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 response to “媽媽離去,像海上舞動的花瓣”

  1. 吳淑姿

    幾年前參加一位好朋友的媽媽的告別式.

    司儀唸子女名字時, 我聽到沒有女兒(我朋友)的名字, 只提到2位兒子,

    當第二次司儀依然沒有唸女兒名字時, 我再也忍不住了, 從背包裏拿出一張紙, 開始寫起字來, 給禮儀公司的信,

    我還沒寫完時, 公祭已經結束了, 我出來外面, 彎身在招待桌上繼續寫. 寫完後抓一個人, 問你們今天的負責人是誰? 找到他, 將信上的意思說一遍給他聽, 請他轉交給公司, 強調時代不同了, 一定要改. 他面無表情聽我說完, 收下那張紙.

    她數年前將房子買在哥哥,媽媽家樓下, 媽媽有幫她忙, 她也陪伴媽媽, 媽媽看病, 生病都是她陪的, 當天登記團體上香只有幾個, 除了慈濟之外, 都是我朋友的團體, 竟然從頭到尾沒有出現她的名字.

    我最後寫了一句, “當你是女兒的親友時, 心中做何感想呢? 沒有她的名字.” 意思是, 每個人都會碰到, 不會因為你是男生就理所當然永遠會被提到,唸到,注意到, 當你是女兒的親友時, 你自己體會一下那種感覺吧!

Leave a Reply

16 + ninete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