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淫邪的眼神:男性凝視是權力的展現

by Amy Lin

「觀看的能力,以及如何觀看,都是權力的運作和展現」;來自男性異性戀者的凝視(male gaze),女性成為被觀看、被控制的對象,觀看者從中得到愉悅、快感,這種觀看的形式,就是一種權力的展現。[1]

凝視有時是一種權力的展現。Photo by Vince Fleming on Unsplash

閱讀學者黃海榮以上文字,我才明白當年發生在自己身上、那種淫邪、被侵犯的眼神,30多年了,為何久久不曾自腦海DELETE(刪除)掉,這種犯行沒有法律可以保護,更別說杜絕犯行了。

事件的經過,至今仍是歷歷在目。大學剛畢業,男友酒駕送我回家,不幸途中發生連禍,造成他的右手鎖骨和我的左手鎖骨斷裂。回家後,害怕老媽指責,不敢據實相告,謊稱跌倒。爾後,老媽從友人口中得知台北南港有一位「拳頭師」(國術館推拿師)很有辦法,自己遂拿了地址,輾轉搭公車前往。

多數人認為一對一的診間或按摩室等私密處所,才可能發生性騷擾、性猥褻等性別暴力的事件,我遇到的卻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加害者一樣可以滿足其淫慾的心。推拿師約莫60~65歲男性,那天抵達國術館後,看到3名60、70歲歐巴桑媽媽圍坐在推拿師左右,接受推拿師草藥蒸汽、泡腳等治療。輪到我時,推拿師以草藥泥敷在我左肩上,慢慢地他竟將手一步步游移到我豐滿的胸部……

事後回想,他的手隔著草藥泥撫摸我的胸部,我有覺得不舒服嗎?有的,也有想要逃跑的念頭,接著又想,當下,他的手掌控了我的身體,他的眼神,他意淫的眼神,以及似笑非笑、雙邊上揚的嘴角釘住了我,怎麼躲?怎麼逃?於是,我的眼睛被迫從他的雙眼游移到身旁的歐巴桑們,她們高聲談笑,渾然不知近在眼前的推拿師正性侵害著一位花樣年少的女孩,而我,絲毫無法動彈。

在認知裡,推拿師是一名治療師,也是決定患者身體康復與否的男性,於是,年長男性V.S年輕女孩、治療者V.S被治療者、觀看者V.S被觀看者的關係,30多年後的今天,我才明白兩者是不一樣的權力位置。如果30多年前,我知道我可以為自己的身體多做些什麼,像是大聲叱喝說:「你在幹嘛?」或許那侮辱、踐踏尊嚴的眼神不致時時在腦中向我襲來,全身緊繃,無處躲藏。

[1]黃海榮(2007)。「男性凝視」與色情。文化研究@嶺南,6。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