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要和別人分享她的身體

by Lisa口述、徐緩採訪撰文

我碰到了人生中最大的打擊和混亂,不是她要和我分手,也不是她或我碰到更喜歡的人,是她說想要實行「開放/多重關係」,蛤?這是誰發明的呢?一對一伴侶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情人怎麼可能和別人分享呢?她一定被那些邪書和不正經的人迷惑了,為什麼會跑出這麼個離經叛道的做法呢?

Kiss. flickr@Marco Gomes CC BY 2.0
Kiss. flickr@Marco Gomes CC BY 2.0

我無法陪,有人陪妳也好

第一次聽她說完,我說:「好吧!我有事不能來的時候,想到有人陪妳也好,我不必非將時間排出來看妳不可,心裏比較沒有壓力。」我遷就她的需求,以為從此會如她所說的,我們會更好。

究竟誰自私

第二次見面談完,我回家後,約了我的拉子朋友Ai(她也認識)聊天,說了她的講法,Ai也覺得很奇怪,她為什麼會這樣?我心裏的不舒服、不同意、不能接受,這根本行不通、不可能的感覺通通湧上來,每天跟她講幾個小時的電話,天天哭,說要跟她分手,想去她家丟汽油彈,

她:「為什麼要丟汽油彈?」
我:「很氣啊」!
她:「那不是天下都知道了?」 哼!她就知道我怕人家知道。

我:「妳淫亂,不滿足,我開發了妳的情慾,妳竟然要和別人做,恩將仇報。」
她:「我更愉悅,妳也會更愉悅啊!有更多技巧可以用。」
我:「我不會。如果出現妳從別人那裏學到的技巧的話,我會不想做。」

我:「妳為了妳的需求要找別人,造成我的傷心和痛苦,妳好自私。」
她:「因為妳不同意,我不能滿足我的需求,妳也自私啊!」

是啊!她不自私就是我自私,害她不能滿足,我不想當個自私的人,但我不願意,不能接受她的身體和別人分享,我要怎麼辦呢?內心混亂,生活和工作都受影響,心情煩躁,常罵人。

妳和別人做,我覺得好噁心

我:「我哪裏不好呢?讓妳不滿足。」
她:「妳沒有不好,每個人/每段關係都是不一樣的。我也不能滿足妳所有的需求。」
我:「我沒滿足沒關係,可以忍耐,去做別的事,轉移注意力。」
她:「當然我也可以忍耐,不會死,但我想要更多,滿足我自己。我的情慾是我的,我的身體也是我的,為什麼妳要獨占呢?」
我:「愛情本來就是獨占,不能和別人分享的,我一想到妳和別人做,就覺得噁心。」
她:「和別人很愉快的話,回來有助於我們的愉悅啊!對我們關係的穩定是有幫助的。」
我:「我們現在這樣就很好了,為什麼妳不能忍耐,還要找別人?如果我退休了,可以常陪妳的話,是不是妳就不需要找別人了?」
她:「這跟妳退休,我們有沒常見面,甚至住在一起沒關係啊!這是不一樣的關係。我一再提醒妳,要不要退休,要以妳整個的人生去考慮,不是為了要跟我住一起才退休的。如果到時候的情形不如妳預期的話,要怎麼辦呢?」

一對一比較穩定

我:「一對一比較穩定。」
她:「一對一看起來是穩定沒錯,也有可能分手啊!」
我:「是可能分手沒錯,但至少比較穩定啊!也有許多人持續很久。」

她:「在一對一關係中不滿足的時候要怎麼辦呢?通常是忍耐、壓抑、遷就,要不偷吃或分手。偷吃時除了要承擔隱瞞和內心的道德譴責之外,被知道的時候,衝突和結果可能很慘。這個不滿足,分手換下一個,同樣會碰到其他不滿足的部份,要一直分手下去嗎?如果實行開放關係的話,不滿足的部份可以從其他人身上得到,有助於原來關係的穩定,就不需要用分手來解決了。」

