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夫妻的平權實踐

男主外女主內的性別刻板印象令多少家庭主婦失去經濟權,家務勞動不被肯定,不具有經濟價值,而能夠外出賺取生計的男人遂居於家庭的主宰地位,擁有決定權。隨著女性勞動參與率高,夫妻逐漸擁有同等的經濟實力,可是,男外女內的父權文化依然撼動有限,職業婦女奔波於職場、家庭的蠟燭兩頭燒、甚或多頭燒情況屢見不鮮,也讓職業婦女經常陷於身心俱疲、弱勢處境,十分不堪!

Photo by mikebaird
Photo by mikebaird

隨著婦運思潮方興未艾,年輕世代多數接受了性別平等教育的洗禮,我們想了解,從認知到實踐的距離究竟有多遠?特別是進入婚姻家庭後,過去箝制女性的回娘家習俗、以夫為主的夫妻居所、家務勞動分工不均、生養育兒一肩挑、喪失經濟自主等處境,年輕世代是否依舊受到社會文化的制約?她們的心情如何?又運用了何種策略突破框架?我們很期待透過年輕世代的第一手資料暢談她們的所思所感。

本期網氏界定的年輕夫妻鎖定在30歲及30歲以下的異性戀夫妻,邀請5位七年級左右的姊妹聊聊她們在婚姻家庭中的實踐與困境。丈夫為捷克人的Mei,在異國婚姻下,舉凡家務分工、兒女照顧、為丈夫作保等衝突問題,最終讓她一一破解。男外女內的性別刻板印象剝奪女性育兒之外的正常社交生活,為顛覆男性應酬是天經地義的想法,愛倫帶著兒女進入丈夫應酬的現場,結果發生了意想不到的效果……結了婚不再能和自己的家人吃年夜飯,泰瑞殺認為是僅次於月經初到之外,女人一生另一項重大的轉變;經過二人的溝通,年夜飯按照習俗回男方家過,而選擇小年夜或是初一回娘家,讓泰瑞殺終得如願。隨著家族成員各異而自然發展出分工模式,小土豆經由友人的夫妻衝突體察自己與丈夫、家人之間和諧的分工,提供我們思考家務分工的另類觀點。由於媽媽、婆婆平等看待下一代婚姻生活,讓幸福小婦人自由自在的實踐理想的夫妻關係,令人欽羨。

由以上5人的平權實踐來看,我們發現年輕世代不必然死抱「平等」二字,令自己陷入父權與婦運之間角力的泥淖,而是發揮個人獨特的能動性,在親密關係、家族成員之間發展出溫柔而堅定的實踐策略,溝通協調是她們為自己謀求美好婚姻生活品質的利器,妳/你認為呢?以下分享5位姊妹對平權實踐的觀點與經驗。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