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教育,是家長從小就在教的事

by 李詣琦

女兒們四、五年級時的某個週末早上,我們一家四口到常去的早餐店裡用餐, 正值店裡滿座的尖峰時段,我們沒有坐到平常習慣的、比較裡面的位置,而是隔著一條每個人都會經過的走道,和收銀台對望著。當時女兒們還沒申請自學,不須上學的週末便是我們暢談彼此生活的美好時光。

Photo by James Besser on Unsplash

性,是一件在公共場合可以談論的事?

「我們最近不是開始上游泳課了嗎?班上男生就很愛在那邊互虧,說誰誰誰在看哪個女生,然後會勃起。」升上高年級的大女兒,學校開始在體育課裡安排游泳課,說起班上同學對這件事情的反應。

「妳們現在用詞都這麼專業喔?」太座一臉傻呼呼的模樣。

「老師有教啊!說勃起和夢遺都是正常生理,但男生都會在那邊互相開玩笑, 月經和衛生棉也會拿來取笑女生啊!」大女兒無奈回應。

「笑點是什麼啊?真有趣!哈哈哈。」我覺得國小男生的思維很奇妙。「我們班不是有一個男生的哥哥今年上國中嗎?他上次說『哎唷~你自慰!』 然後男生們現在又多了一個新的詞可以拿來用。」大女兒唯妙唯肖表演起男同學戲謔的口氣。

「那妳知道『自慰』是什麼意思嗎?老師有教嗎?」我聽到了她說出新詞彙,問。

「不知道啊,老師沒教。」大女兒聳聳肩看著我。

「人類要生寶寶,男生提供精子,女生要提供卵子。那女生開始有月經,就是代表子宮有在排卵,對吧?那卵子每個週期會自動排出,精子也會,夢遺的話, 就是滿了之後自動排出,『自慰』的話,就是手動排出,這樣懂了嗎?」我用女兒們比較熟悉的、女生的身體來做對應,讓她們理解另外一種性別的生理現象。

「喔,是這樣啊!所以,自慰也沒什麼嘛。」大女兒若有所思地說。

「對啊!而且不是只有男生會自慰,女生也會自慰。只是我們的社會,對於男性自慰行為的接受度,似乎比女性的要來得高,所以好像自慰是男生才會做的事情。」我知道大女兒每次在學習新的詞彙時,都會一併瞭解對方使用時的情境和語氣,所以我做了比較多的解釋。

「媽媽,旁邊的人會一直看我們……」小女兒的眼角餘光掃到走道上的人們。

「妳要不要小聲一點,畢竟這些字眼,不是每個人的接受度都這麼高。」太座夾了一塊蛋餅到我的盤子裡,溫柔地提醒。

「我知道,對一般人說,這些詞不會是吃飯時間會用到的。但大女兒剛好說到,如果我們也是一副遮遮掩掩的樣子,那她們會學到什麼?性是一件不能講的事?我不想這樣,也覺得不是這樣。而且,我希望女兒們可以在性裡面感受到愉悅、是享受的,我相信妳也是。」我聲量放小了一些,但話題繼續。

Photo by Rene Bernal on Unsplash

性,涵括生理層面變化,及心理層面與建立關係的種種成長

「是啊!性是一個讓妳和喜歡的人用身體交流的方式,我覺得有情感基礎的性,會在裡面感受到愛與被愛。」太座甜甜地對著女兒們說。

「嗯嗯。」兩個女兒似乎懂了地點點頭。

在這次的對話之後,我們便會主動、毫不隱諱地在對話聊及和性相關的事,我和太座會直接和她們分享以前的經驗,我們各自原生家庭的態度,還有媒體報導的社會事件,例如林姓女作家自殺案件。她們也會主動提及和男朋友的互動狀態, 還有她們觀察到的、女生喜歡男生時會有的反應,以及喜歡她們的男孩們會有的行為。

在性平教育的討論聲浪中,許多家長特別關注性教育的內容是否適合在學校進行。我倒是覺得,家長們應該要擔起第一線教育孩子的責任,我們是最關心孩子內在和外在成長的人,體制內教育的安排不會跟著個別孩子的發展來進行,校內一致性的知識傳遞,是要確保每個孩子無論家庭環境的差異,都能有基本的認知, 而不是變成只有學校和老師在教這件事。而且,學校裡只有教孩子性在生理層面的變化,卻沒有跟孩子討論心理層面與建立關係的種種成長,也帶來一種「性徵成熟後,接下來會發生的就是性行為」的氛圍,讓孩子們無法在自然受到異性吸引的成長階段裡,理解自己與對方的對應性。於是,當我先在家裡進行性和情感教育時, 赫然發現了「情感教育」的重要,有意識地執行下去之後,也發現內情並不單純。

(感謝果力文化授權轉載,本文摘自《媽媽,琦琦,和她們的女兒》第180~183頁,作者為心秩序學苑創辦人,臉書粉絲頁「覺醒父母。自主小孩」。小標為網氏編輯完稿)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