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同性婚姻,台灣社會要學會的事

by Josefa

對著一個女人說妳太太……很難嗎?

答案是,很難。

Photo by yoav hornung on Unsplash

妻妻配偶稱呼,從太太說起

在台灣,如果不是對於彼此的配偶有相當的熟悉,在對話中想要問候時,還是會使用稱謂。中文雖然沒有名詞動詞形容詞陰陽性的問題,但比較親切不見外的稱謂如「先生/太太」、「老公/老婆」、「尢/某」都是有性別對照的名詞。

雖然他是你的朋友,雖然他可能也支持同性婚姻,但他也有可能說不出口。

第一次的經驗是在出國保旅遊平安險的櫃檯。太太送我去機場,這是我結婚之後的第一次出國,因此需要變更我原本留存的受益人資料,我在寫保險資料的時候太太就在我旁邊,因為我有點忘記他的身分證字號,還轉頭問了他確認一下。填完之後只見業務小姐親切的覆誦資料,但唸到受益人那裡卡關:「呃,所以,您是要把受益人從母親改為……呃……您的……呃……先生?」

我看著她有點手足無措的臉,點點頭。其實,關係上我寫的是配偶,她可以照唸啊,我揣測著她的心思,可能覺得「配偶」太正式、太不親切、但又無法對著一個女人的臉說「妳太太」,只能遲疑地說「妳先生」。

第二次是認識很久的保險業務員,我在我太太沒有註記也還沒有結婚之前,就有部分的保險受益人填寫對方,但實務上只有親屬可以取得死亡證明,為了避免麻煩,我們依業務員的建議將一部分受益人填寫自己的父母,不過因為現在結婚了,所以想要變更對方為受益人。雖然我沒有正式對我的保險業務員出櫃,但當時在寫受益人的時候,我的確曾經跟他說明過,我和這個人的關係不是普通朋友。

太太就是太太,不是超級好朋友!

在電話中我是這樣跟他說的:「我最近跟N結婚了,所以我們的保單要變更受益人。」電話的那頭他非常開心的跟我恭喜,覺得我們認識這麼多年,很替我們開心。

見面時在填資料時,他忽然小心翼翼地問我們:「那可能要請教一下,你們現在的關係,在死亡證明的取得上……會有困難嗎?」

我在內心裡嘆了一口氣,原來,對於不熟悉這個議題的「一般/異性戀」大眾而言,其實並不了解同性婚姻的意義。所以我拿出了我的身分證,指一下配偶欄跟他說:「我們的關係就是配偶啦,所以不會有問題!」他看了之後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但即使如此,在後來的對話當中,當著我們的面,他也還是講說:「像你們這樣為自己的『超級好朋友』著想,實在很難得」,卻說不出「太太」二字。

第三次是我的朋友在問起我太太的時候,用了:「今天你partner會來嗎?」我瞬間覺得有趣,因為他平常不是個講話習慣中英文夾雜的人。所以我開始回憶,到底有沒有人對著我稱呼他「你太太/你老婆/你某」。答案是,只有一位婦運健將和一個會講中文的西班牙籍外籍配偶朋友對我這麼說過,其他的母語為華語者、台語者,都沒有過。當然,如果是朋友的話,因為我們交友圈重疊性很高,大部分都直接稱呼名字了。但不熟悉他的直同志朋友、經常面對客戶身份關係的保險業務員,看起來也不知道怎麼稱呼,是不是因為其實我們還在了解同志婚姻是什麼、還不習慣、有一點「說不出口」呢?

我想,平權法案過後,這個世界的適應可能還需要一點時間。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