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旅伴

by 張瓊齡

有一年,第一次要跟最好的朋友出國旅行,我的確挺擔心。

擔心我們旅行歸來之後,就再也不是朋友了,或者就此降為普通朋友。

在那之前我們只在台灣一起旅行過,也經常到彼此家裡打混、住在彼此家中,然而這並不表示我們就適合一起到國外旅行。

早年我們曾經要一起上舊好茶,但因為她有氣喘,最後我決定留在新好茶陪她,眼巴巴地目送其他旅伴上山。那還是沒有高鐵、沒有北二高,每逢假日中山高必癱瘓的年代,我們可是塞了14小時的車,才終於抵達屏東的呀!

我的確擔心旅行國外期間,她又會出現臨時狀況。而第一次一同出國那趟,她果真中途生病先行返台了。

終於,她在53歲那年,從Maesot歸來後,跟我說她此生的艱苦行程到此為止。然而,只要是在台灣與離島的輕旅行,我們還是不錯的搭檔。

…。…。…。…。…。…。…。 …。…。…。…。…。

也曾經跟一個喜好美食的攝影家一塊兒旅行。

但由於我對於美食跟拍照,剛好都不特別熱衷,神經特別纖細與感覺敏銳的她,旅行過後甚久只要一想起我竟然嫌棄她點的沙西米太大片,就會傷心不已。(但其實我很欣賞她採集櫻花,做一瓶櫻花釀給我啊!為什麼都不想這個呢?)

我們也一起去過還沒改回原名的那瑪夏鄉(當時叫三民鄉),踏勘預計暑期要來做服務的場地。笨笨的我一聽到鄉公所的人說,20多年都沒有人在暑假來辦營隊,大家都是寒假來啦!心裡頭還很高興,不會跟別的團隊強碰,結果當天才下一小時、不算太了不起的雨,聯外道路就坍方了,一直到那年的暑假都還沒有完全修復。

去過法國很多次的她,那回在雨後幫我拍下一張據說很法國風的照片。

但現在我們已經不聯絡了。

…。…。…。…。…。…。…。 …。…。…。…。…。

瓊齡(左)與Emma在旅途中相遇相伴。圖片由張瓊齡提供

第一次和Emma去旅行,在最後一段行程,再不到一星期就要回台灣的時候,我竟然發燒、病倒了。

一路上碰過各種狀況、已逐漸從拼命三郎趕行程的步調變成隨遇而安的她,好像也沒覺得我這樣病倒是一種拖累。

後來Emma同志央我寫推薦函,想要申請到國外服務的機會,我還把她身體強壯、耐操耐勞列為重要優點咧!

剛認識的時候,聽說她是典型處女座,想起我眾多的處女座朋友們都非常靠譜,也就不疑有它。直到有次睡過頭、差點錯過飛機的那刻起,我才知道原來處女座也有少一根筋的啊!不知是否反正已經露餡,就乾脆也不必警醒了,此後在我面前的Emma不但越來越天兵,有時候還曾經嚴重地少五根筋!

不過說也奇怪,這些症頭,等她到埃及這種複雜的環境工作,竟然好像就不犯了。我的推測是,她過往去的國家都太安全啦!從來也不必全副武裝地活,然而,在埃及的她,得把所有的感官都張開,才可以活得順順當當。

Emma說,開羅實在讓人沒辦法放鬆,但這個國家正在經歷一個前所未有的階段,無論如何她都要親臨現場。

Emma還有一個天賦,就是不管到哪個國家,都很容易被以為是當地人。最扯的是當我們在嘉義辦國內刻苦行,她臨時被找去當逃跑外勞的口譯,果真突破對方心防,直到偵訊完畢,對方才恍然大悟:原來Emma不是中文說得很溜的印尼人哪……

旅行之初,本來覺得Emma同志是個拖油瓶,事後回想,發現個性溫和、熱愛助人、少一根筋又身體強壯,是同赴海外旅行不可多得的好旅伴啊!

瀏覽更多瓊齡的文章: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