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豬教是父權崩盤下的恐慌性產物

by Miss Y

台灣網路上,有個新興宗教「母豬教」。教義大概就是一些自認受到壓迫的直男,針對一些在做人處事上,被他們認定有疏失的女性進行「精神喊話」。說好聽是「精神喊話」,說難聽點,看起來比較像教徒間的取暖大會。而我好奇,為何母豬教戰火總是停在「女生公主病,不夠體諒、理解男性」等等?

公主病不是病在女性壓榨男性,而是病在女人根本沒有自主性。photo credit:unsplash@Cristina Gottardi

部分女人非自主活著,只為男人的一生成就

在台灣,我時常覺得「男女互動」是以一種很奇妙的互補關係存在著:女人常以獲得男人的幫助(或救援)來獲取自我肯定及眾人認同;而男人的出手幫助,可以依照其資源豐富程度,被解釋為工具人,或是強勢富裕男人等等各式各樣男性標籤。除了男人之間的階級如此明顯,女人更像是對自主性懵然無知地活著過著,只能為男人一生的成就錦上添花,然後女人再借男人的成就,作為自己幾近空蕩的人生成就。

但我是個理解如此互動的門外漢。我不管對待歐洲人或是台灣人,態度都一樣:吃飯,自己出錢;東西,自己拿;有困難,自己想辦法;談話,就事論事。我在歐洲總能因此得到相對應的尊重,但在台灣卻往往落個過度強勢,不懂情趣的評價。還記得去年底,我跟一個台灣男生約會,吃完飯時,男生說要出錢,我覺得應該平分,甚至是我請客都沒問題。一陣協議之下,我出了一半。後來同一人又約了幾次飯,可是氣氛就熱絡不起來。

這時我只好向其他台灣友人求援:「台灣男生到底在想什麼?」所有人一聽到我吃飯搶著付錢,不是笑倒在地,就是溫馨提醒。友人直指我不懂得男女之間交往的微妙互動,因為要讓男生出錢,他們才會重視妳;男人只會捨不得離開他投資最多的那個女人,讓他出越多錢和力,他才會更愛妳。在女人應對男人的角度上,一位台籍女主管用她的例子鼓勵我:「在職場上我是隻老虎,在家裡我可是隻小貓咪呢。」而台灣男生經常給我的建議則是:「一個女人,眼光太高、配合度又低,就等著變剩女。」但我總覺得,這些男生、女生似乎看到獨立堅強的女生吃鱉,就有些得到補償或終於平反的心理存在。

母豬教是仇女文化的另一種體現,非創造男女平等

以上這種心態,有個英文新字Negging(貶低)可解釋,英國電影Kingsman:the secret service(編註:金牌特務)裡說道:”Saying something to a pretty girl in order to undermine her social value. It’s suppose to make you want to win his approval.” (對漂亮女孩說說些能貶低她自尊的話,因為這樣女孩就會為了博取他的認同而努力)。在歐洲,這種交談邏輯絕不可能受歡迎,應該說,只要被人發覺你在玩這種套路,對話很可能就會不歡而散,但這對話邏輯在台灣簡直就是屢見不鮮。看著現今女性開始有更多展現自己的機會,卻要為了男女之間的平衡,回頭審視自己的性別,好似自知理虧一般,如此賣命演繹職場成功、在家溫馴的雙面人?

母豬教,說穿了不過是仇女文化衣櫃裡的另一件新衣服,其存在不是為了創造男女平等,而是回頭擁抱古早父權,利用攻訐,創造出一種偽強者的快樂:嫌棄那些過度依賴男人的女人(公主病),抨擊膽敢質疑男人控制慾的任何人,亦不遺餘力地打擊任何想更加有自主性的女性。畢竟女性擁有自主性,就像女人在男人的餐桌上巧取豪奪了一塊美肉般的可惡!幾乎可以說,母豬教徒在察覺到自己正在跟一位有自主性的女人談話時,轉眼間便會點燃他們的恨意及戰火。

時代在變,某些男人從以前的老大,變成現在的母豬教徒,他們說是女權高漲害了他們。若這世界有座獎盃,叫做傳統復興獎,這些教徒實在當之無愧。不是別人愧對他們,是他們自己選擇不跟著時代進步。希望新時代沙豬不要害怕隨著時代而漸漸崩解的父權體制,因為諷刺的是,母豬教徒們望而生「厭」的母豬,正是為了呼應父權,摒棄了女性自主性,隨之而生的陰影、副產物。母豬教徒與其害怕以及厭惡自己的副產物,何不試著轉化自己的恐懼,改為多多鼓勵一心想真正平等的男男女女,一同為創造新時代努力?

哪天台灣的男人才能學會,肯定自我價值的方式,非來自於貶低女人?

哪天台灣的女人才能學會,提升自我價值的方式,並非來自貶低其他女人?

(Miss Y,在亞洲工作、有著世界各國朋友的女性。期許自己成為世界平等公民,而不是受特定文化制約的人)

瀏覽 Miss Y 更多生命故事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