我:「如果有其他人介入的話,我會很不安。」
她:當然會有嫉妬、比較、競爭……等不舒服、不愉快的情緒,要說出來,不斷地溝通、協商。」
我:「這是不可能的。」

貪心的人才想要多重關係

我:「那我就退出,讓妳去找別人啊!」
她:「我沒有要跟妳分手,分手就沒有意義了,我想同時存在。」
我:「妳很貪心。」
她:「是的,我要的比較多。通常的想法是,愛了一個人就不能再愛別人,所以有那麼多的痛苦和傷心,如果可以同時愛不只一個人的話,有些問題就解決了。」
我:「那也會造成更多的問題。」
她:「是啊!我們每天都在解決、溝通問題。在一對一關係中,對方(或自己)不可能改變,如果改和其他人相處,也許就會產生有效的溝通和關係。一對一或開放關係都很麻煩,但開放關係的麻煩背後,有比較甜美的果實,雖然那是經過困難的過程得到的,總比一樣痛苦,卻依然處在原狀的一對一關係要好吧!」

我不要當少數中的少數

我:「我們拉子已經是少數了,我不想再當開放關係,變成少數中的少數。」
她:「實踐開放關係的人不一定會說出來,所以人家不知道,要很用心去找,可以找得到的。寫論文的人都找得到被訪者,工作坊也都有人來參加,有些人本來就在實行,只是沒有這些名詞。」
我:「那方法是不好的,才不會普遍,如果是好的話,大家都這麼做了。」
她:「一對一關係有它需要存在的理由。不普遍的事我們就不要做了嗎?比如說同性戀也不普遍,妳不從小做到大嗎?」
我:「好啦!不說普遍不普遍的問題,我不要當少數中的少數,最主要的是,我不要和人家分享妳的身體,我一想到這事,就提不起性致。」
她:「我有少塊肉嗎?」
我:「不是少塊肉的問題,就是不行。」

我的擔心,我的權益受損

我:「就是不行,而且妳的時間和力氣被分掉了,損害我的權益,妳跟別人做滿足了,跟我就沒那麼大興致。」
她:「愛是越愛越多,性也是越做越來越好,每個人每段關係都是不一樣的,沒有好或不好。我們本來就是約好碰面的,一個月見一次,還有很多其他的時間,是可以安排的,而且那是我的事情,妳不用擔心。」
我:「雖然有人這樣做,但不適合我,我不要這麼做。」

究竟,為什麼要實行開放式關係?

她:「開放關係是為了比較好的情感品質,也有助於我們關係的穩定,不然會進入枯竭期。」
我:「我覺得很好啊!怎麼會有枯竭期呢?妳的其他需求可以去跟別人建立,做任何事情都可以,包括心靈上的相通,只要沒有身體的接觸都可以。」
她:「當我和其他人互動,或心靈相通後,如果彼此有感覺的話,或許會想進一步有身體上的親密,這些情感都是綁在一起,不能分開的。我可以偷偷做,但隱瞞是不好的,不能達到想要的效果,所以我先提出來討論,妳同意之後我再去做,情感的流動才不會受到阻礙。」
我:「妳跟人家情感流動,一定要流到床上去嗎?」
她:「不一定,如果有可能的話。妳也一樣,可以再找其他人滿足妳的需求。」
我:「我已經很滿足了,不需要再找其他人。有時候想妳,我可以忍耐,或找事做,轉移注意力。」
她:「我想在和別人的關係中看到自己,想多建立幾段關係。」
我:「妳在說什麼啊?」

暫且休兵

以前和第一任女友在一起時,我曾偷吃的女人突然來找我,說她離婚,搬到附近來,現一個人住,有工作,自己養自己,還買了一間房。呵!我如果要開放關係的話,這是現成的一個人,比她還快找到哩!

「妳是在比較、競爭、還是示威呢?如果妳們互相喜歡,發展關係,那很好,如果只是炫耀比我快找到其他關係的話,那就不對了。」她說。

「妳不要用拖延戰術,以為妳會說服我,我不會被妳說服的,也不會改變我的主意。」我警告她。

「我沒有要說服妳,是我有這些需求,說出來。我們讀書會有電影討論,請妳來看電影,聽聽別人的說法。」她提出邀請。

就這樣,暫時休兵,我倒要看看他們在說什麼?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