勤定芳/一點一點活回來

by 勤定芳

  • 11月24日星期六。離大法官設下的婚姻平權實現日,還有180天。

九合一大選綁公投的選舉投票日。過於溫暖的冬陽,壅塞冗長的投票作業,然後是雜亂無章的開票程序。

Photo by Aaron Burden on Unsplash

午夜,除了台北市市長,其餘地方選舉以及10個公投案的投票結果,大致底定。明天開始必須面對的,是與我投票意向完全相左的政治局勢。在筆記本寫下「明天,會是一個尋常的週日,我會和往常一樣。但同時,我也會有那麼一點不一樣。因為今天,我心中的憤怒比昨天多了一點,為自己應該做的事更加堅定一些,然後我的聲音會比往常更加大聲。」帶著悶悶的情緒,上床睡覺。

  • 11月25日星期日。大法官設下的婚姻平權實現日,還有179天。

公投後的第一天。也許是因為早先就訂好了今天的計畫,作為「大家好我們是對同志不公平、不實行性別平等教育、很怕核食污染又要用核能的中華台北」的第一天,意外地沒有想像中難熬。網友為公投結果所下的上述短評,也許簡化,但的確犀利地描繪出公投結果所反映出的價值與認同。

按計劃與朋友聚餐。是志同道合、話題無葷腥禁忌的一群人,聚在一起沒有不開心的道理。但是啊,那時不時從彼此眉眼間透露出的憔悴與失望,是難以忽視的深沉。

台灣接下來會怎麼樣呢?我們該怎麼辦呢?

  • 11月26日星期一。離大法官設下的婚姻平權實現日,還有178天。公投後的第二天。

公投後的副作用開始顯現,宛如身中十八刀。出門的時候,那種「拖著自己的身體前進」的感覺異常強烈。說服自己,無論如何,按表操課。

打開電腦,網路上的訊息,紛沓而至。在檢討反省為名的騷動之下,戰犯的指認正如火蔓延,多頭馬車式的指責似乎成了宣洩的方式。同運、同志、支持婚姻平權的立委全成了祭品。「不接地氣」的詞語,在這不確定的時刻,在每顆不安的心裡埋下種子、生根發芽。好多人都急著要擬定勇闖異溫層的計畫,奮不顧身地想要改變自己的航道。我想,那些嚴厲、尖銳、急躁的詞語,真正想表達的也許是「我受傷了,我好痛」。

有朋友用「絕望」來形容自己的狀態,我提供了安慰的話語,但不確定有沒有發揮效用。準備晚餐的時間,在廚房向阿母告解自己的無能為力,阿母一邊揮舞著菜鏟,一邊說:「不要絕望,要好好過日子,好好照顧自己。」

Photo by Kirsty Lee on Unsplash
  • 11月27日星期二。離大法官設下的婚姻平權實現日,還有177天。公投後的第三天。

覺得社交網絡正在進行校正:社會認知的校正、運動策略的校正、人生方向的校正、人際關係的校正、政黨政治觀點的校正。當每個人都在進行微調,交互影響所輻射出的共振效應,讓我適應困難。就好像是,大家一時之間有些忘了自己是誰、要用什麼樣子存在於這個公投後的世界,而我也無法即時回應這變動中的無定型狀態。雜亂的訊息與情緒交織、爆炸開來,殺得我措手不及。

亦或者,是我變得不一樣了?

刻意減少自己在網路上的活動,進行自我隔離,阻斷心煩意亂的訊息來源。在物質生活裡,重新練習日常的節奏。

  • 11月28日星期三。離大法官設下的婚姻平權實現日,還有176天。公投後的第四天。

大睡了兩天之後,稍稍精神了些。打開被我擱置的稿件檔案,試圖找回公投前的寫作韻律。越是急著按部就班,越是步伐紊亂。只好說服自己,寬容一些,不成篇章,那就花時間暖身也挺好。

覓心了不可得。

  • 11月29日星期四。離大法官設下的婚姻平權實現日,還有175天。公投後的第五天。

「我不知道我恢復了沒有。好像有,又好像沒有。」在定期的聚會上,網氏寫手司儀如此形容自己的狀態。我也不確定自己究竟好了沒有。明白的是,稍稍恢復了氣力。每一次呼吸就再收回來一些魂魄,然後試著每一天再直挺腰背一些,一點一點把自己活回來。

👉平權路上更多定芳的心情故事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