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政府拼經濟富了誰?

by 林秀怡

小葵聰明伶俐,考上大學期待著人生璀璨開展,卻沒意料到踏入大學校門的第一天,就是她步入貧窮人生的開始。才入學,父母以已經負擔哥哥小新的學費為由,要她自己申請就學貸款;大學剛畢業,小葵就揹負40萬的債務;原以為找到工作能夠順利還款,沒想到,自己的薪水竟然比同年資、同職位的男性工程師整整少了20%。

五年後,為了照顧小孩及家庭,小葵再也無法配合公司加班和出差,在主管百般刁難下只好辭職,開始吃老本;好不容易小孩逐漸長大,小葵想找份能兼顧家庭的工作,卻到處碰壁,於是,小葵只好進入時間較為彈性的派遣工作,然而派遣工作收入不但不穩定,甚至沒有勞健保,也無法累積工作年資;即便在工作中受傷,還得自掏腰包支付醫藥費,更慘的是,休養期間無法工作也沒有收入。隨著產業外移人力縮減和年齡漸增,小葵更難就業,常靠打零工度日。

當父母親相繼過世,小葵才發現父母親在生前老早就把房子和土地過戶給了哥哥小新,名下早沒有財產,還得繼承債務。數年後,小葵的先生過世,子女在外縣市獨立生活,想不到房東卻在此時以約滿為由拒絕續租,要她盡速搬離;小葵嘗試找其他房子都被以不出租給獨身老人為由拒絕了,眼看著哥哥蠟筆小新除了工作累積的財富、退休金外,還能把房子抵押給銀行以換取無憂的老年生活,而小葵卻要面臨窮途末路。

除了小葵,台灣還有許許多多有相似生命經驗與處境的女性;小葵的揹債人生,讓我們看見更多台灣女性所面臨的多重困境,難道女人注定一出生就是走向貧窮嗎?2012年3月8號婦女節,婦女新知基金會就針對女性近貧化的問題召開記者會,要求馬內閣在施政報告中納入性別觀點,重視且了解女性容易落入貧窮流沙的現實。然而,近一年過去了,馬內閣還在喊著拼經濟的口號,女性貧窮化的處境卻一點改變也沒有,富民經濟到底富了誰?

無法翻身的教育資源分配

陳沖院長在100年施政方針中表示要「完備就學安全網,維護弱勢學生受教權益」。但根據教育部統計處的資料顯示,100學年度女性學生就讀私立大專院校的比率是70.35%,比起男性學生就讀私立大專院校的比例65.08%高了約5%。從台大經研所卜少平的碩論研究及婦女新知基金會接觸的個案中,更發現無論哪一個類型的學校,女生申請學貸的比例都比男生高;在學貸比例最高的私立科技大學,女生更比男生高出近5%。根據記者會中小白分享的經驗,家裡的孩子同樣有就學貸款,兄弟的學貸有家裡幫,女兒卻只能自己扛。現在私立學費負擔是公立的近兩倍,可見女性學生為了獲得高等教育,相對而言必須付出更高的代價。

女性扮演人間天使角色卻處處受到不平等待遇。Photo by chiang 2012年台北市婦女節活動

充滿荊棘的職場結構

根據行政院主計處100年度的調查,台灣女性平均經常性薪資較男性少20.1%。勞委會雖把2012年3月5日訂為同酬日,宣示要追求男女同工同酬的決定,但不過是在重申性別平等工作法原有的規定,卻無任何具體的落實機制與具體評價標準。例如,是否有專案的勞動檢查?是否針對類似工作,卻被雇主安以不同職稱,而有不同的薪水的行為加強裁罰?以南亞電路廠為例,雇主將同在生產線上工作者依照性別區分為「作業員」及「操作員」,藉此規避性別平等工作法的規定,不同工也就不需同酬。行政機關卻未祭出任何落實「同酬日」的勞動檢查或具體方案。

