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影像世界中的性別權力

by 羅珮嘉

2015年奧斯卡頒獎典禮上,以《年少時代(Boyhood)》獲得奧斯卡最佳女配角獎的派翠西亞.艾奎特(Patricia Arquette),在頒獎台上致詞時,對著台下大聲疾呼:「我要和那些生下每一個納稅人、公民的女性說,我們每個人都在為了人民平權奮戰。現在是時候擁有薪資平等和美國女性平權了!」戲裡戲外提倡性別平權的梅莉.史翠普(Meryl Streep)現場激動拍手叫好。

派翠西亞艾奎特@2015奧斯卡
派翠西亞艾奎特@2015奧斯卡

隔一個月,主演《異形》系列的雪歌妮.薇佛(Sigourney Weaver)被問到好萊塢男女片酬不平等的問題,她以開玩笑方式點出:「我相信李奧納多.狄卡皮歐要是知道自己的片酬比梅莉史翠普多30倍,他也會覺得這樣有問題吧!」足見好萊塢同工不同酬問題的嚴重性。

即便再有名聲,實力再怎麼被肯定,生理性別仍然影響了好萊塢薪資生態。2014年底,索尼影業被駭客入侵,小影后珍妮佛勞倫斯(Jennifer Lawrence)被揭發「即使她在《瞞天大佈局》(American Hustle)是吸金主力,在票房分紅上,卻硬是比所有男星少了2%」!而以《因為愛你》(Carol)獲得坎城影展最佳女演員獎的魯妮.瑪拉(Rooney Mara)在接受美國《時代週刊》訪問時也說:「我發現跟我同劇的男演員薪水是我的兩倍,這實在是非常讓人沮喪。但我也只能很感激現在至少還有一份薪水。」可看出她對薪資不平等的無奈。

魯妮瑪拉@時代週刊訪問。網路截圖
魯妮瑪拉@時代週刊訪問。網路截圖

影像作為最直接的資訊傳播媒介,無庸置疑成為最強而有力的發聲工具與權力象徵。然而此影像產業中結構性的性別失衡,卻是放眼全球各地皆然。辦理近九十年歷史的奧斯卡金像獎,迄今只有四位女性獲最佳導演提名,僅凱薩琳畢格羅(Kathryn Ann Bigelow)一位獲得最佳導演獎項;根據女性媒體中心(Women’s Media Centre)針對2006至2015年間奧斯卡非表演類獎項提名人口的分析,女性佔比僅19%;而身為金馬獎執委會主席,不斷以導、編、演、製,持續支持國內電影發展的張艾嘉,也在去年(2015)金馬獎頒獎典禮中提到「電影圈是男性主導的行業」。這樣性別不平等的發展困境,不僅存在於電影產業中,同時反映並表現在觀眾所見之作品上。

性別的全方位平等,是離我們依然遙遠的「遠景」。不過,令人安慰的是,在數位科技發展快速的今天,已有越來越多人關注並投身於性別平權倡議與影像素養的推動。

加拿大國家電影局(The National Film Board of Canada)一馬當先地於日前發表聲明,承諾每年將有半數作品由女性導演執導,同時確保半數藝術電影經費撥付給女性導演(縮小電影產業性別差異 加拿大官方支援女導演);2015年,將影展定為「女性之年」的坎城影展,因拒絕沒穿高跟鞋的女性走紅毯遭受輿論撻伐,今年勢必會被更小心檢視。由此可知,影像教育與職場平權作為一種賦權的方式已刻不容緩。

台灣國際女性影展作為亞洲性別影展的先驅,其背後的推手——台灣女性影像學會,便以性別影像教育作為重點工作。除了提供女性創作者作品發聲的平台之外,2009年起開辦「讓我們用影像改變世界」紀錄片培訓營,迄今已邁入第七屆,其目的為培植更多專業女性影像人才,以平衡電影工業中的性別工作鏈,企圖削減女性影像工作者人數比例過少的問題,進而泯除電影文化產業中,同工不同酬等性別不平等之現象。每年為期五個月密集課程與訓練,產出的作品俯拾即是暖暖的性別關懷和滿滿的感動。無論是創作者或者觀眾,都歡迎你/妳的參與,一同拿起攝影機調整影視環境的性別體質,並改變世界的眼光!

(作者為台灣女性影像學會祕書長)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