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T到婆的距離

小寫e口述,採訪:妙瑩、徐緩,記錄整理:妙瑩

高中畢業之前我非常恐同(homophobia,同性戀恐懼症),雖然從小我就知道喜歡女生這件事,可是我害怕跨越過去,不知越界的另一端將會變成何種模樣。

學齡前及國小階段,我很喜歡粘著姊姊,那種很女性化的女生,曾經著迷爸爸公司內一個看起來溫柔婉約的祕書,後來她結婚生子,我好失落,傷心了一段時間。

上了國中,不少拉子同學跑來向我come out,或者向我求愛,我不禁苦笑,我的外表真有這麼明顯嗎?我很害怕,為了要向週遭人證明我很「正常」,刻意地和她們保持距離。

高中時,慢慢清楚自己是一名女同志,喜歡班上一名女同學,並和她結為莫逆之交。這位女同學很有男人緣,我總是想盡辦法破壞她和男友的關係,她很生氣,始終不知道我的性傾向,直到高中畢業後,我才向她表白,無奈當時她已有要好男友,她答應試著和我約會,我們交往一個多月後,她便向我坦承沒辦法當拉子,當時畫面至今仍深深烙印在我腦海,她不斷不斷哭,擔心失去我這個好友,我整個人則呆掉了,療傷好幾個月,不久我們恢復高中時的姊妹情誼,她奉子成婚,我一手幫她籌辦婚禮,直到現在,我已調整好自己的心態,持續關心她、照顧她。

暗戀女同學的同時,我檯面上的男友一個接一個,直到29歲與一名鐵T(外形極具陽剛特質的女同性戀者)墜入情網之前,我一直是個生理處女,選擇交往的男性也是比較宅、自我約束力較好的那種,高中時陰錯陽差甚至與一名男同志交往。通常我和男友交往大多不超過半年,我總能預知他們接下來可能的舉動,可是和這名男友交往時,我總覺得怪怪的,因同為攝影社成員,多次去他家過夜,進暗房洗照片,啥事也沒發生,事後有同學告訴我原由,我才恍然大悟,這是一段很特殊的經歷。

Photo by spisharam
Photo by spisharam

在我們社會文化裡,期待女性步入異性戀婚姻,30歲是一個重要關卡,當時的我感情空窗,萌生結婚的念頭,甚至與一名新加坡籍男友論及婚嫁,就在這個時候,我愛戀上生平第一個鐵T女友,為了她,我解除婚約,留了下來。可是,她卻傷透我的心,愛喝酒,和一夥兒鐵T泡酒店小姐,不論是生活、金錢或感情都相當複雜,媽媽不喜歡她,要我在情人和家人之間抉擇。同居多年,我們吵架分手後,我才知道在我們交往期間,她同時劈腿8人,很諷刺的,談戀愛成了她的正業!

從小我就對婚姻失去憧憬,縱使爸媽很恩愛,我總認為自己不適合進入婚姻。30多歲媽媽開始生病,不斷催婚,她總認為一個沒有結婚的女人無依無靠會很孤單,為了讓她安心,我開始在gay朋友間找尋對象,結果一個個像是我的姊妹淘,裝不像異男,加上還要訓練許久,我覺得累,於是我在GL男同雜誌上徵友,沒想到真找到一個理想的對象,近40歲的他在金融業服務,家中有一老媽媽,知道他是男同志,並且予以支持。我們這對假情侶讓我媽媽看後沒多久,媽媽便過世,我也跟著落跑,至今仍對這位gay大哥感到抱歉。

爸媽相繼過世後,我像是獲得大解放,女友交了又甩、甩了又交,從T到婆都交往過,不負責任,不顧對方感受,就連劈腿也不怕伴知道,現在想來真是一段荒唐的歲月。

回顧過往,檯面上男友、親密女伴無數,可以愛T也會對婆動情,在我的經驗裡,情慾的流動是可以靠學習而來,從以前愛看長髮溫柔型的婆,到後來看日本寶塚歌舞團裡的女扮男、台灣歌仔戲裡的小生,使我愛戀上鐵T,這些都是我探索情愛的歷程,面對一段段失敗的感情與磨難,讓我終於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也才能和現在的伴相知相惜。

對我而言,找到對的人比什麼都重要,現在的伴是看到我的部落格而結識的,至今已3年多,我們同居在一起相處自在,彼此處處為對方付出,這份真情我十分珍惜。她未向她的爸媽出櫃,但我想老人家看在眼裡,每次老人家來住我們家,她媽媽總像叮嚀「女婿」般要我多多照顧她的女兒,還有一次她爸爸像是身家調查似的詢問我的爸媽職業、兄弟姊妹的情況,我認為這算是一種認可吧,也讓我和伴的關係更為穩定了。

(小寫e為作家,想了解更多,歡迎至小寫e部落格:熟P慾望日記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