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媽媽面對升學主義的心情

by 陳裕琪

前言:對威權教育體制充滿想法的大兒子參加國中基測後,卻換來週遭朋友恭喜連連、稱讚兒子厲害,令裕琪哭笑不得!於是發出一封主題為「請不要再恭喜我,他也早就厲害」信件,陳述對扭曲的教育體制、升學主義的控訴。

最近遇到人,最常聽到的一句話,不是:「恭喜你!」就是:「你兒子好厲害!」

請不要再恭喜我了,因為我既沒有中獎,也沒有發財,都這把年紀了,也不用考試升學了,更別說結婚生子,何來「喜」可恭?喔, 是恭喜我家兒子呀?那找他「恭」去!

問題是,恭喜什麼事?又厲害什麼事?若是恭喜他,好不容易念完國中三年、考完屠宰場似的基本學力測驗、還對成人社會抱持寬容的態度、還對學習充滿興趣、對世界充滿好奇、還有勇氣繼續升學,那今年即將畢業的國三生,往年已經畢業的萬千國中生都該值一個「恭喜」!

Photo by chiang
Photo by chiang

另外一句:「他好厲害!」才真正傷了我的心:我早就常常覺得他好厲害,而且我以為你們大家都早就知道, 他好厲害; 為什麼最近你們要一直說他好厲害,說時的神情好像是才剛被雷打中,才剛確認這回事。而且,那個雷劈的,把少年的世界切成厲害和不厲害;更恐怖的,把父母分成成功和失敗;把學校分成明星和二流……

請不要再恭喜我,他也早就厲害。

信件發出去後,結果有朋友寫了回信,好像顯得我太「不識抬舉」。

我想說明一個母親的心情:

我的威威念國中三年,參加一個幾乎是他在三個月之前決定不想「隨之起舞」的「蠢」「升學專用」的「基本學力測驗」。這個孩子,一路成長過來,我有幸陪在他身旁,他對知識的執著,時常令我佩服不已;十五歲的他,更關心周遭事物,對教育現況的體認是深刻難耐的。我時常覺得他不但學會一套「在校自學」的模式,甚至懷疑他留在學校是為了從事「教育改革」:週記上,經常臧否體制,時時發動「小型革命」,也曾對老師說「若不願向體制低頭,有困難,我願誠心誠意與你談一談」。我必須承認陪伴這樣的孩子(其實是兩個),是隨時「驚心動魄」的。

然後就在基測揭曉之後,彷彿孩子的世界被切成兩類,孩子本身被切成一小片一小片(所以我說:那屠宰場般的基測呀)。才幾天的功夫,我實在害怕出門(雖然我的大部分好友的你們,是了解的,是真心替我開心,開心我家會有個無憂無掛的長假期(弟弟也要開始自學了)),害怕看見令人心痛的受傷的孩子臉孔,害怕看見使人不可理解的大人顏色。

學校裡大人,家裡大人,你們孩子在球場上,持球、轉身、扭腰、上籃時,你有在場邊嗎?你有大聲喊:「帥呆了」嗎?孩子在你身邊問為什麼,又問為什麼?你有蹲下來耐心的回答嗎?孩子「不聽話」的要去闖一闖時,摔跤了,你去扶他了嗎?孩子拿回來的考卷99分,你對他說什麼?

還是,任何學習都要用結果論:只會打球有用嗎、不要問、不要煩、「你看吧,就不聽話」、為什麼錯一分……(父母,沒有過程,孩子怎麼會長大?)

謝謝你們,為我、為威威高興,但是「恭喜」太沉重!

就是為了這一句「恭喜」,大人把小孩變成私人財產;就是為了這一句「恭喜」,學校不再辦教育,一心追求「升學業績」,父母的慈愛、父母的教養變成「有價的」,可以交換的。

我害怕出門,害怕看見令人心痛的受傷的孩子臉孔,害怕看見使人不可理解的大人顏色。

孩子剛考完基測的大人,有一種類,看到我把我拉進身邊,有時傳達的是「戰勝國」的驕傲、有時竟說出「范進中舉」的話來(關於我們的社會把應該是基本知識義務的升高中職視為「科舉考試」的悲哀,改天再議 );另一種類,(我要能閃躲,我絕不想遇見)先是一句「酸的牙根都腐的」恭喜你呀,再是自艾自怨:小孩笨呀、自己失敗呀、命苦呀……接著用喪著一張臉來掩飾自己認定的無顏無面的無法填補的那顆虛榮心。

套句我兒子說的話:你們這些可悲的大人!

殘酷的教育體制、扭曲的社會價值觀用最暴力的方式戕害還有許多夢想的15歲的孩子,從此人被一分為二……

寫到這裡,我的淚水簌簌流下;希望我能做些什麼!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