從行政院主計處的統計資料看來,每年都有2千到3千人的女性,因為結婚或生育而失業;99年度已婚女性的勞動參與率只有49.03%,比起已婚男性的勞動參與率72.54%足足少了2成多。女人也因為被期待承擔照顧責任,因此更容易落入部分工時、派遣等工作之中。雖然行政院似乎把派遣、部分工時的工作視為一種讓雇主容易彈性調派人力的聰明方式,但是卻忽略了派遣及部分工時工作對於勞工不管在年資、保險、特別休假、勞動條件上的惡化。

另外,陳沖院長的施政報告不但看不見婚姻、生育等照顧責任對於女性參與勞動的困境,反而強調:「鑑於我國人口結構將朝少子女化及高齡化快速轉型,政府將營造『樂婚、願生、能養』的環境。」也就是因為這種把女人跟生育綑綁在一起的思維,才一再出現將婦女節和兒童節合併為婦幼節的提議。但是,失業的女工、照顧老人小孩的新移民女性、租不起房子的單親媽媽,卻永遠不會落在婦女節的光環中,除非她們成為模範「媽媽」。

產業外移的性別差異

行政院不斷強調要加強兩岸的經貿合作,卻看不見台灣在第一波產業外移中,多少紡織、製鞋業的女性因關廠而失業,第三波的服務業外移,連電話客服業(依據勞委會統計資料,其中從業人員九成為女性)都是如此,女性在其中如何失去工作,根本未被好好評估。另外,大家耳熟能詳的台商、台幹故事,其中也顯示了被外派至中國工作獲得具體利益者,大部分是男性,女性多數仍是留在台灣照顧子女的角色。女性的經濟利益仍然在兩岸經貿合作的結構下被犧牲。

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老年貧窮

馬內閣總說要「營造高齡友善環境」。但是,國稅局統計資料指出,99年遺產拋棄繼承的比例中女性佔了64.7%,是男性遺產拋棄繼承的比例35.3%的兩倍。會有這樣的結果,其實跟社會文化上仍然認為家產「傳子不傳女」,但是現今民法又明確規定女兒也有平等的繼承權有關。因此在家中長輩過世後,女兒們紛紛被以「孝道」的理由,被要求或是自願地放棄家產(特別是土地或房屋等不動產)的繼承權。

另外,從內政部地政司的統計資料也指出,99年我國男性擁有土地權屬者為女性之2.01倍,其所擁有之土地面積及公告現值亦分別為女性之2.90及1.90倍。除了上述家產「傳子不傳女」的因素影響下,亦受前面提到女性在就業上薪資、升遷,婚後離開職場等等因素的影響,使得女性較不容易積累財富購買不動產。陳沖院長在其擔任金管會主委的任內,曾經試圖推動「以房養老」的政策,也就是讓老人將房子抵押給銀行,以定期換取老年的養老金,老人過世後,房屋就歸銀行所有。可以想見這樣的政策如果真的推動,在目前不動產集中在男性手中的現實下,將如何再度惡化老年女性的經濟生活。

這種財產積累的不公平,在女性平均餘命長於男性的情況之下,更形惡化。依內政部統計,99年女性平均餘命為82.55歲,男性為76.13歲,女性較男性高了6.42歲。日前崔媽媽基金會調查也顯示,獨居老人是目前租屋市場最難租屋的一群人。對從學貸、勞動歧視、派遣、產業外移、老年一路陷落揹債、貧窮流沙的女人而言,活得愈老,只是陷得愈深。

從這些個案看來,行政機關政策宣示的再漂亮都沒用,重點是到底能否在女性的生活中真正落實。面對以上的女性貧窮困境,我們不只要求馬內閣傾聽民意,具體拿出政策來,也期望立委們為女性喉舌,提出更有力、有利女性的總質詢!

(作者為婦女新知基金會開拓部主任)

相關新聞

觀看次數:

One Comment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