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男生,我是女生

by 壞情感口述、吳淑姿採訪撰文

我的出生性別是男生,有哥哥和弟弟。一開始不是感覺「我是女生」,而是我「不像/不是男生」,和哥哥、弟弟不一樣,比如有人說男生都很皮,我沒有皮,聽到這話不舒服,會生氣哭著摔東西,我也沒有女生同儕。幼稚園時男女生分別沒有很清楚,都玩在一起,沒被笑娘娘腔,當時我不知道女生的髮型跟我是不一樣的。

外表穿著習慣不盡然反映內心真實的性別,唯有尊重與認真傾聽,友善對待跨性別朋友。Photo by chiang in 同志遊行。
外表穿著習慣不盡然反映內心真實的性別,唯有尊重與認真傾聽,友善對待跨性別朋友。Photo by chiang in 同志遊行。

幼稚園大班時,常會拍照,特別是畢業時拍畢業照,我想穿小公主的衣服,根本不想穿小王子的,我想擺可愛的姿勢,但人家叫我擺酷酷的男生姿勢,為什麼不行?我很不爽。

小學三年級開始想過女生生活

小學一年級時,被人家說「娘娘腔」(那是第一個被罵性別歧視的語言),那是什麼意思呢?我沒聽過,覺得不舒服。我有個堂妹,小我幾個月,和我同屆,不同班,她不承認我是她堂哥,為什麼呢?她說:「因為太娘了!」我更不爽,在班上出現一點排擠。小一和小二時男女生還多玩在一起,小三是最大的轉變點,性別劃分比較明顯,排擠更嚴重。我和女生一起玩,男生瞧不起我,女生覺得對我有距離,還有體育課要分組的問題。

我們學校在小一、小二時廁所沒有分男、女廁,小三就有分別,性別的畫分更明顯,被排擠得越嚴重。我不想上廁所,常憋尿,回家再上,如果去上廁所的話,就進小間的上,我一進去,牆壁上就有人掛在上面看我上廁所,很不舒服。

當時有一門叫「小荳荳課」,每2週有2堂,要自己寫企畫書,說這2堂課你要做什麼,可以下象棋、跳繩、做鬆餅等,老師說ok就可以,自由分組或一個人一組也可以,我的朋友越來越少,常常一個人,一個人跳繩很無聊,我很難過,很討厭小荳荳課。在班上,男生比較吵,講話會被扣分,女生比較乖,偶而犯規,老師會放她們一馬,女生不用扣分,我是男生也被扣分,但我又沒有講話。情緒控管不好,三年級第一次到輔導室接受輔導,其實大家的情緒控管都有問題啊!

五、六年級時,有游泳課,這也是很不舒服的事,我不想穿泳衣上課,就裝病,或是躲在一邊泡水沒上課,到現在我還不會游泳。從三年級開始的想法是:「我想過女生的生活。」

國中時確認我的性別是女生

國中時,更確定我是女生。學校的制服女生是粉紅色,男生是水藍色,我得穿水藍色的,人家叫我男生,我覺得不爽。那時女生的小團體更明顯,我被排除在外,男生不想和我接近,我也不想和男生接近。我是憋尿達人,很少上廁所,或是跑到離教室很遠的行政大樓地下室廁所,那裏很恐怖,又暗又髒,回來上課都會遲到。我不想過男生的生活,不想被叫小弟,扺抗剪頭髮,跟設計師說我要留平平的瀏海,或夾一支小黑夾,至少有一點女生的感覺。

國二時,我開始在網路上買衣服,不會挑,買的衣服很醜,跟模特兒身上穿得的不一樣。我哥哥是家人中第一個接受我是女生,和他女朋友帶我去買衣服,哥哥帶我去買之後,就買到比較好看的。我不知道自己喜歡男生或女生?我以為我是男同志,我看到一位組長女老師穿著同志遊行時義賣的衣服在校園內走,另一位老師的辦公室裏掛著彩虹旗,我跟她們很好,才知道「跨性別」,還有一本很重要的書《我是男校畢業的女生》,作者是日本的跨性別者,模特兒。後來將這書給我媽看。

學校有上同志教育課。國二下學期,確定我喜歡男生,會自慰,看A片,喜歡BL漫畫(編註:Boy’s Love)裏的日本男生。班上有一位男同學曾經表演跳舞,我們2人很要好,都被同學排擠。他比較討喜,活潑外向,我不喜歡穿女裝表演,我穿女裝不是為了表演啊!

衣服的事情解決後,再來是頭髮,我覺得像郭采潔那種韓國女星式的頭髮還可以,衣服和頭髮也在測試外公的底線。當時我爸媽離婚,我們住外公家,媽媽的經濟要靠外公,他是那種軍國主義似的人,一板一眼,覺得男生應該要怎樣,不能接受我這樣,哥哥和外公吵架,媽媽站在中立的位子。我在家裏受到家暴,言語暴力和肢體暴力,會被打。

國中基測完離家出走遭性侵

國中基測前那段期間比較平靜,可能認為我要考試,讓我唸書,我為了讓家人接受,只能拚命讀書,成績很好。考完後,不只我的衣服、頭髮外公不接受,連我外出他也不高興,家裏很吵,我覺得我沒有錯,不想麻煩媽媽和哥哥,也想讓外公開心一點,就離家出走。當時異想天開,想找一棟廢墟自己住,自己去打獵等,很白癡,那時候還未滿15歲,沒到合法打工的年齡。

