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職照顧者」彈性的工時和喘息服務在哪裡?

by 江妙瑩

長照政策幫上忙?為照顧失智雙親 律師妻醫師夫捨璀璨職涯」、「貧男 活活餓死癱母病兄」……長照悲歌四起,農曆年前陸續傳來令人省思的消息,對於同為承擔照顧責任的我而言,深切理解「在職照顧者」既要拼家計、又得兼顧照顧失能家人的困境,若沒有24小時的看護人力協助,照顧者往往陷入兩難,難以持續就業,這是目前長照政策尚未關照到的死角。

台灣高齡社會來臨,「照顧不離職」政策付之闕如。Photo by james williams on Unsplash

台灣人口快速老化,預估今年(2018)將邁入「高齡社會」,65歲以上長者有343.4萬人,占總人口的14%,老人失能率約16%(見 國發會示警 明年進入高齡社會)。面對逐漸升高的老人及失能人口,照顧議題早已為國安問題,上班族如何兼顧持續就業與照顧責任,除了政府需擘畫照顧公共化服務外,企業自然難以置身事外,雇主能否提供在職照顧者彈性的工作時間,考驗著整體社會的智慧與包容度。

年前,我與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家總)祕書長陳景寧聊到「照顧不離職」話題,她指出,據勞動部在2015年的推估,1,153萬勞動人口中有231萬直接或間接的照顧者,其中有13.3萬人離職、17.8萬人減少工時。為解決每年「介護離職」高達10萬人的可觀數字,日本安倍內閤於2016年提出「零介護離職」長照服務政策(見 林建成:不要重蹈日本長照的覆轍),希望在2020年初可以提供50萬床養護需求,同時也考慮比照育嬰假,將照顧假的薪資補貼由40%拉高至67%。相較日本政府將長照服務納入經濟成長的國策思考,台灣政府目前的長照2.0主要在訓練家人提升照顧技能,成為更好的照顧者,而不是替代家庭照顧功能,讓家人可以卸下照顧重擔。缺乏替代照顧服務的政策,想要「照顧不離職」,對上班族而言可說是奢求了(見 長照2.0元年 創造更多家庭照顧者或解放家庭照顧者?)。

因應照顧需求,提供受雇者彈性上班時間,對企業而言很困難嗎?景寧說,曾有一名員工有照顧長輩的壓力,家總遂以身作則,讓此員工晚一個小時上班、提前一個小時下班,錯開接專線的班表,景寧認為若企業能將照顧工作視為社會責任的一部分,每年便有13.3萬人能夠留在工作崗位上,為國家締造可觀的生產力了。

除了較大的彈性工時外,喘息服務也是在職照顧者頗為重要的需求。為了解上班族究竟需要何種喘息服務?景寧說,去年家總曾針對新手在職照顧者徵求參與「彈性喘息服務試辦計畫」,每一位錄取者由家總給予3個月100小時的免費替代照顧人力。因為家總調查發現,目前政府長照服務多於「日間」提供,且經個管員評估後、到照服員進到家裡服務,中間往往有「空窗」期,導致新手「在職照顧者」無法順利銜接服務,經常要請假處理照顧問題,以致影響就業表現。

這項徵求新手在職照顧者計畫訊息在FB張貼後,景寧指出,她們發現在職照顧者需要的喘息服務型態相當多元,例如有一名從事業務工作的獨生子,需要每天下午5:00至晚上10:00有人來照顧媽媽;另有一名獨子則需要「週休二日」,因為他說:「寧可苦5天,換來2整天的放鬆。」還有一名上班族經常出差4~5天,則需要機構式的臨托喘息服務。

這項試辦計畫共5名參與者就有3種彈性喘息服務模式需求,景寧說,其結果讓家總更加確認,照顧不離職需要彈性化政策,而政府提供長照服務成功與否,我同意景寧說的:「應以照顧不離職作為檢視的標準。」

除了政府的長照服務外,事實上,借助社區鄰里支持系統也是人情淡薄的都會區極需要發展的互助網絡。家庭照顧者如何放鬆是很大的課題,在「喘息也是需要學習的」立意下,家總曾舉辦「喘息學院」,學員同時成立了Line群組,景寧告訴我,沒想到這群照顧者竟成了彼此的替代人力,在群組裡,經常可看到相互支援的訊息,有的甚至列出親友排班清單,我期盼,這種非正式的照顧資源也值得納入「照顧不離職」政策省思。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