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少我可以救這個海星~承擔起反抗性騷的發聲權利

by 楊子

前陣子新聞不斷播出台中男學童至跆拳道館上課,遭教練、學長重摔27次,男童下跪求饒沒有得到回應後昏迷送醫腦死的新聞。網路上一片撻伐聲及質疑教練的專業,並談到學童父母會將小孩送到此館學習跆拳,乃相信授課教練的專業。事後跆拳道總會雖聲明表示,此教練為無照授課,但一般消費者都會相信開業者必有專業資格,如今發生這樣遺憾的事,我們希望相關業務主管能加強監督查核,以保障老百姓的基本安全。[1]

無法救全部海星,至少可以救起這個。Photo by Pedro Lastra on Unsplash

懷疑治療者有非專業動作,沒有證據而選擇噤聲

憶起30年前,因一次交通意外導致膝蓋受傷,媽媽聽鄰居說有家中醫館(附設推拿)很有名,於是在媽媽的陪同下至中醫館就診,一開始媽媽和我一同看診,醫師娘也在旁邊協助醫師,看完診後醫師說要到內間進行推拿有助腿傷復原,於是我就和醫師二人進入幽暗的診間,醫師先從膝蓋按幾下,然後手指慢慢的移向大腿,接著又往鼠蹊部按了幾下,此時身心感到非常的不舒服,但仍不免懷疑是自己想太多了,畢竟醫師是專業人士,就在這時候,醫師竟又將手移往我的秘密處按了二下。此時我立即閃避,但也未聲張。因為我寧願相信醫師的專業,我相信他是要治療我;另一方面,雖然我懷疑他有非專業的動作,但我沒有證據,因為診間也只有我和他二人,所以,我不也敢說。

我猜這家醫館附設的推拿也是無照營業,就如男童事件中的教練無照營業。社會大眾對於「專業」認知通常來自鄰里間的口耳相傳,這在民間是常有的事,但根據目前我自己對「專業」的理解,專業需具備3個核心要素:專業精神、專業倫理與專業能力。我將專業能力放在最後,乃認為專業首重專業精神,不做違背專業倫理的事。而何謂倫理?謝林(F. W. Schelling)認為,倫理則涉及社會的要求,旨在藉由要求社會群體的遵行來保障個人的人格。黑格爾(G. F. W. Hegel)認為,倫理則代表實現於家庭、市民社會和國家之中的客觀精神或客觀生活體系(Sittlichkeit)。工作不分貴賤,都應被尊重,但專業人士在從事專業工作時,必需符合社會要求及保障個人的人格,在倫理處境中行事「正確」,符合社會價值與風俗習慣,做一個值得被尊重的人。

這篇文本打算就此做結束,於是告訴編輯,對於性騷擾部份因事隔多年,及當時心裡層面所受的衝擊也就不再多述。編輯的回應是:值得從反思的角度寫,若人人如妳當時的想法,以「不再去」消極抵抗,性騷者沒有學習尊重的機會。寫吧!等妳。

為當年未發聲而發聲,並將此事件寫下來,鼓勵受害者勇於出聲。Photo by Jeremy Bishop on Unsplash

無法救起全部,至少能救起這個海星

昨晚我想起這個故事。

一個女孩走在沙灘上,海星遍布在沙子上,她將海星撿走放回海中。

有人問:小妹妹,你在幹嘛?你不可能救回全部海星,

小妹妹回:但我至少能救起這個。

是的,我應該做些什麼。哲學家愛比克泰德認為,我們可以把世界上的事分成兩類。一類是你不能夠控制的事。另一類是你可以控制的事。愛比克泰德又說,大量的苦難都是源於我們犯的兩個錯誤。第一,我們試圖在我們控制範圍內的東西行使全面的主權,繼而當我們未能控制它時,我們感到無助、失控、憤怒、愧疚、焦慮或者抑鬱。 第二,我們沒有承擔起對可控制區域的責任。

為當年未發聲而發聲,將此事件寫下來,鼓勵受害者勇於出聲

事件發生時,我未出聲。經過這麼多年,再次想起,某方面我對此事件仍然耿耿於懷,即表示,我仍在意的。在意自己當時在可掌控的事件上未有行動。當時我可以勇敢出聲的,但我未有任何行動,因我選擇未出聲,或許更讓這醫師繼續侵犯他人的行為,因此,再多年後,我仍為這事件感到憤怒。若你問我,是否有因此事件感到羞愧或難過?不會。他人的行為是我不可掌控的,我無需自責,且這不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事,寫下這篇文,為當年未發聲而發聲,這是我可以掌控的事,藉此鼓勵受害者勇於出聲,才是重要的事。

[1] 7歲童學柔道遭重摔昏迷 柔道總會斥教練沒證照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