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結婚了(上)

by 流浪小貓咪

不知不覺,我已經連續兩年在網氏裡持續書寫。感謝cookie(另一專欄cookie的天馬行空作者)當年的邀請,以及妙瑩主編在這段期間裡對我的信任和鼓勵,讓我可以擁有一個公開平台,記錄自己對生活裡大小事情的反思。而我也想這兩週年的這篇文章,記錄我從單身身份,進入「人妻」身份過程的點滴。

人生的大事也只是一件事——只剩下二人的結婚儀式

12月12日(2011年),我和我先生Jeremy完成結婚登記的程序,正式成為合法夫妻。由於我們二人傾向一切從簡,除告知父母外,亦只有通知少數朋友我們將要登記結婚的事情。完成結婚登記後,我們也只是在臉書上更新自己的感情狀態,以讓各界一同分享這份快樂。怎料,短短一天,百多人在我臉書上按讚,而在幾十個留言中,大半是驚訝、和無法相信我們居然可以這樣靜俏俏地、沒有預先聲揚地辦完了這場「婚禮」!或許,人們都認為結婚是一件大事,總是應該怎樣、怎樣完成的吧。

年少時,我們曾不約而同地幻想自己將會擁有一個盛大的婚禮。可是,隨著年齡和社會歷練的增長,我們看著很多人在各種婚禮的儀式和習俗裡迷失,有的人不惜傾家蕩產、借貸,都要打腫臉來辦一場盛大的婚宴。我們不禁懷疑這些儀式或典禮究竟和我們有何關係?哪些東西是我們想要的、我們想辦的?而更重要的是,結婚究竟對我們來說意義為何?

我們的結婚政治

流浪小貓咪的對戒。Photo by 流浪小貓咪

一直有留意我專欄的朋友應該知道,前一陣子我深受工作和居留的困擾。而登記結婚,正是我們二人認為能最快解決我在台灣居留問題的方法。雖然協議好要去辦登記結婚,但是,我們一開始還是對這件事非常感冒。在前一段關係裡,我的前男友曾答應可以為了我的居留跟我去辦結婚。但過了一段日子後,當我再問及此事時,他十分不悅地說這只是當時說說笑而已的事情。而且,更誤會是我要逼他跟我結婚的理由。後來,我對於結婚這件事便更加審慎起來。我清楚意識到,若沒有處理好大家的狀態、家人們對我們結婚的理解,短期獲取居留的好處,但長遠卻變成我們的不平等關係和關係裡頭的不定時炸彈。故Jeremy答應要跟我結婚後,我還是對這些錯綜複雜的關係非常小心、慬慎。

此外,我也開始敏感到自己好像還沒有作好要結婚的準備。對於朋友們比要去結婚的自己還要高興、投入,我更陷入一片混亂。我不斷反問自己為何不快樂?為何沒有半點感到喜悅?後來,我發現我正擔心自己會以結婚作為我逃避自我追尋、承擔自己生命的藉口;亦覺得自己對於留在台灣的事情未盡全力,便已舉白旗放棄。那份不快樂,其實是反映著自己無力反抗制度的憤怒,同時也反映著我對不可掌握的未來之不安。

另一方面,我也觀察到Jeremy在此期間的怪異沉悶。我們平日交談甚多,天南地北無所不談。唯獨是我們要結婚這件事,他鮮少主動提出討論。有時候,當我說了一些關於結婚或婚事禮俗的事情時,他便會無名火四起,好像認為我借這些事來指責他不夠資格去「結婚」!某日,我主動開口問:「你是不是覺得自己還沒有準備好結婚。但你又覺得很想幫我留在台灣,而且又擔心我會誤會你的沒有準備是不要跟我結婚、要抛棄我,故你沒有說出來,是這樣嗎?」他有點被我驚嚇到,然後點著頭說:「嗯,你為何知道?」我說:「因為我也是這樣想著。」

要說出自己「沒有準備好結婚」這件事,真的一點都不容易!因為,要如何理解自己沒有準備好,而不是不愛對方,已經是一個問題。而且,過程中男性也許比女性承受更多社會壓力。如不負責任、沒有思考清楚、不願照顧別人等。要如何在這些社會壓力底下,仍可有時間、空間思考又是另一個問題。或許,我們的信任關係夠穩固、平日也有很多時間相處等條件,才容讓我們可以那麼坦誠面對彼此的狀態。但那些來自勞工家庭、語言不通的外配家庭、甚至我們父母的那一代人,他們也許根本沒有這種條件去思考「準備」的問題,便已經跳進去自己的婚姻裡。

我們把話說開來後,我提出還是先待我們各自準備好再辦登記吧,免得日後大家的關係變得不平等。可是,不久後房子大淹水,工作又一直沒有下落,我們又回到登記結婚的問題上。這時候,我也開始慢慢接受我要準備辦結婚的這個事實。

有一天,Jeremy忽然問我:「為何你都告訴朋友們你要結婚的事情呢?」我想了一想後回答說:「因為我覺得我想跟我的好朋友們分享我找到自己最重要的人、那個可以跟我一直生活下去的人啊!這是一件令人很快樂的事,不是嗎?」話才說出口,我才明白到長久以來我對結婚這件事之不舒服,乃是因為我們只認為婚姻是純然工具性的——結婚就是為了居留權丫!那麼,我們兩個活生生的人,到底跑到哪裡去了?於是,我們便開始改變策略,開始討論起我們二人想要一個怎樣的結婚、我們要辦怎樣的結婚派對、我們要怎樣設計邀請卡等問題。

過程中,最令我高興的是,Jermey答應在登記結婚前跟我回香港,並和我的父母碰面。而這次經驗,除了讓我感到Jeremy對我的支持外,也讓Jeremy更能體會為何我會選擇來台生活的原因。

下集:劃清界線——家庭關係的移動
「你結婚,男方總要送喜餅吧!」「唉,你結婚,我連一盒餅都沒有吃到。」
「可是,你覺得我們回來是比不上那些餅嗎?你在想甚麼?」
究竟我的父母對我們一切從簡的登記結婚有何想法?我們又如何回應父母們的要求?敬請留意下期「辣妹的鏡子」專欄。

想瀏覽更多流浪小貓咪文章:

觀看次數:

4 Comments

  • 施又熙

    不論以何種形式跟理由進入婚姻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也是一件需要勇氣的事情,祝福妳的未來一切都從妳所願。
    不禁注意到,妳的婚戒很漂亮,再次祝福!

  • 流浪小貓咪

    又熙:

    謝謝你。
    我認同你的想法。但是,當我在思考婚與不婚之間,其實,我反問自己更多的是:究竟我要不要進入一段關係,和要進入多深的層次。我想,「承諾」理應是一段關係裡最為沉重作抉擇的東西。而結婚跟談戀愛最不同的地方,亦應該在這。
    謝謝你的留言,也提醒了我更多。
    希望他人有機會,我再另文扒撰寫更多我在關係裡的看法。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