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女體,何必恐懼?

by 波莉-艾茉莉

當我走進一棟以紫色為基調的建築物,在此進進出出的絕大多數是女性,登上二樓,走進一間不大也不小的展覽空間,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座引人注目的女體石膏雕像,命名為「生命之源的訴求」。這座女體,乳房有些下垂,小腹堆積著脂肪,沒有多加工的石膏表面,樸素自然,看得出來是個歐巴桑的女體,陰道口垂著一條紅線,讓人可以把紅線往下拉出,剪下一段,在紙片上寫著看展心情,將紅線穿過紙片上的小洞,以祝福的心情,將這張回饋的卡片,綁在另一個命名為「裸體身分證」的作品上。

直視女體之展

陳孟珩作品,左為「精子向前衝」,右為「操之在我」。主辦單位提供
陳孟珩作品,左為「精子向前衝」,右為「操之在我」。主辦單位提供

「裸體身分證」顧名思義,一張大大的海報上有著跟國民身份證相同的版面,只是「國民」換成了「裸體」,「大頭照」則換成「裸體照」,想想,國民身分證象徵著什麼呢?就是國家對一個合法公民身分的認可,沒有身分證,權利是不完整的,政府也不承認你是這個國家的一份子,因此,「裸體身分證」就是希望國家能夠訴求裸體、天體的合法化。

在雕像的兩旁,擺放著兩張可愛的小圓桌,桌上安然擺放著幾個女性陰部翻模的石膏作品「可以吃嗎?」,女人雙腿打開的中央,正是大部分人生命的出口,每個女人的陰部因不同的身材,有不同的大小,每個陰部表面形狀也不相同,有的看得見陰蒂,有的陰唇小巧可愛,有的充滿皺摺,作品說明寫著,不要再用汙蔑的字眼對待女人的陰部,女人的陰部要求被欣賞、被珍愛、被正視而不是總被遮掩。

如果妳能夠在藝術家在場的時間前來,關於女體雕像還有好幾個不同的作品,有時候能夠看見陰道口緩緩滴著紅色的液體,就如同女人的經血,女人每個月的經血大多時候只有女人自己看得見,對於會流經血的女人還有各式各樣的禁忌,但透過「生命之泉」,女人流經血的畫面光明正大的要被看見,甚至希望透過民眾接收、喝下從陰道口滴下的紅色飲料,直接衝擊我們習以為常對經血的排斥態度,並不是因為經血可以喝,而是因為飲食代表著令我們想望且接受的東西,而經血卻被我們排斥,將排斥的東西轉成接受的東西,感官的衝擊相當明白而直接。

阮仁珠作品「陰道書寫」需由雕像陰道拉出紙條並大聲朗誦上面的詩句。讀者提供。
阮仁珠作品「陰道書寫」需由雕像陰道拉出紙條並大聲朗誦上面的詩句。主辦單位提供

另外,「陰道書寫」則是從陰道口拉出寫滿詩句的紙條,就像每年V-DAY的「陰道獨白」那樣,紙條上的詩句也充滿著身體經驗的呈現,連精子也要為自己發聲。民眾得自己從陰道口拉出紙條,唸出詩句,從行動中體會作品的精神。

裸體創作試圖突破身體限制

事實上,這是一場三位女性藝術家的聯展「高雄人體史畫(話)展」,包括人體畫、行為藝術與立體造形,展場的三面牆上,掛著資深畫家吳素蓮的早期人體畫與近期的觀念創作,還有陳孟珩針對生育議題的立體造形作品,也很有意思,只是靜態的展覽,不如充滿民眾參與精神,以及充滿衝擊性效果的行為藝術作品來得搶眼。

原本,行為藝術家阮仁珠還有一場現場表演「腺嗩」,標明會裸體演出,並會現場管制,結果卻因為場地主管機關認為「公家場地不宜裸體表演」,主辦單位得知藝術家相當堅持裸體,因而決定取消,反而造成阮仁珠更大的反彈,乾脆在婦女館大門口以原作品裸體抗議!

公家場地真的不適宜裸體嗎?那麼文化中心、美術館、國家戲劇院這些公家的藝文場地,是否也該禁止以裸體呈現藝術呢?「公家場地」這樣的理由,我會認為這只是主事者對藝術創作的不理解,加上自身無論在女性議題或政治考量上的保守心態,所作出的牽強理由而已。另一方面,這也反應某方面社會對裸體的態度,因而更加突顯了這個展覽企圖突破社會大眾看待身體的態度。

禁裸體?管控女體?

