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每個在原生家庭傷痕累累,卻仍好好愛自己且活著的孩子們

by 梅

母親放任兒子對妹妹們的身體侵犯,只因為擔心失去兒子

曾經,有位身為母親的人,極端縱容獨生子,即使兒子為非作歹作惡多端、欺負弱小,仍然極力掩護遮蔽其罪行,為了怕失去兒子,甚至不惜犧牲家中其他的女兒們的未來,也在所不惜。

疼惜在原生家庭傷痕累累仍努力活著的孩子們。Photo by Arno Smit on Unsplash

曾經,原生家庭的重男輕女觀念,讓這些不被期待出生「賠錢貨」的女生們,成為家庭權力結構下最弱勢的一環,不知如何才能正常成長,看到生命的未來曙光。

曾經,女兒們在成長過程中,面對家中不斷被兄長身體侵犯的情況,曾經向母親求援,只不過想在家庭舞蹈中不被繼續踐踏,卻只得到母親毫不處理的作為,刻意的逃避、敷衍與忽視。

曾經,母親只擔心獨生子是否會出事坐牢,卻又毫不積極作為,不斷放任兒子恣意而行的擴張權力,與侵犯周圍弱勢女兒們,完全束手無策,因為母親念念只擔心失去唯一的兒子,那是母親生存的意義所在。

曾經,女兒們在成長中,沒有父母的照顧,沒有家人的保護,還要防範長兄暗中的狼爪,在夾縫中求生存,心中充滿恐懼與害怕無奈,因為母親不相信兒子會做壞事,還指摘女兒亂講話,讓女兒們不知到底能向誰求救,到底還能相信誰?

為討母親歡心向兄長道謝的女兒們健康亮起紅燈

曾經,在這個從小戀戀依附的家庭,卻也是個弱肉強食、殘酷隱忍的家庭中,這群孩子們慢慢成長了,兒子狂妄驕傲,但每個女兒卻都變得自卑害怕:有的女兒中途逃家出走,有的女兒因為家人從來沒重視過自己,也就自我作賤,不斷糟蹋自己。還有個女兒只能拼命努力,不得不讓記憶解離,完全遺忘幼年那段痛苦的創傷回憶。

「我.活著」性侵害創傷復原之路「從 #Me Too 到 #I Am」作品:突破。桃園市助人專業促進協會性侵害創傷復原中心提供

曾經,在這群孩子長大後,雖各自為家,這個母親因極度重男輕女的私心,每逢三節,還特別以兒子的名義,送禮給女兒們,並要求女兒好好答謝兄長,以表達對兄長的照顧,極力推崇鞏固兄長在家庭中的地位,只因為兒子是母親老後的依靠,信仰母以子貴的虛榮。

曾經,長大後的女兒們,因為從小多麼渴望得到母親的肯定,一直也遵守母親的叮嚀,收了母親以兄長名義送的禮物,也遵守母親叮嚀,一再要和哥哥道謝。之所以選擇不斷地向幼年曾經侵犯過自己的兄長致謝,只為不讓母親為難,也想討母親的歡心。

後來,這群女兒們因從小就自卑自責覺得羞恥丟臉,從小曾經被犧牲而無依無靠,失去人生最基本最重要生存所需的安全感。還要長期與幼年曾經侵犯過自己的兄長共處,女兒們因精神壓力,紛紛健康走下坡。

後來,有個女兒面臨健康不斷亮紅燈,幾乎走不下去。終於決定每逢三節不再收這種禮物:那個偏心的母親以兒子為名義代送的禮物,女兒也終於不必聽命於母親的話,不必再口是心非,奉母命要向兄長道謝。因為這個從小不斷侵犯自己身體的兄長,不僅是個不值得道謝的人,而且還是個危險的人物。人如果一直向侵犯過自己的人道謝,最後勢必精神崩潰。

九死一生的女兒為保全自己決定離開熱鍋般的原生家庭

後來,在九死一生後,這個女兒斷然與這個原生家庭保持距離,因為這是個會傷人的家庭,人總得先保全自己,才能走下去,只要好好活著,只為了希望自己未來還能有健康正常的機會。

後來,這個女兒決定不再謝謝兄長、不再謝謝母親,不再謝謝原生家庭,能夠長大之後,這時只需要謝謝自己!在原生家庭風雨飄搖的危險中,能努力存活下來,在不安全的家庭中掙扎成長,是一件多麼不容易的本事啊!

後來,這個女兒決定應該送禮物的對象,其實是給自己,應該向自己好好道謝。這一路以來,自己成為自己照顧者,感謝一路以來撫慰自己孤單寂寞害怕自責恐懼的無奈與艱辛的自己,是的,該謝謝的是還堅持還活著的自己。

好好愛自己且活著,終能看見外面不同的天空。Photo by Ash from Modern Afflatus on Unspla

女兒鼓勵同為家內受傷的孩子:只要好好愛自己必可看見外面不同的天空

後來,這個女兒告訴自己:早該離開熱鍋般的原生家庭,要慢慢遠離走過原生家庭創傷,沒事了,孩子,你是值得被愛的。

後來,這個女兒也希望以自己的經歷,鼓勵更多類似在家內受傷的孩子:是的,你一定也能走過原生家庭創傷,並且讓自己更堅強,只要好好活著。

後來,這個女孩想告訴其他孩子:無論碰到多麼不公平合理的狀況,人都還是有選擇的。父母無知會犯錯、家人越界會犯錯,但在其中的孩子不必承受這麼多無理的羞恥自卑慚愧自責,這本不屬於自己的,錯誤的羞恥就還給犯錯的人吧!相信人生最終的正義也許會遲到,但永遠不會缺席。

親愛的孩子,只要活著就有希望,生命就像一條圓圓的山路,當我們走的路的盡頭,就會發現彎的路又直了。只要能活著,只要好好愛自己活著,走過原生家庭創傷的荊棘,慢慢長大,有一天必定可看見外面有不同的一片天空!

加油吧!以此致敬每個在原生家庭受傷累累,卻仍願意好好愛自己且活著,仍然選擇匍匐努力前進的孩子們!加油!

(本文由桃園市助人專業促進協會性侵害創傷復原中心授權,轉載自「我.活著」性侵害創傷復原之路「從 #Me Too 到 #I Am」作品展。小標由網氏編輯,原標題「活著,走過原生家庭創傷」)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2 Comments

  • m

    我的母親已高齡78歲,至今仍常常怨嘆自己母親的重男輕女,放任長子性侵大妹(母親)。之後的自暴自棄讓她一生坎坷。

  • admin

    Hi, M,您好。很不捨令堂童年至今的創傷!衛福部委託民間組織在部分縣市提供性侵害被害者創傷復原中心的服務,您不妨與令堂討論,若需要可尋求住家所在的組織協助。連結在此 https://tinyurl.com/2tus6s8h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