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勤/我好愛妳,學伴

by 小勤

最近我跟同學們聊到妳呢。我跟她們說,我好愛妳。我說,妳是我的學伴。

早開的母親花--金針花。flickr@liz west CC BY 2.0
早開的母親花–金針花。flickr@liz west CC BY 2.0

妳成長於艱苦的年代。身為長女的妳,小學畢業之後旋即離家工作,成為一家子的經濟支柱。為了母父弟妹,妳延遲了求學的想望。是的,是延遲,不是放棄。

約莫是將近三十年後吧,我出生之後的事了。我到了入學的年齡,妳也重返校園,一路念到商專畢業。我們的求學軌跡因而交疊。

妳總說,妳沒什麼好教我的。其實我從妳那兒學到好多好多。

好比,從小到大,妳從沒對我說過:「如果妳考試考好,就可以以怎樣怎樣……」當然,也沒做過這樣的約定。學習上的成就,不是妳愛我的條件。

好比,妳對禮俗傳統總有獨到見解。妳說:「給妳嫁妝,不如讓妳學一身好本領帶在身上,誰也拿不走。」所以,我有自由追尋自己相信的價值。

好比,妳不干涉我的人生抉擇。妳總說「妳自己的時間妳自己安排」、「工作妳覺得好就好」、「我知道妳自己會想清楚」。所以我明白,愛是支持,不是束縛。

上回見面,已經是去年十一月的事。離開台灣的那一天,妳送我到機場。出關前,我說我想給妳一個擁抱。妳笑著說好。然後,我張開手臂抱住妳。

不知道妳記不記得,其實在網路視訊電話裡,我預告了這個擁抱。我提到,很多同學都習慣在見面以及說再見時,抱一下對方。我說,感覺跟她們抱來抱去,卻沒抱妳,感覺不太對。所以,「下次回去的時後,我也要給妳擁抱。」

其實在我還很小的時候,我們很常抱在一起呢。正確一點說,其實是妳抱著我。記得有一段時間,我三天兩頭掛病號,妳每週都必須帶著我去市區裡的醫院抽鼻涕、抽痰。呼吸道裡的異物感,讓我睡不好,半夜裡總是咳醒。這時候,妳會坐起身,將我橫攬在妳懷裏。一手圈著我的身體,一手輕拍我的背。有一晚,我就這麼倚靠著妳,說道:「等我長大了,換我這樣抱妳。」

小時候沒心沒肺的我,沒注意到妳臉上的表情。是好後來好後來,姊姊們才跟我說,其實妳那時候感動得好想哭。

等我真的長大了,跟妳一般般高的時候,我們會並肩而行,我們會互相挽著對方的臂膀,我們牽手。我們之間的身體距離仍是親密的,但好像不怎麼擁抱彼此。看來,我並沒有認真兌現我的諾言呢。真是糟糕。

下回見面,再讓我抱抱妳吧。

瀏覽小勤的其他文章: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