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男生不是T

by 海星男孩口述、吳淑姿採訪撰文

我小時候跟媽媽說:「我要跟女生結婚。」媽媽說:「那是同性戀。」我以為我愛女生,是女同性戀,是T,但我不一樣,我認為我是男生。

跨性別族群需要更多的支持系統。 Photo by chiang in 同志遊行
跨性別族群需要更多的支持系統。 Photo by chiang in 同志遊行

長大之後,看到許多很男生樣的T,以為她們跟我一樣,以為自己是男生,討厭自己的胸部、月經,希望自己有大雞雞和鬍子。後來才知道,她們的外表雖然看起來像男生,不一定想當男生,有人還是認為自己是女生。

痛恨胸部,青春期的黑暗時期

高中之前,不管我的頭髮、衣服等打扮都像男生,但只要一開口說話,就被聽出是女生,對方會從原來叫我「弟弟」,慌忙改成「妹妹」,還一副叫錯了很抱歉的樣子,我有種「被識破」的感覺,那時根本不想說話,憂鬱、自閉,是我人生中很黑暗的一段時期,我承認我跟男生不一樣,我就是原生女。

我痛恨我的胸部,想將它割掉,拿美工刀劃了一刀,想到有兩個乳房,還要切兩個很麻煩。割了一刀後,看到血流出來,就停止,沒再繼續割。到現在,我胸部這裏還有一條疤痕看得到。

我每天睡前都會祈禱:希望我有大雞雞,變成男生。第二天起床後,用手去摸,沒有大雞雞,晚上再祈禱。這麼祈禱大約持續了一、二年。

這樣黑暗的時期大約有10年之久。當我20多歲,在半工半讀時,說服自己當女生比較好,比如:不用當兵,人家會讓妳,等到了更年期時,就不會有月經了……,當時不知道有「變性」的事。

也是因為工作環境,我將自己偽裝成女生,打扮比較中性,不像以前那麼男生樣,減少碰壁的機會。

去年開始認識跨性別

我在去年(2014)下半年接觸到跨性別(Transgender)。以前我以為跨性別是男生扮女裝,或想變性為女生,沒想到有的女生也想變性為男生。我開始在網站上爬文,看資訊,參加活動。我跟T不一樣,這也解開了我喜歡站著上廁所的謎,女友不能理解我為什麼要這樣?我覺得我本來應該站著上廁所,但是平常不太可能,會流下來,只能在洗澡前站著上,可以馬上去洗乾淨。

有次聚會時,跟一位媽媽聊了很多,她的女兒是女跨男,她問:「妳是嗎?」我說我是,她說:「妳像T,不像FTM(female to male)。」這是我以女生身分生活,才不會受傷害,比較容易生存,常年包裝的結果,我的個性也很娘。有很多人外表陽剛,沒手術也沒吃荷爾蒙,看起來是十足陽剛的男生,只是他的身分還是女生。

不要以女人身分死去

我今年32歲,開始做醫療評估,開始變性的過程,要手術,將來不要以女人的身分死去。我跟女友談,她很驚訝,我們一起搜尋資訊,互相討論,她可以接受。

先要有2家不同醫院精神科醫師的評估證明,我已經拿到第一張了。看了精神科醫師,他會請心理師做評估測驗,花了幾個小時做測驗。心理師幫我推薦一位醫師,我已掛號,即將開始做荷爾蒙治療(HRT,Hormone replacement therapy)。做這方面的醫生都在台北,我們住南部的人要到台北,這又是長期的治療,真是舟車勞頓,要花很多時間、力氣,實在很受不了,我先試著在南部看看,一切都要等門診,和醫生談後才知道可以掛新陳代謝或內分泌科,有人找泌尿科(女變男),或婦產科(男變女),都可以。心理師幫我推薦的醫師在新陳代謝科,他不要求家長同意,他說:「這是你自己的事情,為什麼要家長同意?」是啊!我已經成年了,聽說這是醫院或醫生為了自保用的,以前有家長在不知情的情況下,他的兒女動了變性手術,氣而告醫院。

