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還在夢遊仙境?思索女性權利與情慾的主體性

by 許淑屏

片名:被竊取的故事(The Girl in the Book)
導演:瑪雅・孔恩(Marya COHN)

劇情介紹:

艾莉絲──紐約書商大亨的女兒,從小早熟、敏感,富寫作天賦和熱情。不同於一般兒童、青少年,艾莉絲在任何時間、場所,總是筆不離手,沉浸在自己的想像世界,構思小說情節,埋首寫作。

被竊取的故事劇照。圖片取自2017女性影展官網

在父親辦的派對上,少女艾莉絲認識了一位父執輩作家,兩人眉來眼去的當下,艾莉絲感到情慾在體內流竄。

「當我和陌生男性目光接觸,他露出他要我的眼神,讓我感到自己活生生地存在。」

在父親不知情的狀況下,艾莉絲讓作家每週一次到自己房間指導寫作。作家豐富的寫作經驗和銳利的建議,令艾利絲折服。作家一步步蓄意拉近兩人的距離,並用言語挑逗艾利絲,有一次強行觸摸了她的乳房和下體,艾莉絲雖然沒有激烈反抗,卻感到身體被侵犯,尊嚴被貶抑,心情非常不平靜。事後告訴母親,母親又轉告父親,父親在作家朋友和艾莉絲的面前說:「女孩對仰慕的人產生特殊感情,是很自然的事。」巨人般的爸爸,以父權偏頗思維兀下斷語,讓艾莉絲噤聲,同時也明白表示了袒護作家朋友。

少女愛慕作家不代表身體可以被其侵犯,正像林奕含及多少不知名的女性,即使對對方有好感、情慾在身體裡流動,也不表示對方可未經同意行使性行為。這經驗使艾莉絲非常痛苦,甚至看輕自己,再也無法寫作,背負著這個陰影成長。

15年後,擔任編輯的艾莉絲,被老闆派任當紅暢銷小說《Waking Eyes》復刻版工作,而這位再度走紅的作者,就是在童年時在她心靈烙下陰影的人。這本暢銷書裡,作家不但剽竊艾莉絲少女時期對愛情和生命的想像、感受,更盜用許多她的詞句 。

這段期間,艾莉絲和男友的親密關係也因過去的陰影受到影響。最後,艾莉絲以「100個你該原諒我的理由」和心愛的男友和解,也把自己拉出陰影,展開新的生活。

當盡釋前嫌的男友好奇而關愛的問:「你就是書裡的女孩吧?」

艾利絲開朗灑脫的說:「再也不是了。」

…。…。…。…。…。…。…。 …。…。…。…。…。


(《被竊取的故事The Girl in the Book》|2017女性影展)

這部片子不時用畫面呈現日常生活裡男性霸權如何宰制女性。男性在老闆、父親、丈夫的角色裡,刻意忽視女性的需求和見解,不信任、不尊重女性,慣用命令和高姿態把自己偏狹的想法加在女性身上,迫使女性屈從。

片中的艾莉絲,正是性別不平等的權力關係中的受害者。儘管從小才華洋溢,但身為書商大亨女兒的她,無法輕易在巨大的父親面前展現自己的真性情和想望,連在餐廳點餐也受父親的支配,ㄧ直吃不到想吃的餐點。這種不被看見,讓艾莉絲感覺不到具體存在的真實性。儘管她置身在如仙境般美麗的物質環境裡,過著做夢、寫作的夢幻生活,卻只能從男性對她凝視時透露的慾望裡得到存在感。

職場上的艾莉絲,儘管工作認真,卻始終得不到主管的重視和信任,連微小而重要的需求也從未被主管正視。是身分太渺小而不受重視?是女性的聲音太微弱而未被聽見?是男性父權太過自大而根本不看?最後,艾莉絲違背老闆的指示不出席《Waking Eyes》暢銷書的發表會,而去做自己最重要的事,把男友追回來。

這部片子除了呈現女性在權力關係的位置,也深入探究女性情慾的主體性,引發女性對自身情慾處境的覺察和省思。

艾莉絲重視自己的情慾存在,且覺察並承認情慾會受外在的情境誘惑而流動。當艾莉絲任自己的情慾外流,卻遭到周遭人的嫌惡和撻伐,甚至因此對自己產生罪惡感。似乎,女性只有壓抑自己的情慾,照著約定俗成的模式做,才是所謂的「正常」?一旦任自己的情慾發展,就被主流視為「不正常」的「那種女人」。女性如果長期否定、壓制內在的情慾,自身的主體意識會流到哪裡?又該如何處理身心內外的矛盾和扭曲?

「你利用了我!」片中艾莉絲對成名作家吶喊,彷彿替千百年來被男性利用的女性,喊出了心聲!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