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在舞兔生態村做好一件事

by Emma

沒想到今年能走訪兩個生態村,一個是在印度的曙光村,另一個是芝加哥的舞兔生態村(Dancing Rabbit Ecovillage)。前者是一趟說走就走的小旅行,後者更像是一趟朝聖之旅。

舞兔村民泰德。Emma提供
舞兔村民泰德。Emma提供

在舞兔村每位成員在生活食、衣、住、行、育、樂上,只用了全美國人平均消耗資源的百分之十過日子,每一位舞兔村民沒有私人的汽機車,不使用石油相關的燃料來發電,也不使用化學藥劑或噴灑農藥,更不砍伐生態村的樹木。一開始是一群史丹佛大學畢業生在這一片荒蕪的叢林,慢慢打造成節能減碳的環保生態村。
為什麼這群人選擇住在舞兔生態村呢?

為了找回自然的生活;為了實踐生態的理念;為了逃避都市的紛擾……為了找回自己缺失的一角。

換作是我會怎麼做選擇呢?半夜時分一群外國人熱烈地討論彼此的想法,挪威來的朋友覺得舞兔生態村的人們過著他祖父輩的生活,一種與世無爭的日子,但他感覺好無聊;芝加哥的朋友表示,他可以體驗舞兔生態村的生活,但無法過上一輩子;大陸的朋友說,她非常喜歡舞兔生態村,但是她問自己這就是她想要的生活嗎?除了和大自然為伍,生命中是否能嘗試更多更有趣的事呢?

最終我沒有答話,腦袋一直想著在舞兔村遇到的人們,來自丹麥的情侶,熱衷環境議題的泰德家庭,退休的老師還有巧遇的雙胞胎姐妹和紀錄片導演,想著他們沒有華麗的名片,也沒有文明社會的制約,只有一股強韌的生命力感染著身旁的人們,為了自己的「信仰」而活,這正是他們如此與眾不同,我選擇融入在其中,用心去感受。

「不要隨波逐流,做自己很困難嗎?一直照顧別人,卻忘了照顧自己」這兩道是非題,我總是答得差強人意。舞兔村的泰德讓我明白要擁抱難題並向挑戰微笑,才可能呈現真實的自己。

每天泰德有繁雜的農務要忙,協助一群外國人在舞兔生態村「過生活」和陪伴他最親愛的家人,只見他一會兒騎腳踏車穿梭在田林間安排事務,下一秒鐘又出現在我們的面前打聲招呼。儘管生活忙碌,泰德給人的印象總是神彩奕奕。在舞兔村大家輪流早起做早餐,輪到泰德時,他總會製作各種創意煎蛋,還嘗試做了銅鑼燒,美味極了!我則完全處於責任導向的狀態,在廚房時低頭忙著洗碗。泰德不僅要照顧我們的胃,也要解答我們對舞兔村,從生活,工作,孩子的教育,社區到土地的種種困惑。

在舞兔村每個人都是獨立自由的個體,就連每棟建築也是如此與眾不同,生活在舞兔村就像是一場白日夢大冒險。它包容多元的聲音,它容許錯誤的嘗試,它接受不同的選擇,舞兔村成立十多年來,人數僅有五六十人,人們都幻想著美好的生活方式,事實上人際關係充滿著矛盾和衝突,人們也來來去去。走訪過中國,印度和各地生態村的泰德,選擇了舞兔村作為安身立命的地方,用多年的時間建造自己的房子、風力車、種植蔬果、醃製和儲藏食物維生。若不冒險一試,可能從來不知道自己想過什麼生活,大部分人隨著社會的「標準」到了適婚年齡結婚買房買車,庸庸碌碌地過一生。

