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男性」身分融入社群,是「再社會化」過程

by Kiwi

我目前處在稱為跨性別的過渡階段,我不會在這裡久待,因我的終極目標是在生理上、社會及法律上成為男性。我自2015年2月開始使用男性荷爾蒙,中文稱睪固酮,因荷爾蒙能在這個過渡階段,增加我在社會生活的適應性,另外最重要的是能讓我更接近我所認知的、自己應有的身體。

變性猶如一場再社會化的過程。Photo by chiang in 玉里小麥音樂會
變性猶如一場再社會化的過程。Photo by chiang in 玉里小麥音樂會

使用荷爾蒙前的尷尬

去年(2014)中我往外國打工度假。由於西方國家對亞洲男性的刻板印象:體毛少、身材瘦小等,打扮男性化,已接受平胸手術的我,在使用荷爾蒙前,便令人意外卻也合理的開始被當作男性看待。我無法形容第一次收到銀行郵件開頭寫著Mr. XXX時內心的驚喜。卻也代表,我得提早經歷拿出證件的尷尬時刻,還有對方抱歉的聲稱誤認時心裡的不開心。

當我回到亞洲後,由於仍是女生的高音調,又再度被當作是女生對待。外貌與打扮男性化,讓我被歸類為較男性化的女同性戀族群。嘗過被「正確認識」滋味的我,開始更加急迫的希望能使用荷爾蒙,以取得最不起眼而重要的生理改變──變聲。

使用荷爾蒙後的重大變化排山倒海而來

我在使用荷爾蒙幾周後,就開始逐步收穫它所帶來的效果,聲音變得低沉、月經停止、體毛增加,還有直到其他目前仍在變化的改變,如肌肉與脂肪的比例及分布改變等。當然也有些被稱作「副作用」的變化,但我寧願稱它為「不怎麼討喜,但取捨之下能夠接受的效果」,比如說使用初期有些水腫,油脂分泌旺盛更容易長青春痘等等。但荷爾蒙帶來的從不只是生理上的改變,這也從不只是我要的,我希望能被以男性相待,能以男性身分過生活。而這些隨之的效果在我尚未仔細想像前就開始發生。

生理改變隨即進入另一個性別角色

淺淺的鬍子、平坦的胸部、和低沉的聲音,讓我不再處在一個「尷尬階段」,新認識的朋友自然將我以原生男性看待。生理上的改變幾乎是馬上就讓我進入另一個性別角色過生活,比如我在毫無準備的狀況下第一次被問了為什麼沒有當兵,窘迫之外多的只有驚喜。

改變也伴隨著新的問題,比如說上廁所。我開始能夠意志堅定而自在地走進男廁(不用再以「看心情」來回答別人好奇我上男廁還是女廁的問題,掩飾上男廁被識破的焦慮,現在我可是處在走進女廁會被趕出來的狀態喲),但我大部分時間多在偏遠外國,必須面對的是廁所沒有隔間,或是野外如廁的問題。倒也是沒太難解決,沒隔間的地方一條溝也是有的,自然地走進去其實沒多大問題。他人在場又必須野外如廁的話,就只好事先管控飲水量,有需求就盡量憋了。

不過最麻煩的還是證件問題。在外國,我曾經偷改過護照上的性別,再拿影本去申請各項文件。也曾為了不願意住到女生間,用假的證件登記入住。但必須正視冒用風險的時候,就只能正面迎向尷尬眼光,不過我倒是很少經歷過。甚至有一次,旅館人員看著我的證件性別,說:「他們(政府機關)弄錯你的證件!」我無奈笑著加入她的抱怨。在我能被「正確認識性別」之後,證件開始成為一大問題,我也開始感到更換身分證性別的重要性。這會是我最近最重要也最急迫的行動。

「再」社會化中感受對陽剛特質的期待

開始以「男性」身分融入社群,對我而言像一個「再社會化」的過程,就像從小在家庭教育或校園生活中,我們學會如何和他人交際相處一樣,如今的我重新進入另一個社會性別,在與他人互動中學習新的角色,意味新的社會期待與標準。處在單一男性性別的社群中,打交道的方式、談論的話題都不一樣。另一方面,女性或社會也期待你以某種方式表現男性特質,其表現方式也不只限於身體動作,更多是的對你性格的期待,比如說要主動、陽剛、勇敢,尤其在與異性相處時要能凸顯這些特質。

對我而言,哪個性別並不一定連結在既定的性格表現上,在一般標準下,我的行為表現算是頗為中性,我也一直依著自己的心意「為所欲為」。在新的社會化中,我開始調整自己的行為,卻不是一種妥協。與我們曾經經歷的社會化差別在於,如今的「再社會化」,是帶有自我覺知的。也許因為已為能夠獨立思考的成人,在生命各方面也有一定的成熟度,不再是「被牽著走」的改變,而是一整個重新認識自己的過程。比如在過程中,知曉自己在面對不同事情時會做怎樣的取捨與選擇,怎樣程度的改變是自己喜歡也能讓身心安適的狀態。我因此更清楚自己是怎樣的一個人,而這絕對是一件讓人歡慶的事。

總的來說,荷爾蒙帶給我的改變,完全就是我想要的。不論從心理還是生理的角度而言,它讓我過得更加自信、踏實、開心。特別感謝在我尚未使用前的尷尬歲月,理解我、給予我支持的知情者。那時的支援,都是當時與如今最肥沃的土壤。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2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