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夫人的工作權在哪?

by 呂佳錠

馬英九就任總統至今民調直直落,而個性鮮明的「總統夫人」,走到哪都受歡迎。2012大選最後倒數衝刺期時,周美青是輔選的重要王牌,隨時在關鍵時刻上場滅火。投身公益、頻頻彎腰、擁抱群眾等溫馨形象,夫人牌稍稍淡化民怨與怒火。女性的柔軟被利用來促成男性的事業與成就,但男性所獲得的權力可曾回過頭來為女性做些什麼?

2008年周美青向銀行提出退休申請,府方說申請退休是周美青自己的決定,她一方面不希望給工作單位帶來困擾,一方面是她退休後,會有更多時間從事公益。台灣是民主國家,個人享有自由就業之保障,為了總統夫人這個頭銜,周美青做了非常大的犧牲,連最愛的工作都辭掉了,原本周美青獨立自主的新女性形象失去了,馬政府也錯失了一個「在職第一夫人」向世人證明台灣社會存在「女性就業無障礙空間」典範的好機會。

周美青第一夫人與上班族角色衝突嗎?網路截圖來源TVBS

當初周美青的決定退休還為了避免外界有任違反利益迴避的質疑,長期的職業生涯中沒有一件違反利益迴避的問題,成為總統夫人第一時間竟然成為社會質疑的焦點問題,當政治衝突的問題來臨時,馬政府無法捍衛獨立女性合法正當的工作權!與周美青相較,法國總統奧朗德伴侶崔威莉(Valerie Trierweiler)的處境令人服氣多了,崔威莉堅持保持經濟獨立,不願意「依靠男人或國家豢養」,繼續新聞記者的工作。其任職的《巴黎競賽雜誌》(Paris Match)雖不準備在合約期滿後,繼續聘用崔威莉,但不續聘的原因是工作表現,而不是崔威莉成為「第一伴侶」。

離開工作世界,周美青投身公益,範圍包括深入偏鄉、體貼身心障礙者,親手寫卡片給原住民、鼓勵藝術家、賑災募款活動上當接線生等等,舉凡台上高歌、台下說故事、場邊喊加油的都有她的身影。做公益看起來是周美青退休後的個人選擇,公益活動上不受訪不致詞看起來也無違她一貫低調的作風,但說到底這些自主還得受制於「總統夫人」角色之下;周美青國慶典禮當天,因為腰傷舊疾復發,座位上還放置一個黑色靠墊,讓必須久坐觀禮的她舒適一點。周美青如此認真而腰傷,也算「職業傷害」吧?只是總統夫人是依附在總統男性角色下,妻子太太不是職業,當然也沒有保險。在晚晴看到,很多為家庭犧牲離開職場的女性,一旦面臨婚變,才驚覺風險來臨時,「家」無法做為避風港,好太太、好媽媽的的代價是人去樓空。東吳大學社工系莫藜藜教授在100年性別平等政策綱領草案–就業、經濟與福利篇指出有近六成之女性因結婚或生育而退出就業市場,中、高齡女性在退出職場後,有諸多主客觀因素使其不易重新二度就業。一位在先生外遇後,開始嘗試打工的會員姊妹告訴我:「可以出去賺家計,我覺得比較有尊嚴!」權威的控制發生在最細微的生活之中,賺多少錢不是重點,重點是保有經濟自主的權力。

女人站在男人背後,無聲安靜被主流價值所讚許;為家庭工作好像最後會得到獎賞,但實際上,一直為家庭付出的女性,一旦離婚後,又沒有工作就只能靠救濟金過活。而像周美青這種婚姻幸福、原本在職場上有成就的女人,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家庭意識形態的性別分工悄悄地、隱微地吞噬掉她的工作權。馬政府一向看重人權,卻無法為周美青捍衛世界人權宣言第23條和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第6條所明定「人人應有機會憑其自己選擇和接受的工作來謀生。」性別平權的工作權保障,馬政府仍有極大的努力空間!

相關新聞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