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退路的家庭照顧

by 流浪小貓咪

上星期Jeremy在出差大陸時不慎弄傷腰骨,返台後,我馬上跟他去看醫生。沒想到,他比我在越洋電話裡聽到的情況還要嚴重。到診所時,他已連走路都必須要有人撐扶才勉強可以動!真不知道他是如何在機場撐過來的!?經過一番治療後,我們又艱難地從診所回家休息。

繃緊的生活

回家後,我去準備晚餐。但Jeremy就連在家裡稍為移動都必須要有人幫忙,我一邊忙著準備晚餐,一邊照顧他換坐位、上廁所。中間還得時常照顧他因身體不適而出現的自責情緒。好不容易等到他洗澡完,可以上床就寢時,我已累得要死。半夜裡,突然一聲巨響,我第一個反應是「他是不是摔下來了」?還是「現在地震了要帶他去逃命」?可幸的只是他的藥布掉了下來,他人安好無事。結果整夜我都沒睡好,常在警備狀態,擔心他有可能要上廁所或有其他狀況。

翌日醒來是週末,還好不用上班。我火速做好早餐,然後到市場買食材回來準備午餐,午餐過後輪到的是家事時間……期間還需不時安撫Jeremy害怕好不起來的心情…..我就像個陀螺一樣不斷自轉,然後強迫自己要不斷加快速度。一整天下來,我已沒有辦法思考其他的事情,也沒有辦法想像哪一天才會完結,我只能期許自己不要「拍」一聲的倒下來。

沒有退路的家庭照顧

正當我忙著照顧Jeremy和自己之際,我忽然明白到,我們從選擇疏離親友網絡的一刻始,我們便各自成為對方唯一的照顧者!現在我們年輕力壯、工作穩定,所以一個人還是可以獨力承擔短期的家庭照顧工作。可是,若我們多了兩個小孩,然後家裡還住了需要照顧的老人時,誰又能承擔這勞心勞力,又不能斷續、不能休息的照顧工作呢?

我不禁暗暗佩服我母親當年一人承擔照顧罹癌的祖母、唸國中的我、唸國小的弟弟,和永遠都在上大夜班的爸爸,五個人一天八餐和各人特殊的醫療需要(如罹癌的祖母要到醫院做化療、爸爸有糖尿病要做飲食控制、我則有濕疹需長期吃中藥治療)。家族裡沒有人願意伸出援手(因為我爸堅持這是長子的責任),但他又沒有錢可以送祖母到療養院(祖母也不想死在療養院)。結果,媽媽只能放棄自己的生活和健康,沉默地扛起「長媳」須照顧家庭的責任。

現在,若我那已六十、七十歲的父母需要長期照顧的話,那「長媳」仍在嗎?而「長媳」不在,或不想存在的話,這會否終究成為我和弟弟間種種矛盾、磨擦的開端呢?而解決兩造問題的最終方法,是否只能幫父母請一個外傭?

長期照顧服務的急切性

說到底,好像家裡的事只能在家裡解決,外人不應介入,而我們最好也不要找外人幫忙。可是,面對壓力如此巨大、工作量如此繁重的家庭照顧工作,一個家,又怎能吃得消呢?不過,現況卻是有很多家庭在默默的承擔著。

政府聽見了人民對長照的需求心聲嗎?photo by 開拓文教基金會

根據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總會的資料顯示,全台有長期照護需求的家庭約有700,000人,其中由家屬自行照顧者約佔65%(約455,000人)、聘請移工照顧者約佔28%(200,000人)、機構照顧者約4%(約28,000人)、其餘3%才是政府提供的長照服務(行政院的「十年長照」自2008年啟動至2010年,總案量為64,934)(註:陳素香〈建立長照體系的空笑夢〉)。

從數據可見,民眾對長期照顧服務的需要,遠遠超過政府現時所能規畫和想像的!而現時政府推出的喘息服務等居家照顧服務,也未能完全回應長照家庭的需要。加上外傭薪資長期過低,以致大部分有長照的家庭,還是會優先考慮聘請外傭來照顧家裡的老人。總總的情況除突顯政府的無感施政,更讓人民必須痛苦地、獨自承擔長照的經濟和身心壓力。日前的嘉義孝子殺母案,相信便是最好的證明(見 孝子勒殺失智母 姊淚擁「知道你累了」全台19萬患者家庭 同聲一悲〉)!

可幸的是,在寫這篇文章時,Jeremy的傷勢已接近康復。我暫時可以稍稍放下這個沉重擔子!但是老年化的社會,卻不會「自動康復」!我們社會的長期照顧問題將會越來越多,而且越來越急切。我無法想像,若政府繼續採取這種「慢十拍」的處事方式,有多少因得不到長期照顧服務幫助的家庭,會繼續因為孝道文化或實質的經濟壓力,而步上「嘉義孝子殺母案」的後塵?或社會其他形式的未爆彈?

或許,在政府「睡醒」之前,人民只能每天面提耳命的對自己說:「窮人是沒有生病的資格!」

瀏覽更多流浪小貓咪文章: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