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酸回甘味──回首來時路,前進下一站幸福

by 阿佳

婚姻情感都會有結束的一天,只是少有人一開始會主動想像結束的劇本會如何,更遑論跟伴侶講好兩個人可以接受的退場約定。結束是個過程,有人說時間會療癒一切,但台北晚晴會員的經驗是「做對了事,時間才能療癒一切」,這中間需要反覆整理與顛覆以往的觀點幫助自己前進下一站的幸福,這也是台北晚晴協會規畫「讓春天更有愛──支持繼親家庭計畫」對話講座,第一場設定談回首來時路的原因,藉著整理當日對話,邀請妳/你一起領略經歷關係結束,如何給自己交代,給自己個說法,讓日子好好過下去。

娟娟離婚已經超過10個年頭了,原本沒有抱著什麼期待來到講座,因為眼前的生活很平靜,當志工幫助別人的生活也很充實,只是對於退休生活的安排,要繼續留在台北,還是回南部老家有些躊躇。團體講座讓娟娟發現,至今她仍不解前夫為何會外遇,曾經她們是親朋好友眼中欣羨的神仙眷侶,對於未來她們有個一起幸福安老的藍圖,前夫外遇事件來得太突然,太意外,娟娟沒問過前夫為什麼外遇,沒問過兩人說好的幸福算什麼;兩個人有很多共同的朋友,基於情誼、禮貌種種考量,娟娟選擇切斷以前的人際圈、生活圈,別過頭去處理震驚,掩埋曾經說好的幸福。

震驚的未爆彈看似安然,娟娟忙著生活,忙著照顧別人、體貼別人、不在故人前提起前夫,封藏心事,但藏不住的思緒是,要不要獨自照當初說好的藍圖走下去,夜深人靜湧上來的思緒如同未爆彈露出的引信,時不時嘶嘶作響擾人。

心理學家安‧韋伯(Ann L. Weber)建議療傷止痛的策略有:找出事情真相 (Figure Out What Happened)、處理被剝奪的投票權(Dealing With Disenfranchisement),如果妳跟娟娟一樣對於婚姻變化曾經感到震驚不解,你不一定有機會抓著對方窮追猛問為什麼,但妳需要給自己一個機會釐清事實真相與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Flower. Photo by PaulSteinJC

面臨抉擇,往往得走過一段路,我們才能確認自己的渴望,婚姻危機一開始,事情一件接著一件來,讓人感覺快要招架不住;周圍很多聲音,讓人思緒混亂。外界會給我們許多不同意見,如果把焦點放在別人,就會忘記問自己想要如何,在這一場對話講座,成員整理出一個很重要的共識是「需要有一個時間和空間整理到底什麼是妳想要的」。

回首離婚的來時路,走過對他百般的好,委曲求全,他卻背叛我,片片的撕裂與難堪;外遇的一方一開始有愧疚心,另一方情緒不穩定,雙方你來我往的攻防或攻擊;即使外遇的一方說要斷,但另一方卻很難相信的煎熬。掀開這些痛的裡面隱含的是失落:親密關係的失落、失去配偶的陰影下生活的失落;台灣傳統社會加諸女人離婚羞恥感的壓迫。

成員回憶起離婚,有不少人還是覺得丟臉,或者家人認為丟臉。可想見躡足於婚姻情感碎片、保留情面並發展新的技巧以面對新生活、重組接下來人生要依靠的信念,依照自己的步調投入新的互動和關係,並不容易,因為太痛,使人只想對未來抱著憧憬,講座帶領的心理諮商師鼓勵成員們:「妳需要走進去這個痛,這個痛徹心扉是要成就不同的妳。」

多數的人被日子推著往前走,沒什麼機會深刻的整理心緒,走出婚姻後,不想碰過去,不想與前夫有任何聯繫以免心情起波瀾也是人之常情,所以有不少成員提到請小孩自己跟前夫、前夫的再組家庭溝通生活上的需要。講座帶領的心理諮商師提醒這種做法並不適合國小階段以前的孩童,不溝通的父母,小孩學到逃避的處理問題模式,孩童需要合作的父母,言教身教,對孩子示範出父母雖不能住在一起,但仍可以一起面對及解決問題。

關係不會全好或全壞,其中有好有壞的部分,當一個人因為關係破裂而全然否定曾經選擇的伴侶與生活,他是不可能重新評價自己是個有價值的人,對於來時路想要整理,幫自己重新定位的朋友,歡迎洽詢台北晚晴,對前進下一站的幸福有好奇的朋友,請大家瀏覽〈苦樂火辣味──二春風險管理〉乙文。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