蜿蜒──致癌刀術後友人

by 蔡慶輝

莿桐腳下  鐵皮貨櫃屋旁

今天我們一起來歡唱  一首生之歌

時間沒有象限  音樂也無遠弗屆

蜿蜒。photo credit:unsplash@Tiago Aguiar CC BY 2.0
蜿蜒。photo credit:unsplash@Tiago Aguiar CC BY 2.0

是南台灣荒溪  這時節的瘦瘦扁扁一行流向

不像河不算是溪的一縷水帶  不疾不徐

從容的姿態  但願時間也可通融稍緩

可否一起共舞午後一首

 

遠眺溪面淺水處  一雙雙瘦長的腳型浮沉

無數雪白的清癯身影  總是低頭尋覓入口的香甜

白鷺鷥的白   瘦瘦的高腳是我長長思念的單純想像

 

歌後  我們併肩走在河岸把故事不斷倒帶

間有一些雜音從耳際飄來過去

這時候的年紀是應該讓一些什麼經過

某些容顏或該已轉身離去

或該已漸模糊難以回味成型

 

當我們以醇厚的心情依偎生命

一刀之隔恍如日昨之飛逝

而白色被單包裹過的脆弱

至今仍須幾顆標靶藥

 

注定悽悽的酸楚  不該無邊無界蔓延

或許切割不良連結

是永生難或忘志業  無所爭議的存在

才是真可愛

 

我想咀嚼一段傷痕  在該與不該間是否值得縱放……

你微笑了說好  已經好了一大半

肉體缺陷可以回春再造

只是氾濫過後的生命之河  何時可以讓生活的彼岸清爽乾涸

 

今天下午一起合唱過

一首「可愛的花蕊」還是「可憐戀花再會吧」

差別只是華爾滋與探戈  不同的節奏與舞姿

當曲終人散可否臆想……

是圈圈漣漪的綺麗擴散

還是一路頓點  錯落阻礙

 

黃昏前的河岸一路蜿蜒

此時風來相伴  併肩無言

我想既已氾濫過了

無河之彼岸  邊界無色無味

當可趨近空曠清心一片翠綠  或許捎信可植心田綠意

請風隨緣盡份  代言吹拂一朵如花祝福

為這緣  也為這故

 

一句:但願花團錦簇  繁花盛開成妳亙古生命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