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搭訕這件事,我也有話想說

by Asian

自從我與那位遠距離的女友約好要暫停我們的電話熱線活動後(請見〈那時是個純真的年代〉),我們便開始為大學聯考各自衝刺,然而時間一久感情也就淡了,終於在一次模擬考試之後,正式將我們的關係畫上句點。老實說,我那時並沒有很難過,因為三天前大學推薦甄試正好放榜,而我被錄取了,也就是說我比別人多了半年的時間提早成為了一位大學新鮮人。所以這件事自然被喜悅沖淡了,畢竟人要往前看嘛。

看過我文章的人雖然知道我高中是辯論社的社員,但是我之前其實並沒有透露太多這個社團的活動內容,我當初會選擇這個社團,完全是招生活動時社團學姊長得很漂亮的緣故。參加了幾次社團活動後,我對於這個社團活動大概也有了基本認識,說穿了像這種要為校爭光的社團,本質就是競爭,因為代表學校上台比賽的人就只能有三位,也就是說,你得和其他人競爭才能成為代表。開始第一步就是勇敢的成為班級代表(好奇怪,台灣學生都很怕上台說話),然後學長看你不錯之後,你就可以開始成為學校的練習賽代表,最後才是全國錦標賽之類的校際代表,成為代表之後你還得成為上台那三位,這樣事情才算完結。

其實辯論比賽是個訓練頭腦的好活動,由於那時我們都被訓練要有「看事情不能只看一面的態度」(至少有正反方嘛),這對於我們獨立思考能力的養成其實是有很大的幫助的,而辯論比賽整體來說就是一個練習說服他人的訓練過程。我們當時常學習的那套思維叫做「一般性論點」,這個法則是伴隨著我們辯論比賽的辯題而來的,那時我們多半討論「政策性辯題」;即以檢驗政策是否適合現況推行來作為辯論比賽題目的辯題,一般情形,正方需證明現況有改變的需要,而且其提出的方案可以達成其需要,推行後對現今社會利益大於弊害;反方的立場則通常是維持現況。

既然是參加社團活動,我們男生的主要目的自然是希望吸引到女生的注意,在辯題的論點設計上通常會多加著墨,而且還要仔細揣測對方會問的問題來確認場上的攻防方向,所以一個好的論點都是經過反覆推敲才得出來的,這其中不但有創意還需加上數據資料及適當的話術,如此一來才能在有限的時間裡說服評審和觀眾。而論點的好壞,和你在這個議題上的熟悉程度(議題是否了解深入)和經驗值(對方會問什麼問題)有著絕對的關係,而這也是當你成為學長之後,學妹會不會主動來找你問問題的重要關鍵。所以當有天你成為學長時,你就得隨時在比賽場邊做好準備等著別人來問問題,這就是我那時常褂在嘴上說的所謂「學長的責任」。

Last Conversation Piece. Photo by cliff1066TM

但是這種問問題的時刻是很現實的,因為不可能每次都是女生來找你問問題,雖然各校都被訓練的很好─-讓女生(特別是美女)來問才會有好效果,但也不是每次來問的都會是正妹(這也是一種比較的過程,你越厲害正妹才會優先問你),這也是我第一次體會到兩性市場殘酷的一面。所以解決的方法無他,與其等正妹來問,不如就由你主動,這樣你才會有機會跟正妹說到話。

甄試放榜後有一次,我受邀去評一場練習比賽,是中山女中對建中,我在底下時就對台上一位學妹非常有好感,可就因為我是學長的緣故,所以那時我只好在台下等著她過來問我問題,沒想到比賽結束後,她居然就走了,我當下心理很鬱卒,但也無可奈何。說來很巧,隔天我居然在台北車站附近的「光南」遇見她,她遠遠地跟我揮手(我們那個社團可是很講究倫理的),為了不再錯失和她認識的機會,這次我主動出擊了。

我走過去的第一句話就對她說:「學妹我有句話現在不知道該不該說……妳昨天比賽説的那個論點……」

學妹馬上回我說:「論點是什麼事?學長你說你説?」

「……我覺得那天你說的那個論點,我覺得有點問題」

「那應該怎麼辦呢?學長不好意思那天我趕著去補習,所以你可不可以詳細跟我講……」

最後我們到麥當勞吃完晚餐還交換了電話,這就是我體會到市場法則後的第一次搭訕經驗,後來我在很多教人搭訕的書上看到,搭訕的第一法則就是「創造對方想認識你的需要」,看來很明顯的,我第一次就做到了。

想了解更多Asian的故事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