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與和平──我的牙周病(上)

by 林小混

俗諺說:「生一個孩子,掉一顆牙」。我則是生第2個孩子,因而保住一口牙。

是的,聰明的讀者們,我又要在網氏發表血淋淋的經驗了!

就在一年前,懷老二的中期,老覺得刷牙時出血變多,齒面也變黏,飯後食物的色素非常容易殘留在牙齒,用指甲輕摳門牙竟然就會流血,醜醜黃黃的牙讓我在與人交談時,常為了避免丟臉而藉機用手遮住嘴巴,也儘量錯開飯後刷牙的時間,不想在一堆同事面前,漱出一口血水來。

猜想這只是妊娠期荷爾蒙變化導致的牙齦炎,但生產完仍未自然痊癒,於是等坐完月子,終於抽空去看牙(我還真能忍啊)。

醫生宣判:「你已經一口爛牙了!」

怎麼可能?這幾年我可是隨身攜帶牙刷,三餐吃完有空就刷牙,甚少喝飲料吃零食,每年至少洗1~2次牙的耶!

而且就在半年前那次洗牙,我特地問了醫生,為什麼我的牙色經常黃黃,怎麼刷都刷不起來?當天洗完牙漱口吐出一堆血水,醫生也沒說什麼,還拿出一本像印刷用的色票,對比我的牙色,說:「除非做美白,否則這只是正常略偏黃的牙色。你的牙齒很健康……」

你的牙齒很健康……你的牙齒很健康……。

言猶在耳,怎麼如今就變成有牙周病,而且還是中重度?那種感覺就像只是肚子悶悶的去看醫生,卻被告知你已經懷孕了,而且再過幾天就要生了。驚愕、不敢置信與對牙周病的無知,讓我當下氣呼呼地決定再也不踏進這間診所。

隔天另覓高明,得到相同的結論,而且馬上開了轉診單。

這下子好像真的很嚴重!

上網瘋狂搜尋「牙周病」的治療方式,似乎都脫離不了「痛」及「花大錢」這兩種過程,果然牙痛起來,蝕的不僅是骨本,也是荷包的本,更糟的是,即使花大錢也無法讓你免於疼痛。

唯一幸運的是,自民國99年起,「牙周病」也有健保給付囉(註:要找有參加「牙周病統合照護計畫」的院所及醫師)!

美麗、健康的牙。photo by 林小混

就近找了名單中的診所,初診先照了全口X光片,發現我的牙骨都被侵蝕成瘦瘦長長的倒三角形了,還未髮蒼蒼,就齒牙動搖,看得我心好驚;接著則是「測量牙周囊袋深度」。

「牙周囊袋深度」關係著牙周病的嚴重程度,愈深愈嚴重。至於牙周病的成因,以我有限的理解是:牙齒構造由上至下簡單可分成牙齒、牙齦、牙骨。牙齒與牙齦間有一個深度約1~3mm的縫隙,若沒有徹底清潔到這個縫隙,牙菌斑就會從這裡滋生,造成牙齦紅腫,久了則會和口水裡的礦物質結合,硬化成牙結石,結石釋放的毒素會持續造成牙齦發炎,也會侵蝕牙骨,造成牙齒鬆動掉落,也就是牙周病啦(此時的縫隙已非昔日阿蒙,而要改稱為「牙周囊袋」了) !

醫生拿出一根探測針,逐牙剌剌看,一邊念出數據讓助理記錄下來。如果你曾被筷子戳到牙肉,可以試著想像一下被針扎到的感覺。

每顆牙都有3個數據要記錄,而我還有20幾顆牙。剌剌剌!「4、6、7」剌剌剌!「5、5、7」,我已雙手緊握、極力忍耐,但身體偶爾還是不自主抽動,這應該就是所謂「錐心剌骨」了吧!

紀錄表上滿江紅,我的牙周囊袋大都已超過5 mm,得靠專業處理才能搬動這些牙結石了。

瞭解齒況之後,下一個階段為「全口治療」,也就是「牙齦下刮除」,以類似深層洗牙的方式,將牙菌斑徹底清除。

依照醫生的建議,我的療程將分成4次,按牙齒左上、左下、右上、右下的順序進行刮除。

先戴上牙具,將嘴巴整個撐開,然後上刑具──要在牙齦打麻醉針了。這是整個過程最令我害怕的部分,但不打,待會兒可能會痛到暈死過去,長痛不如短痛,就來吧!

一邊等待麻醉生效,醫生開始幫我衛教,順便送我一本「牙周病統合照護計畫照護手冊」,這表示,我已是健保局專案列管的病人了。真沒想到自己如此快就面臨到這一天!

儘管男醫師有著漂亮的大眼睛、細膩輕柔的力道加上溫柔堅定的聲音,做每項治療前都會先說明清楚步驟及可能的反應,讓我放心許多,但是,該受的痛楚、該流的血並不會因此減少!

完全放空、從容就義半小時後,療程終於告一段落。漱完口才發現我的右臉、右耳及舌整片麻痺(不知輕度中風是不是這種感覺),講話時嘴巴不聽使喚,聽到的聲音都悶悶的,還會不小心咬到舌頭,過了好幾個小時麻藥退去,痛覺恢復,才發現舌頭已被自己咬傷了。

幸好,每週這般齜牙裂嘴是有代價的。療程才完成第2次,我就發現刷牙出血的症狀改善了,可見牙周病治療是有效的,我對自己的一口爛牙重新燃起希望!(待續

小混加味帖:
自民國99年起,治療牙周病不需再動輒萬把塊,比較基礎的項目也有健保給付囉!四次全口治療,我只付了部分負擔加掛號費而已喔!詳細瞭解牙周病統合照護計畫

想知道住家附近有無參加照護計畫的醫療院所及醫師,請於健保局官網中間最下方,輸入居住區域就可查詢了。

想瀏覽更多林小混文章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