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災難裡看見的人性問題

by 流浪小貓咪

3月11日(2011)下午3時,我透過網絡得知來自日本東部九級地震的各種消息。我看著新聞非常擔心和焦慮著日本的人民,以及核災對全世界的影響。看著這些來自災區的訊息,我不斷的跟自己說:「這個世界為何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了?」

災難發生後,我開始在網上飛快地尋找相關的新聞和訊息,並透過臉書把大量剪報和防災資料傳達給各地區、城市的朋友。當我知道台灣即將會受到日本大地震後的海嘯影響後,我一方面收到大量海外朋友對我的問候和關心;另方面,我拼命地在辦公室打電話聯絡花東及基隆一帶的朋友,希望他們可以儘早作出防禦。我雖然沒有經歷過海嘯,但從印尼、紐西蘭、智利的大海嘯歷史裡,我知道,人站在十尺高的巨浪前幾乎是沒有任何抵抗能力的!花東的朋友接過我的電話後,自發的趕回家接小孩,趕緊通知其他還沒有看到新聞的朋友、相約一同跑到高地避難……我從電話筒裡頭聽見的,是背景吵雜但充滿人情、溫心的問候和通報聲音。一時間,我發現,我除了能為他們乾著急,好像我能做的事情真的是太少了!

澳洲墨爾本為遭受海嘯、震災的日人祈福。Photo by Takver
澳洲墨爾本折紙鶴為遭受海嘯、震災的日人祈福。Photo by Takver

於是,我便開始問同在一個辦公室裡的同事有沒有需要打電話通知親友有關海嘯的消息,以及他們親友的情況。他冷冷的回應說:「我有看到新聞丫,嘩,那些洪水真的很噁心。但我沒有朋友在這些地方,而且台灣從來就沒有海嘯,就算有海嘯也不會很嚴重。而且,台灣跟日本距離那麼遙遠,怎麼可能會有事。再說,若真的有事,我打電話給他們也不會有用。」

我聽畢他的話後,整個人陷入一種生氣和無奈。「噁心」、「不會有事」、「跟我們這裡沒有關係」?我覺得這些話語背後,彷彿是人們日常生活中常常出現的「僥倖心態」。沒想到,在災難發生的時候,人們依舊以這樣的法則生活著!雖然,我覺得他的回答在這樣的情況下顯得很有距離感,但畢竟大家都是同一個辦公室裡的人,我覺得我有責任把我所知道的告訴我身邊的人!於是,我簡短的告訴他我從youtube上看到的模擬海嘯實驗的情況,以及歷史上曾記載台灣至少發生過六次海嘯,每次死傷都很嚴重的事情,希望他可以明白現在的情況是很不樂觀的。

他沒有理會我的解釋便回頭去工作。過一會兒,他看到新聞後跟我說:「唉,他們(花東及基隆一帶市民)真好,可以放海嘯假。我也好想放丫。」我聽完當下對他那種「冷血」動怒起來!我心裡想著:「天丫,這不是說放『海浪假』丫!」我立時回應說:「我寧可一輩子都不要這種假期,海嘯是很可怕的東西咧!」我的同事倒反應很快的說:「你那麼害怕,那你不要回家好了,這大廈那麼高,海嘯來也不會有事。」

我是一個香港人,一個生長在甚少發生地震地方的人。我當天離開辦公室後,心情一直很沉重。我在問自己:「是我因為太少接觸地震而太敏感災難,抑或是這個世界的人太冷血?」我想起了魯迅筆下《藥》的故事。故事說及在一個鄉村裡,鄉人迷信說溫熱的血饅頭,是治療當時癆病的特效藥。一個父親為了醫治他小孩的癆病,買通劊子手,在刑台前拿著饅頭焦急地等著劊子手趕快處死刑犯,好讓他可以去沾死刑犯的鮮血給孩子吃。我從來沒有想到,在廿一世紀,這種冷血的情境,竟然是不斷地上演著!而且,因為我們對自然的無禮、對災難或疾病的無知、對生命的不尊重,正正使得這場災難越靠近我們每一個人,以及更為一發不可收拾的嚴重!

今天,當人們不斷在指責上天給予大地一場無情的世紀,甚至千年的大災難時,人們有否放下天災的藉口,好好從自己那種「僥倖心態」以及「冷血」反思到這是人類自己造成的「人禍」!?

想瀏覽更多流浪小貓咪文章:

相關網站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