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媽媽照顧責任何時了

by 周亦菲

「叫她不要再給我帶便當,她還是要一大早起床做便當,明知道她會很失望,出門前,我還是放到冰箱去」,前幾天和好友聊天,好友忍不住細數邁入初老的媽媽狀態,即便兒女已成年,母親的照顧責任仍扛在肩上。我和好友忍不住感嘆,完美媽媽形象像是孫悟空的緊箍咒緊緊跟隨母職,不僅時時刻刻自我審查,也受到外界監管。

面對成年兒女,媽媽該如何保持距離?photo credit:flickr@solarisgirl CC BY-SA 2.0
面對成年兒女,媽媽該如何保持距離?photo credit:flickr@solarisgirl CC BY-SA 2.0

初老媽媽與成年女兒的距離

由於女兒剛成為社會新鮮人,仍住在家裡,經濟能力獨立,可是,在生活照顧上,我持續在調整與女兒的距離;對於始終鼓勵兒女自主自立的我來說,如何扮演好媽媽推手的角色,好友與母親的互動,不免引起我的關心與好奇。

為就近照顧逐漸年邁的父母,未婚的好友近幾年的事業重心從外地轉移到北部地區,並且與父母同住。在外居住多年,早已學習打理個人一切生活事務。好友搬回家後卻發現,媽媽每天固定到她房間報到,為她整理房間,維持整潔乾淨,「有一次發生很糗的事,早上出門太匆忙,我竟將情趣用品放在床頭,回家一看不見了,枕頭底下也沒有……」原來好友媽媽毫不動聲色地將情趣用品放入衣櫃內,事後也悄無聲息沒有對女兒提起隻字片語。

提醒媽媽許多次不要整理房間,媽媽依然故我的好友開始說起便當故事。好友說,由於家裡開店做小生意,從她上小學需要帶便當以來,配合她不吃隔夜菜及重複菜色,媽媽每天早晨5點多起床,做早餐及孩子的午餐,送孩子上學後,媽媽便到一樓開店,等爸爸吃完早餐顧店後,媽媽便出門採買,回家煮午餐後換她顧店,爸爸吃午餐同時午休,爸爸午休起床,換媽媽煮晚餐、等孩子放學回家,接著做家事,就這樣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直到兒女成年。

付出與接受的掙扎

近一年來,好友因工作忙碌,為節省中午外出覓食時間,遂將前一晚的剩菜裝便當帶到公司吃,不料媽媽發現後,知道她不愛吃隔夜菜,又開始早起為她烹調便當菜;好友又常為了外出開會,中午難以按時進食,逐漸拒絕媽媽的好意。

在這做便當、拒絕的一來一往之間,好友隱約發現,面對女兒說「不」,拒絕了她的付出與照顧,媽媽好像失去了自己的位置,出現一股焦慮感,「不再關注女兒的需求,還是媽媽啊!可以自由去發展個人的社交圈與興趣」好友期許經濟無虞的媽媽自此卸下沉重的照顧角色,和爸爸只要專心顧好自己的身體健康,不再為兒女生活事務煩心。

想起不久前,為了讓職場新鮮人的女兒能有充沛的體力迎接新工作新挑戰,我不免為家人做早餐時也多做一份屬於她的餐點。然而,做早餐時卻多次在內心上演小劇場:「女兒已成年,我還要繼續為她打點這一切嗎?我不做,她沒吃早餐去上班,我可以忍受嗎?阿公阿媽看到我沒做早餐給孫女,會不會說我是狠心的媽媽,只顧自己吃?我該如何鼓勵女兒自己做早餐……」自認不是完美媽媽的我,可以不顧女兒的房間整潔與否、可以忽略女兒有沒穿著體面的服飾、可以不計較女兒是否分擔家用,可是,相較逐日進入老年的我,孩子的未來還有長路要走,我不該再多付出一些?說實在的,我還沒有確切答案;但肯定的是,到老、到死的照顧勞動,我的身體不完全屬於自己的。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