅行100個國家的語芳,目前已經達到過半的數字,她卻只挑了一口氣旅行18國的這趟來著墨,顯見這是一段讓她特別有感的旅程。

旅行的開端,有時不免會始於累積國家數、累積里程數、累積有的沒的,然而一旦達到目標之後,也或許都還不需要達到目標,就會發現還有其他比數字更重要的元素,是那些只要不出發就不會冒出來的林林總總,在催促著旅人一再出行。

我個人自2004年透過從事國際志工做為與世界互動的機制,此後絕大部分的力氣都放在培訓與激發年輕人出走,最主要的理由是,年輕人的未來還很長,早一點促使他們跨出既有的藩籬,他們有更多的機會,擁有一個更多元、更有選擇性的人生,並且是基於他們自己真正的意願。

由於曾經被社區大學的熟齡學員出聲質疑,為什麼要放棄歐巴桑呢?歐巴桑也很有愛心啊!於是,我在2007年牛刀小試,在社區大學開了絕無僅有的兩期課程,語芳就是在那個時候修了我的課(見 歐巴桑也可以公益旅行,嗎?)。

爬上2500公尺瓜地馬拉帕卡亞活火山,有一導遊解說,傾聽微小爆炸聲,彷彿來自火山精靈的呼喊,最後要攻頂前,我爬不動,還有馬和一馬伕及時救援。胡語芳提供

那時候的她,很拘謹,很守規矩,不大像可以自己一個人去走世界的樣子。

那時候的她,擔心很多,顧慮很多,放不下的也很多。

那時候的她,連自己一個人到高雄玩兩天,都是一件了不起破天荒的大事。

教完了兩期「熟女的奇幻之旅」,終究沒有任何一個學生可以說走就走,而我也沒有意願組團帶學生出門,於是我又把目標對準年輕人,從此也不再有針對熟齡者開課的念頭。

然而語芳很念舊,也很尊師,每一年總會找個機會,把班上其他兩位比較合得來的同學揪在一起,然後來一次師生餐敘。就這樣聚了一年又一年,終於有一年,她跟我說,已經到了符合退休的臨界點了,她在猶豫是否要立刻退休?還是再多做個幾年。

我問她,多做幾年有什麼誘因嗎?

她說,升官沒有可能,但算算一個月平均可以再多個幾百塊退休金。

我問她,一個月有缺幾百塊嗎?

她說,當然沒有。

我接著又說,其實我擔心的是,再晚個幾年退休,她年紀更大了,體力理論上會變得更差,更叫人擔心的是,她若是從此失去了走出去看世界的雄心壯志,那是再多錢都買不回來的。

挪威奧斯陸Servas Host 是景觀造型師,是單身漢,很想吃異國料理,我煮的咖哩雞飯,他讚不絕口,吃了三大碗,還跟我學煮這道菜。胡語芳提供

受到我的推波助瀾,語芳下定了決心,也和那一年已經準備好要去英國念書的女兒一起飛出國門,那是2012年夏天的事,距離我們在課堂上初識,都已經五年了。出國前,我提醒她,記得隨手把自己在國外的點點滴滴記錄下來,擁有好學生特質的她,果然乖乖照做了。

此後的每一次師生相聚,大家的話題便是從語芳新近的旅行為開端,而我每見她一回,便覺她又比先前更年輕更漂亮些。我知道那無關打扮,是內在有所轉化了。更加明顯的是,她整個人變得放鬆了,不再把很多其實是抓不住的人事物抓在手上,當然,稍微密集的旅行之後,也需要來個喘息年,把旅行消化消化,重整一下自己原來的人際關係,特別是和家人之間。

對許多年輕人來說,旅行只是一個起點,它可以成為階段性的目標,或者是終生的習慣,甚至和工作密切交融乃至於密不可分。

對於退休後的語芳來說,我所看見的也不僅止於旅行這個表面行為。

我知道有一股埋在她內心深處的力量,一個長久以來,受到成長背景、教育環境、工作職場、家庭責任、社會觀感、自我設定所制約或者限制住,卻是更加貼近真正的她,蠢蠢欲動地想要在這個階段、在旅行的時候、在暫時跳出既有角色框架的時候冒出檯面來,那個埋在深處、其實是熱情奔放、一點也不拘謹的她,想要好好地被活出來。

下個階段,語芳需要做的,是讓那個過去只有在旅行中才會冒上來的自己,無論在旅行或者不旅行的時候,都可以無違和感地自在流露出來。

60歲以後的語芳,正在迎向她的第二人生,一個讓她真正覺得滿意、感到此生無憾的人生。

(作者為台灣國際志工協會理事長、網氏《飄浪遊靈》、《女神社企聯盟》專欄作家)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