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出打拼的女人

by 流浪小貓咪

原來,移動並不是從我們這一代人開始的。

最近因為生病,醫生叮嚀我要飲食清淡,隔壁巷口的廣東粥店便成為了我的飯堂。在一個大雨而無人光顧的夜晚,我跟粥店的老闆娘聊了起來。

老闆娘一句:「我是布袋好媳婦!」說出了她對她作為一個女性、妻子、媳婦的自豪感。

老闆娘從嘉義一個人來台北打拼近十年!從前,她是一個飲食業的員工。可是她休息一段時間後,老闆看到她超過四十,便不願再雇她。於是,她便想著自己也可以來弄弄看、自己聘自己。沒想到,這個店一開便是八年多了。她的丈夫則一直留在嘉義養蚵仔。她來台北打拼的日子,她便靠著每個月幾次見面和每天不斷的電話來維繫她和丈夫間的感情。我深深敬佩他們二人對彼此的信任和支持。想想看,即使每天見面的情侶和夫妻,也不見得有如斯信任和能耐。

Photo by Hans
Photo by Hans

阿姨越談越開心,開始跟我說著她作為一個家族長媳的故事:

「前一陣子,我休息了一個月。那是因為我公公去世了,我要回嘉義幫忙。公公去世了,又因為習俗關係,不能送去殯儀館,要用冰箱冰在家裡。而且我丈夫家裡還有四個兄弟,下面還有一大堆姪子、姪孫。公公走了,所有人都回來。我又要在家裡負責煮飯、安排葬事等東西,工作變得非常的重。傳統說家裡有放遺體,家裡的人就不能拿刀。不拿刀,那我們怎麼煮丫?還好我們有請一個外勞,我就叫她幫我切東切西。因為大家都吃不習慣外國人煮的東西,所以我還是得去煮丫。我婆婆也算是個講理的人,她都可以讓我這樣做。她說:『我們不要去理會別人的話,我們自己覺得好就好了。』我沒有兒女啦,但我夫家的現在都有一大堆孫子,所以我在裡面的壓力還好啦。我原本是家裡的老么,上面有六個姐姐、三個哥哥。我排最小,但事情扛最多,沒有一個人說我像老么的!我照顧到我爸九十五歲走了,我才出來。」

我聽完她這樣的故事,深深的敬佩著她過人的體力和智慧。在阿姨近十年的婚姻裡,她跟我說著這樣的一個道理:

「你會跳舞嗎?我雖然不會跳,但我最愛看人家跳舞。兩個人相處,總是會有很多問題。但是,我們不可能每次都是自己羸、每次都得到全部的好處。兩個人的相處,就好像跳探戈。你不能永遠向前踩,有時要退,有時又要進。」

在我眼裡,這不單是很簡單的情侶相處理論。我所看到的是,一個經濟獨立的女人,在面對著家族、傳統、分隔兩地的關係等各式規範和難題的時候,其實並不是每個女人都想要,或者可以有能力和條件以硬碰硬式的跟這些制度和對手對抗。相反,在每一個生活小節裡,如打游擊一般的攻略所積累成的「軟實力」,才是令人得以在這個制度裡不斷求存、創新的重要來源。她的一個個妥協,並不軟弱,而是她在生活當下,她清楚知道她手上有甚麼籌碼,並且用她的生命經驗和愛來作出的「選擇」!

想多瀏覽流浪小貓咪文章: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