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數計時:打造月子房

by 林小混

如果懷孕的過程是一場馬拉松,那我鐵定是龜兔賽跑裡那隻兔子。初期每個周末都排滿媽媽教室的行程,上課還勤做筆記,儼然回到學生時代趕場補習的日子。

然而,熱情終究不敵烈陽天,偶爾老公懶洋洋一句:「今天真不想出門!」我就會馬上附和:「好啊!我們待在家。」彷彿火苗終於找到導火線一般迫不急待。即使真的出了門,也總是慢吞吞,「前五名報到有小禮物」對我們已失去吸引力,越坐越後排,不是打瞌睡就是東瞄西看其他準爸爸、準媽媽,後來索性翹課吃下午茶去,就這樣悠閒了一段時間。

Photo by didi_wu
Photo by didi_wu

直到七個多月胎動非常明顯時,我們才大夢初醒,因為除了月子餐之外,其他準備工作都還沒開張。例如:生產時要選擇診所或大醫院?要在哪裡坐月子?孩子給誰帶……等,足足傷了不少腦筋。

經濟考量加上婆婆自告奮勇,我的人生第一次就預留給她了。不過,婆婆是個非常遵守傳統禁忌的人,我則是老媽口中的「頑劣份子」,時值七月炎夏,我能否乖乖遵循古法(不洗頭、不碰生水、穿長袖長褲……)度過這三十天?從來不是特別喜歡小孩、又以「奶油桂花手」聞名的我,能負荷得了24小時母嬰同室嗎?

顧不得這麼多了,我們決定搬到婆家坐月子,老公老家的房間則充當臨時月子中心。

說到此,我一定要提醒所有未婚女性,即使交往對象的皮夾在妳的臨檢下高分過關:用了近十年仍完整如新,每張發票、鈔票都摺得整整齊齊各就各位,各種卡片分類得一目了然、絕不擅離職守,簡直讓妳偷偷懷疑他有潔癖:在決定結婚之前,也請務必抽空參觀一下他的房間。

不知這算不算「金玉其外,敗絮其中」?老公的皮夾與房間,反差大到讓我驚呼百密一疏也有看走眼的時候!

先前因不需住在這裡也就算了,而今站在房門,思及未來一個多月,我和寶寶有大半時間都得躺在「吱吱嘎嘎」的鐵床上,瞪著那一大塊斑駁掉漆還有點滲水的天花板發呆,就忍不住心浮氣躁起來。

怎麼有人能十幾年都不清理房間?掃出來的沙土多到可以種花,從幼稚園到當兵退伍的東西一應俱全;床底下找不到A書A刊,因為已經擠到沒空間放了;螺絲鬆脫、搖搖欲墜的三層櫃用報紙蓋起來就眼不見為淨?

我邊動手邊念念有詞,不想再做粗工,便為自己找了個有趣的細活兒。老公這傢伙,東西常亂丟、找不到是家常便飯,但歷屆的情書倒收得挺好。

「這是誰?」「忘記了。」

「少來,考試前後都還特地寫信為你加油,你們之間有曖昧吧?」

像攻防戰一樣,我邊整理邊好奇追問,女人的直覺告訴我字裡行間有不尋常;老公則如履薄冰、字斟句酌,生怕一個不小心踩到地雷。呵,其實都是過往雲煙了,我完全不介意;況且,正因有這些甩人與被甩、交往與分手的過程,才能讓我們學習成熟,待相遇時能懂得互相珍惜。

只是,怎麼沒人先教會他如何整理房間呢?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