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記事】建構「非預期懷孕友善校園環境」不能淪為口號

by 陳郁婷

出身單親家庭的小如(20歲,化名),憶起她在高二那年意外懷了孩子,仍是未成年的先生得入伍服役,加上家中尚有年邁的阿嬤與生病的阿公需照顧,對於當時的小如來說,只能休學以擔負起照顧責任。

pregnant woman. Photo by Montse PB

先生剛退伍不久,便開始從事幫人裝修冷氣的工作,收入不算穩定。在未確實做好避孕措施的情況下,小如又再次意外懷孕,但對於經濟狀況欠佳的小如一家人來說,新生兒的出生帶給他們不是喜悅,而是擔憂。小如哽咽著說:「我雖然沒有一技之長,但還是想要工作、賺錢讓孩子能順利長大。」,但對於未完成高中學業的她來說,求職之路著實困難重重。

女性,通常也是最重要的家庭照顧者。無論是從個人心理因素、社會結構因素或經濟層面考量來看,「她」總是處於被犧牲的第一順位。從小如個案看來亦是如此,在學生時期懷孕面臨的是得自己擔負起這個果-照顧孩子,加上家中長輩也需要有人照顧時,小如理所當然成了最佳選擇。雖然社會力倡男女平等,但就實際來說現今社會距離男女平等依舊有些距離。尤其處於文憑主義、功利主義的社會裡,在層層關卡中學歷似乎已成了一張通行基本票券。對於受到完整教育的女性來說,職場這一大環境都無法稱得上友善了,更何況是對失學的小如呢?

而社會對於小媽媽的協助資源又多以直接服務居多,但長久仰賴政府援助並非長久之計,套句俗諺「給他魚吃,不如教他釣魚」,故此,如何提昇像小如這類小媽媽的競爭能力是非常重要的事!以小如的親身例子來說,若當時小如所就讀學校的第一線教育人員若有足夠的能力與正確知識能處理這類懷孕學生事件,例如:於學校行政主管機關內落實並保障小如的受教權、提供小如可協助處理的相關社會資源,以引進其他專業資源介入協助…等。那麼,或許小如今日的處境將有所不同。

對於仍是就學階段的學生來說,倏地懷孕伴隨的許多複雜的關係需要去釐清與處理,自然也給教師帶來了無比沈重的壓力,為師者需擔心學生的身體狀況、學習進度、心理調適、親子關係…等問題,沒了迎接新生命的喜悅,取而代之的是憂慮。2004年6月通過性別平等教育法中,第14條明文規定:「學校要積極維護懷孕學生的教權並且提供必要之協助。」這是因為過去校園內的學生懷孕事件總被視為是學校教育與管理的失敗污點,為避免學校不希望這類案例發酵影響校譽而採取的排斥方式-透過明示、暗示的措施使懷孕學生離開校園,致使懷孕學生的受教權受剝奪。

為了讓學生在發生懷孕事件時,能夠有充足資源可以協助其面對、處理,是故建立「建構非預期懷孕友善校園環境」是相當重要的!但政府所能提供的幫助對於個案是不完整的,個案在後續回歸校園正常生活的困境易遭忽略。倘若,與學生受教權與校園生活息息相關的教職員工能一同參與事件處理,以相互體諒及協助取代冷漠與忽視,校園性別平權工作才能真正獲得落實。建構「非預期懷孕友善校園環境」如何能不淪為口號,著實是執政者需深思之問題!

(作者為台北市女性權益促進會執行祕書)

相關新聞

2013年度性/別新聞回顧文章如下

@長照政策

@女性創業

@婚變女性

@通姦除刑事罪

@新移民女性處境

@身障女性處境

@男性困境

@同志權益

@人身安全

@校園記事

@女性健康

@慰安婦關懷

@青少女關懷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