向家人出櫃的難題

我有朋友在從事性別相關的工作,六、七年前,我曾經接受過她性別所碩士論文的訪談,我要跟她「出跨櫃」時,很擔心她不能接受,後來證明這個擔心是多餘的。

我在20歲左右向家人出同志櫃,現在面臨出跨櫃的關卡,將來或許要帶家長去見醫生,使用了荷爾蒙之後,身體也會發生改變,媽媽曾經對我身上的刺青說:身體髮膚受之於父母,要好好愛惜之類的話。將來如果要手術,將身體某部分切除的話,我真不敢想像她會怎麼想?我先跟妹妹說,妹妹能接受,還沒跟媽媽說,正在想要怎麼告訴她?

我在生活中比較不方便的地方是上廁所,因為比較男生樣,會被打掃的阿桑趕出去,說這是女廁,其他人雖然沒講話,也給我異樣的眼光,我很在意別人的眼光。有一次我上男廁,要出去時,有位男生正要進來,他看到我,遲疑了一下,以為他走錯,退到門口,看了一下標示,表示我不那麼像男生,他那樣的動作,讓我心裏很受傷。

我從20多歲開始半工半讀,因為在意別人的眼光,也為了生存,自己調整、偽裝成比較中性的樣子,自己貼「我是原生女」的標籤,以符合我的身分證性別,不過我找的工作大都是男生在做的。貼自己為原生女標籤,卻又找男生工作,前後有些跳躍,他們都會說「我們要男生」、「東西很重,你可以嗎」之類的話,讓我覺得很沮喪。這些年我處在低潮中,直到去年知道跨性別,可以變性為止。我的性別不安算中等,還好,碰到人家質疑我的性別,或投來異樣的眼光時,我都處之泰然,不會有多大的反應;有些人非常不安,人家說的幾個字就會惹惱他,引發爆炸。

我在工作中的身分是女生,將來要怎麼跟同事說我在變性,要變成男生,肌肉會不一樣,聲音也會變得比較低,這些都必須處理。

變成另一個性別,除了做手術,改身分證,改變髮型、穿著之外,還要學習許多,尤其男跨女者,有些人會特意學習女生的動作、想法、生活細節等,我還是我,沒有特別想學男生的什麼。我知道有些人身體跨過去了,心理沒跨,如:生活方式、思考模式等,還是維持原生性別的想法和做法。

影像暨文字記錄服用荷爾蒙歷程

我已經找好一位業餘的攝影師,打算開始用荷爾蒙之後,定期將我身體的改變拍下來,也已經開始寫文字紀錄,除了文字紀錄,也會有影音檔,記錄這個改變的過程。我沒正式參加現有的社團,只參加一個臉書社團。我自己成立一個Line聊天室,都是FTM者,大家在生活、醫療等方面做交流。打算成立一個臉書社團,不限制跨性別者或目前處在什麼狀態中的人參加,作為收集資料的地方。

同志是社會中的弱勢,跨性別更是弱勢中的弱勢,人數更少,有些同志團體會包含跨性別者的議題,但跨性別的情況和需求跟同志不一樣,如近年來同志團動推動的多元成家,我們目前根本用不到,只希望能在醫療或生活中能夠得到比較多的資訊。

有人在做完手術,更改身分證之後,從此以新身分過日子,切割過去,不再提起,好像人間蒸發似的,日後的生活如何?無法追踪,其他人也不知道,我覺得這樣很可惜,想變性的人也得不到充分的資訊。

要真的進行變性手術,也會跟本人的經濟情形、家長的態度有關。我願意分享自己的過程,這些文字或影音檔有機會時會發表,有人在懷疑、猶豫時,或許可以給他們一些參考。

相關網站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2 Comments

  • 大豐

    Hi ~你好
    看了你的文章很有感觸
    我可以加你的line聊聊嗎?
    如果可以的話下面是我的mail,希望你能看到回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