舞兔村運動時間,大家從各自的工作崗位暫時歇息,在大草地玩專業飛盤。Emma提供
舞兔村運動時間,大家從各自的工作崗位暫時歇息,在大草地玩專業飛盤。

為什麼是美國的舞兔村?不是印度的曙光村或……我想泰德在舞兔村找到了一種歸屬感,不再漂泊。這種歸屬感也來自泰德和家人緊密地連結,他的老婆全力的支持和農耕協作,他的女兒有著純真無暇的天性,泰德帶著她一起在大自然中成長。當泰德熟練地把四季豆,大蒜和香草放入空罐子,再依序地置入滾燙的沸水中,他的女兒在一旁用矯捷的雙手摘著葡萄果實,準備讓泰德釀製葡萄酒。泰德不諱言地說:舞兔村深受全球暖化的影響,去年乾旱成災,今年農作物大豐收,村民趕忙採收儲藏。舞兔村的社區圖書館擺滿各種有機農業、植物、氣候、太陽能、建築的書籍,每個人都在不斷地吸取知識,從錯誤經驗中學習。

在舞兔村的最後一個晚上,泰德辦了一個簡單而溫馨的螢火晚會,大家聚攏在火堆前唱歌,嬉戲,享受寧靜的片刻,一起看著巨無霸的月亮從地平面昇起,我下意識地拿起手機想要捕捉瞬間的光影,照出來卻是一片黑暗,泰德說,他們每個月都能看到一次大月亮,舞兔村民看似失去了現代五光十色的生活,卻擁有最動人的生命風景,背後也有著極大的考驗。

泰德和他的女兒,背景是我們正在用泥巴和稻草建牆壁。Emma提供
泰德和他的女兒,背景是我們正在用泥巴和稻草建牆壁。Emma提供

在舞兔村的社區公約上,清楚地記載了守護環境的使命,而就拿一件生活中的小事,就足以讓人打退堂鼓。比方說上廁所。當我像舞兔村民在草叢堆,林木間上廁所時,企圖和大自然合而為一時,還是有這麼一點扭捏,特別是我有頻繁上廁所的毛病,半夜常被急遽下降的低溫凍壞了,稍微一閃神褲管就遭殃了。

「在舞兔村天氣不好時,常沒有電可用,農作物收成未如預期好;離開從小熟悉生長的家園到陌生的環境,與一群陌生人生活在一起,難免有衝突;假日拜訪親戚或到都市一趟都是浩大工程,但在舞兔村能和孩子長時間在一起,認識了對世界抱持著希望的人們,看生命的美麗」這是許多舞兔村民的心聲,在舞兔村生活一點都不浪漫,他們更是用一生的時間把一件事做好,沒有掌聲只有默默的耕耘。

黑夜中,泰德把我們送上火車回到都市的懷抱,我站在車廂內撇見泰德準備駕車離開,他看到我旋即高舉雙手道再見,我還想著上車前他跟我說過的話「謝謝你每天到廚房幫忙,辛苦了」,而我想表達的感謝只能透過這篇文章來傳達了。泰德和舞兔村民或許是一群環境理想主義分子,但他們沒有吹捧著愛地球的口號,而是雙腳腳踏實地站在土地上,做到身行不二。

生命的光輝來自每個小人物對夢想的堅持,三毛曾說:一個人至少擁有一個夢想,有一個理由去堅強。心若沒有棲息的地方,到哪裡都是在流浪。謝謝舞兔村民們以及謝謝促成這趟芝加哥生態行的夥伴們(註)。

註:喚醒與創造 芝加哥親子共學、生態之旅

(EMMA,一個熱愛旅行、志工服務的女生,足跡從印尼、東帝汶、菲律賓、馬來西亞、泰國、緬甸到了埃及、德國和西班牙等地。2014年3月底將踏上四川成都,加入中國友人的全球旅行&教育計畫團隊。本文同時發表於今周刊環境關懷專欄–萬花筒裡的世界-施盈竹〈為什麼這群人選擇住在舞兔生態村呢?〉一文)

瀏覽Emma其他文章: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