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投後,我在國小教育現場看見一絲亮光

by 翁麗淑

2018離開了,這一年應該會是我永遠不會忘記的一年。這其中佔最大的一部分,就是我參與了市議員的選舉(編註:新北市三重選區)。

我所在的歐巴桑聯盟是個特別的女性參政團體,當初打動我的,也是因為這個聯盟的核心價值,最重要的是對自己的主張有強烈的堅持,因此即使在「性別平等」這項,主張婚姻平權及同志教育,在許多地區的選票上並不討喜,但大家從來不曾退縮或閃躲。

國小校園原本就不施行同志教育,翁麗淑觀察到公投後,卻引起小學生的高度好奇與討論。Photo by Cel Lisboa on Unsplash

這一屆的市議員選舉,打的不只是市政或選舉文化的選戰,還是許多議題參與公投的一戰。所以,我的議員選戰,也融合了這些議題的戰場,回想起來也是戰鼓隆隆熱鬧非凡;雖然,在1124晚上開票時,令人心寒,差距懸殊的票數明白顯示我方的慘敗,相較之下,市議員的落選反倒沒那麼在意了,看到這麼大的數字站在同志的對立面,心裡是滿滿的悲傷和憤怒,還有很大的憂心!

可能是同溫層太厚,身邊全是支持同婚的人,我原本預期愛家三公投根本不可能過關,所以從沒想過如果國中小不能實施同志教育會是怎樣的景況!如今這樣的結果,會不會讓許多前輩努力的性別平權進程又往後退?後退到什麼樣保守的年代?實在難想像了!

選舉結束,又回到了學校繼續我的教師生涯。一切還是很熟悉,幾乎沒有甚麼太大的改變,在校園裡原本就不談政治,原本就沒有同志教育,性平教育原就是那安全無聊的樣子;反而在我本身,看到了一些小小的光亮—小孩問我:「老師你為什麼支持同志教育?」;同事跟我討論同志家庭與多元的家庭型態;上課時,學生也問:「老師,同志的家是不是也應該是多元家庭的一種?」 ;看到我穿「 I AM HIV+」的倡議T恤,會問我:「老師,同志真的會有愛滋嗎?」……以往我必須刻意引起動機,刻意製造話題,但現在學生對同志有很多好奇,而且願意提出來討論,我覺得很美好!

身穿「 I AM HIV+」倡議T恤的翁麗淑。取自翁麗淑臉書。Photo by  Bo-Yan Lin

我想說的是,表面的數字看起來,我們輸了。但在小學校園裡,其實本來就處在還沒開始的狀態,因為公投的機緣,讓原本幾乎很少被提及的同志族群確實有了一定的話題性,甚至主動關心探問。讓我對「同志教育」的未來有了一線希望!

也有人問我,公投通過說不能在國中小教同志教育,那妳還敢教嗎?我說,我不但要教,還要教得比以前大聲,比以前囂張,我認真相信,許多人投下了11案的贊同票其實是對同志教育有錯誤的認知。因此,透過實地的教育過程,還原同志教育的原貌,若有人申訴,便能藉此呈現這個荒謬性;教育孩子自我認識與接納,且理解一個弱勢族群,並願意平等尊重的對待,竟然有人會反對?讓反對的人繼續製造這個話題,也唯有如此,才能將這個荒謬徹底地呈現出來!

2018的挫敗開啟了2019的戰鬥。我這個老師、母親,衷心期望我的學生和孩子都可以在這塊土地上,自在自信的活出自己的樣子。我也相信,在性別平權的路上,我們一向困難越大,力量越大。許多人會繼續為此努力!

我有信心,台灣會繼續美好,更有尊嚴的美好。

(作者為國小教師)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