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佛斯/離婚後,女人是什麼?

by 迪佛斯

當聽到前夫有離婚的想法,我了解他不是輕易改變自己決定的人,所以第一時間我想到的不是挽留關係,而是——我要找房子。因為我知道,接下來即將要過不一樣的生活了。

迪佛斯的一人早餐。迪佛斯提供

很多女性離婚,可能會選擇回「娘家」 跟先生分居冷靜一陣。但留台10多年生活的我,在台灣沒有任何家人也沒有「娘家」,加上香港情形也讓人充滿焦慮,更沒有「退路」可言。

既然不能退,那就只能向前看。

遭質疑:一個女人為什麼要找房子

大學之後,我就開始離家獨立生活。10多年來搬過不同地區、形態、大小的房子,所以搬家對我來說駕輕就熟。只是沒想到,一個離婚女搬家,還是有點不一樣的。

以前可能會有人跟你討論、一起去看房子、住屋的需求也要考慮到別人的需要。但現在只有我一個人,我到底需要什麼?有多少預算?想要住怎樣的空間?全部都要靠自己思考。幸好我的朋友們都很願意協助,紛紛幫我找尋合適的房子,也願意抽空陪我去看房子。

雖然很多人都有找房子的需求,但有些房東看我一個女子要住時,仍然會毫不客氣問我:「你為什麼要一個人住?」我誠懇地告訴對方:「我離婚了要找一個人生活的地方。」對方彷彿意猶未盡,拼命追問離婚的理由;也有房東覺得離婚女不夠穩定,不願意把房子租給我;更有遇過質疑我一個人為什麼要租這麼大地方的房東!

來台14年,家當都在台灣,難道我不能住得像人一點嗎?離婚女就不能擁有自己的一個家嗎?

就在總總刁難中,我的朋友向我伸出援手,願意把一個空房子租給我,更符合我的租屋預算、搬遷日期等需求。大家對我這個外國離婚女的關愛和支持,真的刻骨銘心,永生難忘。

Photo by Wolfgang Hasselmann on Unsplash

一個房子、四把鑰匙和十年習慣

雖然我很熟悉打包和整理空間,搬家的箱子在一週內已全部拆封就位,新傢俱也陸續到齊,家的輪廓漸漸成形。然而我發現自己即將要面對的是,10年來跟別人生活的習慣,如何改變為一個人的生活?

我最先發現的事情是:啊,現在忘記帶鑰匙時是沒有人可以幫忙我開門, 再也沒有任何人可以「理所當然的」給自己依賴,只能靠自己生活下去了。所以我第一時間給自己打了4副鑰匙,放在不同地方,以防萬一,也時刻提醒自己出門前要記得備好鑰匙。

然後我又發現,現在我不用再趕著下班買菜回家煮飯,多出來的時間到底要做些什麼呢?以前跟朋友約聚會總會掛心對方的晚餐,邀約回家又怕打擾對方,現在也不需要報備或有任何芥蒂,喜歡幾點出門都可以,想邀誰來家裡都可以……看來有很多新的發現,也有很多的自主權重新回到手裡。但是生活,總是有很多小地方會勾起很多過去共同生活的回憶。

例如以前買食材時總是想到對方愛吃的食物和口味,份量總是以2人來計算,現在必須重新學習採購和規劃,也重新認識自己愛吃和想吃的食物是什麼;以往家裡總是需要開冷氣、開燈,那是因為對方的需要,我自己可以接受開窗戶嗎?我需要的明亮度、燈泡顏色,到底又是什麼呢?在迎向自由新生活的路上,每個選擇都連帶著對自己生命負責任的功課。

讓空間重新成為自己的家。Photo by Logan Nolin on Unsplash

為自己重新定義,才能讓空間成為自己的家

在面對離婚的路上,我真的很幸運得到很多新舊朋友的幫忙,他們都希望我可以盡快走上新生活的軌道。另外,因為房子對我而言不只是住處,而是我的家,所以我花了很多心思和時間去認識和照顧房子。這段期間,我特別喜歡療癒師Ranra跟我說過的一番話,其大約的意思是,我們不是一味要追求讓房子變成怎樣的狀態,而是要先去辨識自己是怎樣的一個人。這個點弄明白了,你就自然知道自己要生活在一個怎樣的空間,空間才可以依你的需要去形塑,這才會成為最適合你的空間。

這一段話對我影響很深,因為這麼多年來,大部份時間都在照顧別人的需要,也太習慣依對方的想法思考生活中很多不同的事情。到底我是什麼?我需要什麼?好像慢慢被自己壓在心裡的某個角落,不見天日。

在療癒師的協助下,我有機會重新認識自己,也帶著這個自己,重新認識我新的空間和心的空間。

了解更多迪佛斯的失婚誌

觀看次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