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勤/關於宿舍與性別

by 小勤

先前輔大女生宿舍宵禁規定的討論,除了讓我有機會一窺同溫層以外的人到底在想什麼鬼,以及再次確認本人對與自身意見相左者毫無同理心的人格缺陷之外,我也順便回顧了一下人生裡的宿舍住宿經驗 。

宿舍附近的春櫻花開。小勤提供
宿舍附近的春櫻花開。小勤提供

算一算,從學士、碩士、到博士班,我前前後後住在學校宿舍裡的時間,沒有七年也有個六年。巧的是,不論在台灣或是英國,我讀的大學都沒有宵禁規定,甚至沒有「男宿」、「女宿」這種校舍建築物區分規範。當然,也沒有「男女有別」的宿舍管理規則。

現在回頭看,我在臺灣讀的大學,嗯,應該算是挺奇怪的一所大學。由於當時特殊的高等教育發展背景以及校方財務狀況,造就了獨特的學習環境與文化。

那時候正值台灣高等教育擴張的初期,我念的大學算是很新的學校。不論軟硬體都跟其他老字號的大學有很大的差異。例如,我念的系,當時才第二屆。系上的老師多半資淺,剛畢業任教的教師們不在少數。當學生們摸索如何當大學生的時候,教師們也正在摸索如何當大學老師。師生的關係與互動,非常不「傳統」。可以說,學生沒學生的樣子,老師也沒什麼老師的樣子(對於嚮往儒家倫理秩序的人來講,應該是地獄般的學習環境吧)。記得系上風氣很開放,課堂上發言、討論是基本,激烈的辯論則是受到鼓勵。當時單純無知,誤以為所有大學、科系都是這樣。後來有機會到另外一所相對有歷史的大學就讀,整個受到文化衝擊。

至於硬體部份,宿舍的空間設計相對現代。我住的是四人一間的宿舍,而且每一間宿舍均配有單獨的衛浴設備。之後跟就讀其他學校的朋友聊起宿舍,才知道這樣的配置相當「奢華」。

在這樣的一所新大學裡,某些先天不良的條件,造就了很不一般的住宿管理。疑似由於資金不足以及施工延誤,宿舍還來不及完工,學生就入住了。因為已完工的校舍有限,所以當時沒有男生宿舍、女生宿舍這種分類。宿舍都來不及蓋了還分區?女學生、男學生全部都住在同一棟樓裡。性別隔離的安排還是存在的。男學生全部住在一樓,女學生則分佈其他樓層。但沒有任何規定阻止住宿學生互串門子。我們沒有門禁,因為沒有人力、設備可以實施門禁。沒錢聘舍監,也沒錢裝門禁設施。所以住宿生愛幾點就寢就幾點就寢,愛多晚、多早進出宿舍都可以。是一種校方無心插柳柳成蔭的自由環境。

英國大學的宿舍管理,就不一樣了。是一種有意識、有規劃的自由。十二年前念的學校,基於尊重學生信仰以及私人需求,有少數樓層是僅女學生入住。但基本上沒有「男性止步」的規定,也沒有門禁。而且這些樓層還是在宿舍區裡,跟其他樓層相鄰。不是被建構成特殊孤立的區域。不似台灣大學的宿舍,普遍將「男宿」、「女宿」設立為完全不同的建物,然後有著截然不同的管理規章。我目前就讀的學校,亦採取類似的制度。

但英國的宿舍管理也不是十全十美。當台灣的女大學生們爭取平等的宿舍管理規則時,英國的大學生們則是在討論LGBT學生專屬宿舍的必要性。贊成者認為非異性戀學生所受到的歧視風險明顯高於異性戀學生,因此校方應該提供專屬的友善住宿區。反對者則是指出區隔性的安排,雖然可能會有短程的效果,卻無助於整體文化的改變。

學生宿舍如同其他的社會空間,是性別的戰場。宿舍的配置與管理,反映一個學校,甚至其所在的社會,對性別平等與性別正義的敏銳度。校園中性別友善空間的建置,不只是學生的事,而是所有社會成員的責任。

瀏覽小勤的其他文章: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