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伴侶暴力,求助可以不出櫃

by 李姿佳

小東和小溪是一對男同志伴侶,在交往兩年後,雙方因為一些因素無法再走下去,小東提出分手,但小溪無法忘記這段令他刻骨銘心的戀情, 因此威脅小東說,若他和他分手,就要讓全公司的人知道他們倆的戀情。小東因為仍決定要分手,小溪每天在小東的公司樓下站崗,要求小東說清楚,公司同事也都很好奇為什麼有個男生每天都在公司樓下,並且說是要找小東……

同志熱線及現代婦女基金會的同志伴侶親密暴力服務方案

在現代婦女基金會服務的過程中,發現同志伴侶幾乎未求助的狀態,因此開始關注同志伴侶暴力方案,與台灣在同志社群最活躍的「同志熱線」展開合作。在個案服務的部份,「現代」從民國99年對外推廣此服務方案開始到現在,已服務30名個案服務。「現代」提供心理支持、法律諮詢、關係離合討論、轉介心理諮商等。但因現代「婦女」基金會的名稱,讓許多同志朋友對求助基金會仍有許多的擔心,一方面「現代」並不屬於同志團體,這讓同志朋友會擔心二度傷害的狀況;另一方面因同志朋友對現代的不熟悉,同志朋友寧願求助「熱線」,未求助「同志熱線」直接求助「現代」的同志朋友比例上非常低。這也是「現代」在做此服務方案時,可以思考該如何突破。

以小東和小溪的案例為例,小東對小溪的騷擾行為感到很困擾,甚至被威脅出櫃。若小東打電話到「熱線」後,「熱線」的義工會提供小東現代婦女基金會的聯絡方式,鼓勵小東求助。而「現代」的社工則會與小東討論如何因應目前威脅出櫃的議題,也會和小東討論,有哪些更有效處理雙方關係結束的方法,讓小溪的心理可以獲得一些安慰;若真的再更嚴重,則會提供法律相關資源給小東參考。另外也會鼓勵小東找與小溪兩人共同朋友,讓小溪可以主動求助,並和小溪說明相關資源,可以和小溪聊聊面臨分手的痛苦,陪伴支持小溪走下去。

2010 LGBT PRIDE in Taipei. Photo by chiang

現代與熱線在提供個案服務之前,我們先規劃……

一、共同討論初步方案規劃,針對同志親密暴力議題中,會經常碰到的蒐證、司法流程、通報、安全計畫、語言敏感度等部份著手討論。

二、建立熱線與現代兩機構間的轉介機制。

三、通報及求助的匿名討論,也讓「熱線」夥伴認識家暴網絡。

四、聲請保護令可將服務處列為送達代收地點,以避免案主聲請保護令,面臨以家裡地址為送達處所時,可能會有被迫出櫃的危機。

擔心求助出櫃議題

在我們服務的過程中,幾乎所有個案都是分手暴力,而求助時雙方都是已經分手的狀態,且有近七、八成的個案面臨對方威脅出櫃的議題。因此因應許多個案面臨被威脅出櫃,提升社工員與個案討論被用出櫃做為威脅時的處遇方式。同志親密暴個案服務精緻度提昇:因應同志親密暴力方案的開展,「現代」透過多次會議內容,討論相關的服務內涵,特別在同志朋在求助時,最關心的「出櫃」議題,「現代」也針對不同的求助管道,進行多方的瞭解。例如:通報時可以用匿名通報,不需用真名通報,只需留可聯繫的方式即可;個案可用電話向服務處諮詢,不需說出真名;請警察處理時,若不想出櫃,可以說是與室友發生衝突,請警察處理;若有聲請保護令之需求,求助者之傳票可送到家暴服務處。

雙方皆提供服務

關係雙方皆提供服務為趨勢:在服務過程中,發現因雙方皆為社會中的弱勢,因此提供雙方服務為必須。但因目前求助者以提出分手者為主,被提分手者往往是更需要服務的一群,但卻苦無可服務之管道。

對同志親密暴力個案服務期許

一、建構友善多元性別社會

目前在台灣社會,恐同的氛圍在年輕的一代(八年級世代),有降低的趨勢,但普遍在社會中恐同的氛圍仍存在。同志朋友在此狀態下,仍會因為社會氛圍而無法出櫃,甚至無法接受自己的同志身份,當同志接受自我、且擁有適當資源時,現身才不會是種傷害(鍾道詮,2009)。也唯有在同志朋友能自由現身時,同志朋友的支持系統才得以建立,並能夠更有力量往前走,因此建構友善多元性別社會的腳步不能停歇。在服務場域,懸掛彩虹旗就是對同志朋友友善的標誌,也能讓同志朋友在求助時感到安心。

二、宣導同志伴侶關係經營

在台灣情感教育缺乏(呂欣潔,2011),不論是異性戀或同志伴侶,都非常缺乏情感教育的教導。但筆者以為,唯有從學習經營關係談起,讓人學習認識自己、瞭解自己,並學習與另一伴溝通、互動,學習溝通意見的看法及訣竅、情緒管理及控制等,皆是伴侶經營的範疇。

(歡迎索取《衣櫃中的傷痕──同志伴侶親密暴力自助手冊》或至下載點:現代婦女基金會網站http://www.38.org.tw/、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網站http://www.hotline.org.tw/。)

(作者為現代婦女基金會司法總督導)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