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昏青春戀

by 紀餘

高鐵準時在06分到達。我背上背包,拖著小行李箱走出車廂。隨著人潮上電扶梯,插進車票刷出站。出口,再下電扶挮,看到她站在車旁,望向這邊,我對她笑笑,走向她。她開了後車箱,將行李放進去,我坐進前座,邊綁安全帶邊說:「妳坐在車子裏就好了,一定要出來等我嗎?」

Photo by abhishekjana
Photo by abhishekjana

「原來坐在車子裏,時間到了才出來」她發動車子,打著方向盤,駛進車道。

這是我們一週一次的相聚。回到小窩,一進門,鎖上、扣好,轉頭,吻我,我環抱她雙肩,回吻,笑笑,又摟了摟,才開始各自收拾。

兩個人面對面吃著合作煮的簡單晚餐,一菜一湯或一鍋麵,她不時站起來探身過來將唇印在我唇上,「吃飯配親親」還有「簡單又幸福」是她常說的話。

併肩坐在雙人沙發裏看著電視,不時妳抱我一下,我親妳一個,撫著面頰,撥著髮絲,看到滿頭黑髮中髮根處竄出的白髮,「再去補染」「常染擔心對身體不好」是兩人不同的看法。

靜靜地坐著,悄悄地說著話,當移身到床上時,她的眼裏已漾出異樣的眼光。俯身吻我,溫柔的唇,愛愛的觸感。「妳的臉在床上時比較好看。」我說。

「因為色色地看著妳。」她說。

「讓妳色色地看,是我最大的成就。」我得意地笑著。

她的手輕輕在我身體上遊走,我摸摸她的臉、鼻子、後頸。她探進衣服撫觸乳房,我的下體顫動著,嘴裏發出嗯、呀聲!她撫摸、探索我身體各處後,移到了陰部,溫柔地摩搓著,陰唇、陰蒂,來回撫弄、搔揉,我的哼啊聲更多又急,身體蠕動著,腰、臀、腹、背,隨著節奏扭動,啊~唉~嗯!奇異的感覺陣陣襲來,啊!舒爽微麻的波動傳到腳後跟,她的手指進去了,淙淙的水聲,「好好聽的水聲,妳好棒,讓我流了那麼多水」。抽送一陣後,放著不動,我感覺到收縮,一次又一次,彼此都不動,靜靜體會那種奇妙的感覺。

激動稍歇,「動得很厲害!」她小聲說,手指還留在我的體內,「有喔!我有感覺到」陰道的收縮讓我具體感受到愛慾,「好像吸住了我的手指頭」她另一隻手撫著我的胸,兩人屏氣靜聲細細體會,「還在動!」是她的呢喃。

「停經以後,性慾沒有減弱?」我再確認一次。

「沒有,妳正青春。」她肯定地說。

「我好愛妳!」

「我也是。」她翻身爬上我身,在我的大腿上磨蹭。我抱緊她的身,配合著節奏和韻律,互相擺動著,持續發出咿呀聲,體會另一種愉悅,同時幫她。深沈又厚重的呼吸,從她的喉嚨和鼻腔深處詠嘆而出,我更加抱緊她,知道她達到了高潮。

數年前,當我開始珍惜每個月一次的月經來臨時,它已經近尾聲了。我自己在想,有月經表示還不是很老,停經以後,是不是就沒性慾了呢?我遺棄了那個品質很差的婚姻,和兩人白手建立的家庭,正想享受性愛時,難道隨著月經的結束,再也無緣了嗎?我好哀傷,也是很大的遺憾。

我不甘心。30年的婚姻中,我不知道高潮是什麼?舒爽的經驗屈指可數,請他摸摸我哪裏,他不吭聲;完事之後,請他抱抱我,他翻過身就睡;後面幾年分房睡,他半夜進來,爬上床,射出之後,馬上起身穿褲子離開。我在做什麼?我是誰呢?

我開始思索,哪一天離婚時,我要如何不帶著怨恨過我希望的幸福快樂日子呢?已經花去的錢、青春歲月和力氣,再也要不回來,就算了,從現在起儘量少付出總可以吧!將心力轉而花在自己身上,投資自己,為自己增值。剩下的只有「性」這件事,他認為那是他的權力,我還在婚姻中,又同住一起,我知道我逃不掉,那就享受它,試圖從中找些好處和樂趣。

我開始從書上和網路中看點資料,認識自己的身體,將身體的感覺找出來。當年和「結婚」這件事連結的只有煮飯、做家事、侍奉公婆、帶孩子、一堆夫家的人和糾紛,「性」這件事,不會想到,更不去談它,好像只是應付他的需求,還有生孩子的功能。

我開始觀看自己的身體,撫摸它,用小鏡子照照自己的陰部,翻翻陰唇,看看裏面是什麼模樣?我從沒看過它。想辦法將身心弄得很愉快,準備好了,主動找他。我要什麼直接向他要求,或將他的身體當成讓我愉悅的材料,要怎麼做,自己來。嗯!真的比以前好多了,不再只當他洩慾的工具而已。這時候我知道「愛」和「性」是可以分開的,當我告訴那些保守的好友時,她們全都笑倒在地。

如此過了一段時間,隨著關係進一步惡化,這種沒愛的性我也不想了。我也探索到我愛的是女生,這是個未知的領域,加上頭髮都白了,要到哪裏找女友呢?

「因為和男人在一起受到挫折,才改愛女生」是很多人的說法,不是的,我也不想辯解,我的愛慾甘人家何事呢?獨處時,常常情慾高漲,看書、找網路、自己性幻想、DIY,老是慨嘆著,我那應該情況還不錯的身體,誰來用呢?只好自己摸吧!「肥水不落外人田」摸與被摸的好處都自己用。

遇到了她,我的身體感覺才被充分開發。兩個人加起來超過一百歲,我不知道我能引起她那麼大的性慾,她說我很美,聲音很好聽……,這是真的嗎?還是情人眼裏出西施?「是不是太老了呢?」

「不會,保養得不錯」在我身上四處啄吻邊抽空回答。她說我很會撒嬌,「我只對妳一個人撒嬌,只有妳看到」。

我和他爭吵得厲害時,有些親友出來調解,許多人要我用撒嬌的方法,「我不會撒嬌,現在感情不好了,更做不到」,原來我是會撒嬌的,只是要碰到對的人。

年紀大了,找不到伴了,NO,那個人一直在那裏,只是妳有沒發現?女人之間不必有性,NO;年紀大了,沒有性的需求,不是。我們樂此不疲,互相滿意,充分享受身體和愛情帶來的愉悅,離床之後,往往留下一灘濕的床單。更年期後的女人完成了育兒、奉老、工作等世俗的義務之後,要為自己活了,當然包括一直避諱提到的愛情和性在內。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2 Comments

  • Doris

    這篇真的非常讚!!!!!!!!!!!!!
    談的不只是女人與女人之間的性愛,更重要的是女人對自己身體的自主與態度!
    雖然”女人要有女朋友”蟬聯這麼久的第二名被打敗了,我有點傷心,但其實不難理解這篇文章是如何打敗它的!!!!
    期待作者可以給我們更多豐富的文章!!

  • 紀餘

    謝謝Doris的回應. 這是我這幾年的探索經過和心得, 沒想到會有那麼多人閱讀. 會的, 我會繼續寫, 一方面是我對自己身體的看法和對待, 同時我很願意分享出來, 希望我們這些歐巴桑能在情慾青春和愉悅之中同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