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媳的不甘心

by Kayuk

我結婚之後,只有一次除夕夜是回婆婆家過年,那是婚後的第一個年,萬事都還非常混亂,也還戰戰兢兢地在適應老公家的生活模式,我還記得那個晚上,鄉下鞭炮聲隆隆地響著,吵得我睡不著覺,加上整個三天兩夜過程中,和婆婆緊密相處,多少還是有點壓力,回台北之後,深自覺得過年對媳婦來說還真是一件苦差事。

能和自己的爸媽在除夕一起吃年夜飯是很幸福的事。木川提供

我個性本就叛逆,當初結婚之時,就以「三不」政策──不要婚戒、不拍婚紗照、不吃餅和宴客而震撼親友圈,因此面對這些過年的「慣例」,當然也不願意坐以待斃,因此我後來花了一點力氣和老公溝通,希望有機會來年我可以在台北陪我爸媽過年;萬事就是這麼剛好,再下一個過年,我就因為安胎住院哪裏都去不了,娘家爸媽順理成章地就來陪我過除夕,大概經歷了一次之後,雙方長輩也覺得沒什麼,加上婆婆心疼兒子孫子除夕返鄉得飽受塞車之苦,討論過後,我們就開始在台北過除夕,初一或初二才回婆家,通常也一天一夜就結束了。

女性在哪過年,得看別人怎麼說

後來只要跟身邊幾個媽媽朋友(已婚朋友)聊到此事,總是被投以羨慕的眼光,我才發現原來除夕回自己的家過年,並不是件尋常的事情,有層層的關卡需要打破。

首先,得先過自己老公這一關,畢竟要老公接受違反「常態」,除夕夜和老婆的爸媽一起吃年夜飯,本身就不是一件太容易的事情,很多人在這關就給予白旗投降;但令人困惑的是,有多少女性成為人妻之後,年年總是都得和老公的爸媽一起吃年夜飯,卻沒有人詢問過她意願、關心過她是否彆扭,

其次,就算成功說服了老公,也得和婆家的親友溝通,這一切全看婆婆是否可以記起自己年輕時的辛苦經歷,願意將心比心體會媳婦也想陪伴自己爸媽的心情,另外也得看看公婆是否有一致的共識,並且可以抵抗親戚鄰里的關心和耳語。

最後的關鍵因素,也是最令我不解的是,自己爸媽的態度,我眾多朋友的父母,仍然認為嫁出去的女兒是潑出去的水,除夕夜就是要善盡媳婦的義務和責任,張羅婆家大小事務,怎麼可以回娘家過年!更甚者,會引用許多奇怪的傳統說詞,如:嫁出去的女兒初一就回娘家會害家裡落魄一整年,而禁止她們初二前就回娘家;每當聊到這一類的話題,身邊的朋友們總是滿腹苦水,聽了也著實讓人感到無奈。

真正的新年大快樂

意識到可以和自己的爸媽一起吃年夜飯是多麼不容易的事情之後,每年過年我都格外珍惜和他們共度除夕的機會,尤其我家中沒有兄弟,我和姊姊結婚之後,我們一度非常擔心過年的時候,只剩他們兩個老人家會不會太寂寞,現在可以讓他們和我們一家團聚,我們也免受一窩蜂的塞車之苦,實在非常幸福。以今年過年來說,我們訂了一桌年菜,除夕中午先和姊姊一家人共進豐盛的午餐,晚上姊姊去婆家過年,我則可以繼續陪伴爸媽,簡單吃飯、和孫子聊天玩樂,能以這樣結束一年、迎接新年的到來,我想,應該是很多女性心中恆常的渴望吧!

2017-2018年各月離婚對數比較。來源:內政部戶政統計數據。Kayuk製圖

我常在想,雖然台灣有諸多性別團體和評論文章在討論台灣女性年節的實況、或是理想和現實間的落差,但回歸到日常生活中,鮮少有人能夠好好地聽聽身邊女性的心中吶喊,甚至願意從行動中衝破傳統,讓台灣的女性不再被社會慣例和他人的意願而無法和自己的家人共度除夕;大部分的女性看似逆來順受,但依據戶政統計數據,台灣的離婚對數總在過年後往上攀升(見圖),大概也說明了一切吧!

很多時候所謂的習慣只要被打破一次,就會發現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事,祝福各位女性在下一個新年,都能做做不一樣的嘗試,和自己的家人長輩共度春節。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