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我們結婚的故事

by 網氏

古有明訓,「男大當婚,女大當嫁」,婚姻成了每一個人唯一的選擇,也是女性在職涯抉擇時的一大壓力來源,未婚女性年過30,往往被稱為老處女、剩女、敗犬女,但男性卻被為黃金單身漢。隨著社會變遷,女性意識覺醒,未婚女性比例日漸提高,內政部在「100年婦女生活狀況調查」中,首度對未婚女性的婚姻態度進行調查發現,25-34歲未婚女性,「目前還不想結婚」的未婚女性比例最高,占了40.76%;35-44歲的未婚女性,有50.72%認為「尚未找到適當對象」是未婚的原因,這也代表女性對配偶的選擇已有寧缺勿濫的空間;45歲以上未婚女性則有40.88%表達「目前還不想結婚」的想法,顯示現代25-45歲以上的未婚女性對配偶的期待,表現出高度的自主意識。

女性的婚與不婚,背後因素十分複雜,可是,從女性書寫結婚故事中,我們發現男女雙方從著手準備婚禮開始,女性立即進入從屬地位、失去自主權利,這些故事可從高雄市彩色頁女性願景協會在去年年底(2012)針對南台灣女性舉辦的「那一年,我們結婚的故事老照片徵文比賽」入選作品中看到種種結婚禮俗多是為男性所設計,丟扇不夠,女方長輩為了消弱新娘的強勢個性,自創丟香煙法,與潑水、跨火爐都是相類似的意涵,主要規訓女性進入夫家後扮演乖巧柔順的妻子、媳婦角色。

なみすけとナミー(高円寺フェス2011)Photo by kanegen
なみすけとナミー(高円寺フェス2011)Photo by kanegen

雖說徵文內容設定在民國80年之前的結婚習俗故事,但習俗改變不易,少有人能夠覺察其中隱藏的性別權力不對等現象予以革新,我們分享在結婚禮俗下的女性處境故事,也一起想想哪些習俗早該廢了!

文章如下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