阮仁珠的女性陰部翻模作品「可以吃嗎?」
阮仁珠的女性陰部翻模作品「可以吃嗎?」主辦單位提供

社會對裸體的禁忌,主要展現在對女體的約束控制,女體要被遮掩,否則會引起(男人的)性慾,或讓人覺得放蕩、不莊重,以及對某些女體的不可欲及厭惡,一切對女性裸體的禁忌,都出於父權社會對女性的控制以及要求,青春的身體被鼓勵或默許裸露,因為那符合大部分人對女體的慾望,除此之外的女體則不應該裸露,就像這次的裸體行為藝術,就連有些女人都議論著這麼醜的身體為什麼還要露?甚至懷疑藝術家是不是本身心裡有問題才會這麼做?

就連這個展覽應不應該分級參觀,也成了一個問題,反觀開幕記者會當天,展出者吳素蓮就帶著外孫及畫友一家人現場裸體寫生,大人小孩一同畫人體所要傳達的重要意義,正是所有人不分男女老少,都應該也可以培養健康看待裸體的觀念。裸體可以是藝術創作的載體,也可能是訴求理念的媒介,並不是只有在情慾的情境中才會有裸體,因此,怎可能碰到裸體就需要分級呢?這種反應只是更加證明,我們對身體經驗的感知有多麼貧乏?多麼需要學習?

幸好,民眾的反應並不像公務員們那麼搞不清重點,據說有許多家長帶著孩子前來參觀,也有很多從來沒踏進婦女館的男性朋友前來。家長們很肯定透過藝術展覽有機會讓孩子認識身體,男性朋友也許事前有些遐想、好奇,但是展覽內容完全不如想像中的刺激,反而讓他們有機會接收到各種站在女性立場為身體發聲的創作概念。至於那些讓人覺得衝擊性、前衛又新鮮的行為藝術,想必有些人的確會覺得怪,但也有人覺得有趣、感動,或沒什麼吧。

由雕像陰道剪下的紅線,成為回饋卡片的祝福線。讀者提供。
阮仁珠作品,由雕像陰道剪下的紅線,成為回饋卡片的祝福線。主辦單位提供

現代藝術的發展,除了結合多媒體以外,也逐漸看到偏重地方文史或具有社會意義的創作,像是今年台新獎年度視覺藝術獎「植物新樂園:從菜園中誕生、河岸阿美的物質世界」就是一個藝術切入社區,參與原住民文化保存延續的作品。除了社會議題之外,也有越來越多作品將觀眾參與互動的層面也納入。就像「高雄人體史畫(話)展」中,阮仁珠的作品就處處充滿要與民眾互動的內容,甚至可以說,作品的完整呈現,民眾參與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從她發出的抗議聲明(堅持原創裸體演出  豈能容忍公警打壓)中知道,從開展以來,她的作品屢屢遭到修改,除了不能裸體,就是不能讓民眾參與,光這兩項就足以說明她的原創作品遭到修改破壞,加上最後臨時被取消裸體表演,這就不難理解,最後她採取更激烈的裸體抗議,突顯她堅持原創作品要被尊重,且無法接受藝術創作自由受到侵害。

公部門鼓勵女性創作需要藝文涵養

說到頭,場地主管機關設置了一個展覽空間,使用辦法上聲明「為鼓勵女性議題之創作,增進社會對女性才能之肯定,充分利用展示空間,發揮本館特色……」卻在場地管理上缺乏藝文概念,不了解藝術創作,更不知道什麼叫做女性議題之創作,並不是女性作為創作者的作品就能夠稱上女性議題創作,頂多是鼓勵女性參與藝術創作。

如果根據聯合國CEDAW公約第五條,要求締約各國應採取措施 改變男女的社會和文化行為模式,消除男尊女卑觀念、偏見或習俗,在台灣首份國家報告當中,也寫到為了消除文化上的性別偏見,在藝術方面以現代藝術與女性觀點重塑女性傳統形象。

光就以上兩點,對照這個展覽中,種種作品並不單純只為了藝術創作,更是為了試圖轉變文化傳統對女性身體的看法,充滿女性意識。只可惜場地主管機關的不理解,也恐懼成為「前衛」的政府機關會招致民意反彈、影響更上層長官的形象,再加上主辦單位最終選擇跟政府立場靠攏,採取保守之姿與藝術家劃清界線。或許三方到最後有許多不愉快,只是,這個事件也突顯出一個更大的問題,高雄市設置「婦女館」究竟是以怎樣的態度在經營?維持經營運作的相關人員究竟有沒有婦女、性別方面的專業度?還是只是一個空間?宣示高雄市很重視婦女,給女性朋友一個專屬的公家場地?但不希望裡面有任何具爭議性的議題發聲?但是,婦女人權與性別平等的道路上,永遠都有正反意見不同的聲音,端看主事者的專業認知程度、判斷力跟承擔力吧!

延伸閱讀:

堅持原創裸體演出

豈能容忍公警打壓

觀看次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