到了晚上,我在一處公園中坐著,有一位中年男人過來跟我講話,說要幫助我,給我東西吃,我好餓,竟然笨到一塊錢都沒帶出來。他說帶我去找旅館休息,那天不知發生什麼事情,附近幾家旅館都客滿,找不到旅館,到一處暗暗的地方坐著,那地區晚上很黑,除了毒犯之外,沒有人經過。發生一事,我沒有拒絕,當時我認為他給我吃東西是好人,也在想接下來會不會再給我什麼資源?還有,如果我反抗的話會發生什麼事呢?周圍都沒有人。

他射精完,帶我到別處,叫我坐在那裏等,自己離開,沒再回來。也有點荒謬,當時出現了類似喜歡他的情緒,好像是救世主。我不想回家,就一直走一直走,竟然從新竹市走到新豐,走了很久。精疲力盡,快累垮了,看到一家派出所,進去跟警察說我的情形,他知道我的身分,我有出示身分證,竟然問我:「那男的帥不帥?」竟然對受害者這麼說,我很受創。

警察通知我媽來將我帶回去,先回爸爸家。我不想待在家裏,就去學校,當時基測考完了,可以去,也可以不去,我告訴輔導室的老師,也跟朋友說,朋友說我白癡,媽媽說:「如果你是正常小孩的話,就不會發生那件事。」

老師說要通報,經歷了警政單位、社工師等,被問了第二次和警察差不多的問題,社工師的結論是我要回家,我試圖探問看看有沒有庇護中心之類的地方讓我暫時待著,這是不可能的,他認為我要回家才安全,可是我受到家暴離家出走,他竟然要我回家,在家裏就是不安全啊!我已經做到聽話,成績考好的小孩了,我不可能變成另外一個人。

到法院時,在特別佈置成溫馨氣氛的審查室中,女檢察官問我:「你喜歡男生或女生?」當下我非常不舒服,問這問題要做什麼?覺得很受傷。當時的感覺是,看起來好像很溫馨的系統,卻問傷人的問題。為什麼我會發生這事?警察羞辱我,社工師將我當小孩看,沒有諮商輔導,學校也沒做什麼,可能我快畢業了,基測在5月,6月我就畢業了,而且事情是在校外發生的。我回家一直用菜瓜布洗身體,想將它洗乾淨,很難過,因為以前我在學校裏簽過承諾不發生婚前性行為的卡片,現在發生了。

我一直不知道那人有沒找到?這事就不了了之,偶而被叫去做筆錄。後來媽媽轉而支持我,可能怕我再出什麼事。

以女生身分就讀高中

高中時,我豁出去了,唸的是第二志願的公立高中,要求以女生身分就讀,媽媽支持,學校答應了,也安排熱線(全名:臺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來演講,讓同學們有些認識。我和同學格格不入,我要重新適應身分,不知道要怎麼相處?成績的名次退步,不像國中時一樣前幾名,壓力很大,常常要去輔導室。

我不會穿裙子回家,吃飯時故意和家人分開,不和外公碰面,大部分時間都待在房間裏。高二時,爸媽復合,我們搬回去和爸爸住一起。同學中有一特殊生,被霸凌,我幫他講話,當和被霸凌者在一起時,我也一起被霸凌,傳言我跟他如何如何。當時我在吃藥,有抗憂鬱、抗焦慮的藥,尤其在月考、段考前,我會特別焦慮,吃一顆,過幾分鐘(可能只有幾秒鐘)覺得沒效,再吃一顆,就這樣2個星期的藥被我一天吃完,然後身體不舒服;自殺過幾次;假日時,哥哥弟弟回外公家,外公不准我回去;這時連唯一的好成績都沒有了,不去學校上課,常請假。

休學找工作被性騷擾

高二寒假休學。如果一個人在家裏沒上學、又沒工作的話,感覺就是個廢人。我要找工作,服務業很難找,依學歷、經驗、年齡,我能做什麼呢?就去當志工,至少有做事,雖然沒收入。找到工作的話,會被性騷擾;主管好的,同事不一定ok;老闆也會顧慮到顧客的感受……,常做不下去。有一陣子有身心症,容易拉肚子。後來終於找到一個做得比較好的工作,做得最久,但是它倒閉了。

以中性稱呼替代「先生」「小姐」,跨性別者不為難

跨性別者常碰到的困境,有我遇到的家庭暴力、霸凌、性騷擾、性侵,警察對我們不友善,還有和男生交往時對方常抱著「玩玩」的心態;當社會只分男生或女生兩種時,使用廁所或更衣室時,用哪邊都不對;就醫或辦事,叫xx「先生」,站起來是女生樣時,會受到異樣的眼光,如果稱「同學」就比較好,有的地方會稱呼「大德」、「嘉賓」等,沒有性別分別。就是改了身分,身分證號上開頭的0或1也不符合眼前的性別。

現在的我寫作、參與社運

我現在在家唸書、寫文章、接演講,有一點點的收入,偶而去參加一些講座,參與社會及性別運動,生活上還是要靠家人。至於要不要復學?原來跟同學格格不入,相處上還是會很困難,尤其在我寫了許多文章、參加社運之後,和他們的想法差太多了,復學再去唸那些課程要做什麼呢?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