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名字不叫偉大 記電影「愛欺」裡被消音的妻子

by 吳心萍

電影「愛欺」裡,富有文采的妻子瓊安,一生默默幫丈夫喬,代筆出一本本鉅著,當她的文筆得到諾貝爾獎肯定時,獎牌上的名字卻屬於只負責掛名的喬。在頒獎典禮前夕,瓊安心酸地要求喬,不要在發表得獎感言時感謝她,因為她不想感覺自己是個受害者。

「愛欺」中妻子瓊安為成就丈夫聲名,甘願代筆默默無名。Photo by rawpixel on Unsplash

女人犧牲奉獻成就丈夫,被視為理所當然?

小時候,每每和父母參加一些飯局時,常會聽到事業有成的男主人們、男貴賓們,致詞時說著:「感謝我偉大的妻子,把家裡打點得這麼好,讓我無後顧之憂的拚事業,才能有今天的成就。」說畢,現場女性賓客的臉上,總會整齊劃一地出現稱許的笑容、優雅的點頭。那樣的表情,就像是考生們,看著司令台上那位榜首的致詞一樣,眼神裡寫的是艷羨,掌聲裡盡是行禮如儀。

當時還是小女孩的我心裡卻一直有個疑問:「為什麼當男人因為個人的成就,得到了所有矚目時;坐在台下的女人,被感謝的理由總是那麼千篇一律,永遠是成就了丈夫?」

長大後,這個疑問也越滾越大,因為,總無從得知那些被感謝的女人們,是否也想要說一說她的成就。

榜首的成功經歷,會被刊登在報紙上;榜首的名字、相片,也會被貼在學校穿堂上,讓大家用羨慕忌妒恨的眼光來崇拜;但這些偉大的女人,被感謝的時候,不會有麥克風遞到她的面前,請她說說自己的夢想;有時,她也不會被邀請起身,讓眾人仰望;甚至無從得知她的名字,因為她被介紹時,總是某太太、某夫人。

一直無法理解,為什麼大家覺得某個人偉大的同時,卻又以消音、馬賽克的方式來介紹她?甚至,還不給她亮相的機會。

會不會,大眾的心中都已經有答案,這些女性都該長得一個模樣,一種叫「賢妻良母」的樣?她們都會發表同一篇講稿,講稿裡訴說著老公、兒子有多令她驕傲?

那些「背後偉大的女性」、「她的名字叫媽媽」的陳腔濫調,來介紹女性,其實是以一種帶著假面的正能量,只想把女人的名字塗抹掉的粗暴。

「愛欺」(The Wife)劇照

反對以愛為名的歧視與壓迫,女人應該擁有自己的成就名聲

這個社會,總以「偉大」的外表,隱藏女人的渺小、脆弱、需要。還有,她們的名字。「偉大」二字,驅使著電影裡的妻子瓊安,幫丈夫撿亂丟在地上的髒衣、提醒丈夫準時吃藥、包容丈夫不間斷的外遇;還有,讓世人用丈夫的光芒,抹去自己的名字。

丈夫回報的,則是對外人介紹瓊安時,說「內人不會寫作」;當瓊安事後為這句介紹詞,爆發多年來的委屈時,先生理所當然地回答:「妳有我全心的愛呀,難道這樣還不夠嗎?」

妻子這個角色,似常被認定為,只要有愛,就會自帶聖光的無止盡付出。那些偉大女人的長相,似乎都應該像聖潔的女神像,臉上始終帶著無私慾的微笑,接受人們的膜拜,永遠留在神壇。當高中生們在聯署「終結放榜新聞」,呼籲停止榜首神話時;我們是否也願意看見,這些被感謝名單上,成功者背後的偉大女人們的真實模樣?我們是否可以停止佈道成功神學,讓這些偉大的女人,打破覆住她們面貌的石膏,自由地以本有的形象示人?

電影的尾聲,瓊安在喬猝逝後,威脅早已發現真相的傳記作家,不准他寫出任何損害亡夫名聲的文章。有些影評家解讀是:瓊安最終選擇為了家庭犧牲到底,而這就是女人的偉大。

這樣的解讀我覺得很可惜,忽略了這部電影的主軸,就是鼓勵女人,打破只能站在背後的刻板印象。其實電影的最後一幕結束在,瓊安堅定而自信的撫摸著筆記本,抬頭遠望著前方,我認為這幕是在暗示:瓊將寫出屬於自己的作品、找回自己的名字。

希望,能有越來越多女人,能因自己的成就被介紹,能以她們自己的名字被介紹,以她們自己的聲音,訴說自己的故事。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