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花,開

by Emma

成都進入梔子花的季節,友人在我的耳邊哼唱著:梔子花開呀開,像晶瑩的浪花盛開在我的心裡,更吸引我目光是2015年6月21日在空中飄揚的彩虹旗,徬彿是彩虹花,開了!

2015成都發聲大會現場。Emma手繪圖
2015成都發聲大會現場。Emma手繪圖

由成都同樂會(註一)舉辦的發聲大會(註二),邀請LGBT的講者分享生命故事。首先登場的是小鐵,她是中國第一例反對同性戀扭轉治療的推動者,;第二位密陶,公務員身份讓他在職場備受歧視,堅持做最好的自己;第三位雲姨,兒子坦白出櫃,她閱讀了同志手冊,成為同志的後盾;第四位童立,性學研究僧,幽默風趣的性格帶領全場觀眾探討性的觀點;第五位吳勇,愛滋病患者,致力推動愛滋病病人平等就醫權利;第六位張灝,心理諮詢師,為中國心理師上課,不該要求同志轉性;第七位陳亞亞,女權主義者,上海社科院文學所研究員

台下的觀眾時而被講者發自內心的獨白和自嘲,觸動內心而大笑,時而為講者敘說的故事感到辛酸而掩面流淚,然而講著臉上透露的不是悲傷,卻是堅毅。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密陶,這位高大健壯的Gay公務員,從不掩飾自己,從發現自己、面對自己、接受自己到放下自己。十多年前孤零零的一個人,在中國微博公開出櫃,而非絕望自殺。

大會主持人馬修,出來串場時搞笑的模樣令觀眾會心一笑。2012年在愛思青年組織認識馬修時,他還在唸書苦惱同志身份;2014年成都重逢時,他已經成都同樂會的中流砥柱,倡議同志權利,正要舉辦成都第一場發聲大會,特別邀請我出席。當我得知發聲大會遭逢公安、基督教團體的舉發,活動一而再,再而三的被迫換場地,最終仍舊取消了,但志工們持續投入心力、時間、物力,堅持不放棄,期待有一天發聲大會能順利舉行。2015年在美國駐成都領事館的支持下,終於避免被中國公安局及反同的基督教團體以不良集會為控訴理由得以舉行。

2015年成都發聲大會,他們「等」了一年!馬修說:「相比到達的地方,同行的人更重要。」中國同志群體不像台灣和世界各地的同志擁有較自由論述的權利,成都的發聲大會成為一個凝結同志力量的平台,結合多元的同志議題討論,讓普羅大眾能透過嘉賓的演講來重新瞭解同志議題,打破歧視,尊重多元。

現場聽到成都首個男同志合唱團演出,在演唱最後一首歌曲《如果明天就是下一生》,指揮兼創辦人特別拿起麥克風與大家分享,他相信音樂能超越隔閡,為同志團體注入新的生命,用音樂來發聲,而這首歌是他最喜歡的一首歌,膚慰了他的心靈,不管生命如何運轉,他要好好的活在當下,用音樂感動身邊的人。

在中國雖然同志的議題隨著一些藝人支持看似為大眾所認識與接受,但仍存在著普遍的歧視和偏見。許多人依舊背負著宗教、道德、社會、家庭的無形包袱。《如果明天就是下一生》的歌詞(註三)出現在我的腦海中,如果明天就是下一生,希望每對同志都能陪在伴侶身旁到最後一刻。2015年成都的發聲大會,我終於又看見了馬修久違的笑容,想起去年半夜收到他的語音留言,哽咽的說聲抱歉,發聲大會取消始末……,如今他與團隊挺過來了,而彩虹花,也慢慢綻放開了。

註一:成都同樂健康咨詢服務中心(簡稱成都同樂)成立於2002年,是由男同自發成立,自主開展社會工作的非營利組織,致力於應對艾滋病等健康危機,發展同志文化,促進同志權益。

註二:發聲大會是一個以LGBT人群為核心的演講大會。

註三:
如果明天就是下一生   作者:張惠美

歲月 在你我呼吸間流浪
當終點抵達 那些想望休息了嗎
身心 在日出日落間耗轉
當無常宣判 你的心 回家了嗎
周遭一幕幕演出 不存在的陌生
尋尋覓覓哦 斷線珍珠怎麼接 失落的音符 怎麼唱
如果明天就是下一生 你將如何度過今天
如果明天就是下一生 你將如何度過今天
我用溫暖守護生命 讓浪花留了痕
我用覺照守護健康 讓轉輪點了光

(EMMA,一個熱愛旅行、志工服務的女生,足跡從印尼、東帝汶、菲律賓、馬來西亞、泰國、緬甸到了埃及、德國和西班牙等地。2014年3月底踏上四川成都,加入中國友人的全球旅行&教育計畫團隊)

瀏覽Emma其他精彩文章: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